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23



现在,全世界会为了这件事的突然曝光而暗自窃喜的,只剩下讨厌周泽楷的黑子,和周泽楷本人了。

身边方明华一个又一个电话不停地打忙得团团转,而他缩进了沙发角落里低着头捏着手机,整个心在云端飘来荡去。

一直到又有信息传进他的手机。发信人是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相比周泽楷,这位先生要来得更焦灼无措许多,极有可能是整个事件中最绝望的那个人。

“就算生气也别不理我呀……”

透过这简单几个字,仿佛能看见他委屈无奈的表情。可怜极了,但周泽楷没有燃起任何同情心,只想偷笑。

他在回复框里反复输入又反复删除,最终说出口的话有些言不由衷。

“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点下发送以后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妥。毕竟文字不带语气,同样的句子用不同的语调念出来,传达的含义相去千里。

“真的没有了!!!”

江波涛回复的飞快,一句话后面带了三个感叹号,可见情绪真的高度紧张。

不舍得继续逗他了。周泽楷琢磨着是不是赶紧回他一个可爱点的表情符号,好让他明白自己并没有真的生气。

表情包存的太多,找的时候就特别累,还容易选择障碍。当他翻来覆去无法决定自己也开始觉得着急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看清来电人的同时,原本正在屏幕上不断滑动的手指下意识点下了接听键。

这是江波涛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周泽楷把手机挪到耳边,开口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喂?”

对面安静了几秒钟后,突然笑了。

“你吓死我了,”江波涛说,“我还以为你真的气坏了……还是电话比较方便,不容易误会。”

“……”周泽楷有些懵。他才说了一个字,怎么江波涛什么都猜到了呢。

“对不起啊……给你添大麻烦了,”江波涛又说道,“方哥现在愁坏了吧。”

“他在打电话。”周泽楷说。

“我知道,”江波涛语气无奈,“正在和他通电话的是我们的PR。”

虽然不知道PR是什么意思,听语境十有八九是节目组的冠名赞助商也就是江波涛家企业关于此事的责任人了。

果然,全世界都焦头烂额。

只是原本也一样苦恼万分的另一位当事人,在电话接通以后情绪也同周泽楷一样,变得愉悦了起来。

对着电话傻笑了一阵后,周泽楷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的疑惑。

“你以前不是住在我家楼下么?”他问道。

从他有记忆开始,和江波涛就是邻居了。他们住的是老式小区,房子不大不小,住户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也从来看不出江波涛家里经济条件有什么特别优越的地方。零用钱和他差不太多,到了月底就会变得紧巴巴的,有想要的新游戏还要和周泽楷商量着一起合资。

而且……在周泽楷的印象中,从未见过江波涛的父亲。

江波涛的母亲是一个漂亮又干练的女性Beta,虽然带着一个孩子,但身边也从不乏追求者。时间久了,邻里之间难免有人传些闲话。

“你是不是已经脑补了四十集八点档家族恩怨情仇剧了,”江波涛笑着说道,“没那么复杂,我老爸努力多年终于感动上天得偿所愿,和我妈复婚了。”

好吧,原来只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

“你以前没提过嘛。”周泽楷说。

“我也不知道啊,”江波涛说,“我妈特别绝,一直和我说我爸已经死了,也不让他认我。在他们复婚以前,我每年也就能见他一两次,还管他叫叔叔。我那时候还在想呢,这叔叔怎么那么大方,想方设法给我买东西,是不是对我妈有想法啊。”

周泽楷忍不住有些想笑,“确实是有想法吧。”

“是啊……我那时候一直劝我妈来着,说叔叔人多好啊,追你的人那么多我看他最靠谱了,那么多年持之以恒,你们要是在一起我是绝对不会介意的,千万不要因为我耽误自己的幸福。我妈还嫌我多事。”

周泽楷不免有些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分开?”

“不知道啊,他们各执一词,我妈和我说是我老爸当年在外面沾花惹草,我老爸说完全是场误会,”江波涛叹了口气,“是真是假现在也说不清啦,反正一提这事儿我妈就生气,所以我老爸现在根本不敢主动喊冤。”

虽然才短短几句话,也能听得出江波涛的父亲对他母亲有多么一往情深,这是有八九还真可能是桩冤假错案。可怜江波涛好好一个富二代,因此在老旧小区里过完了整个童年。

不过可能也因为这样,他父亲一腔爱意憋了十多年无处发泄,如今才对他如此纵容,任由他胡闹,牵扯出了眼下这个烂摊子。

“其实也挺好的呀,”江波涛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笑,“不然我要怎么认识你呢?”

好像也是。

因为他们做了邻居,所以才会上同一所小学,然后互相偷看对方的志愿考上同一所中学,又约定着上了同一所高中。

如今再次相遇的巧合是江波涛一手策划的,但最初的缘分,却是天注定的。

“所以,真的没有瞒着我的事了?”周泽楷问。

在能听见彼此语气的情况下,江波涛回答的态度都变得悠闲了许多,“嗯……好像还真的有呢。”

“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刚才一下子没想到呀,”江波涛说,“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对你撒过一个谎。”

“嗯?”

“在你说让我不要再碰你的时候。”江波涛说。

周泽楷一愣。

方才明明气氛那么好,为什么突然要提起这些事呢。

江波涛又问道,“我那时候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说,那是好事呀。希望你喜欢的那个人也能喜欢你,祝你们早日在一起。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还在笑,看起来真诚极了,无可挑剔,仿佛他们真的只是一对挚友。

“我骗你的。”江波涛说,“我那时候心里想的是,要是你被甩就好了。到时候等你哭着回来,我就可以打着安慰的幌子乘虚而入了。谁知到几天不见,就再也找不着你了。”

“……”

“我那时候一直觉得这是对我阴暗心理的惩罚。明明那么喜欢,还偷偷在心底诅咒你,都快把自己给恶心坏了,”江波涛在电话的那一头浅浅地叹了口气,“但现在发现我的诅咒成真了,还是忍不住觉得……特别高兴。”

“你说什么?”

“……生气了?”江波涛问。

“你再说一次?”

“对不起,”江波涛语气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我不该提这些。”

“不是啊,”周泽楷着急,“你再说一次呀?”

“……对不起?”

“不是这个。”

“觉得特别高兴?”

受不了了。周泽楷无奈地想着,真的是笨死了。

 

TBC

评论(70)
热度(1043)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