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夜路走多也会遇见小天使的

我可能是老年痴呆了,写完居然一直忘记帖。


同一个地方,白天和晚上看起来也会大有不同。

江波涛刚循着记忆走进那堆满建筑垃圾的泥泞小道时还有些紧张,等看清了全貌,才终于暗暗松了口气。

在距离这里不到二十分钟步行路程的地方就有繁华的商业中心,昨天以前,江波涛万万没想到这儿还藏着这么个鬼地方。

但相比昨夜的阴森可怖,阳光下,这里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脏乱差罢了。

昨天白天才下过雨,让泥地变得非常难以下脚。好在地上还有许多碎裂的水泥块儿。江波涛为了不弄脏鞋子小心翼翼从这一块儿跳到另一块儿,觉得自己好像在玩跳房子。

他猫着腰,一边缓慢移动一边仔细地往地上看。

各种犄角旮旯的地方被他一一扫过,...

流言/向哨 11 完结

余本→若干江周本的二刷


在彻底清醒后,周泽楷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反刍在过去几个小时内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怎样巨大的改变。

当他衣衫不整坐在荒郊野外看着身边闭着眼正睡的香的江波涛,后知后觉意识到方才那种奇异又美妙的感受就是传说中的结合热时,脑内活动本是非常丰富的。

一直到他终于完全恢复的身体机能提醒他,周围好像有人,还不止一个,是一大群。

于是在被幸福感笼罩以前,周泽楷就被铺天盖地的尴尬彻底淹没了。


那些全副武装的人显然是专程来找他的。

只是他们到达目的地远远形成包夹阵型后,因为某些原因,持续原地待命再也没有靠近半步。

周泽楷完全不敢去想他们到底来了多久。他有短暂地

流言/向哨 10

周泽楷循着声音,又向前走了一步。

原本就一片混沌的大脑无法发出任何确切的指令,他感到茫然和混乱,不知所措。

然后非常突然的,他的手腕再一次被握住了。

说握住或许并不恰当。那动作太柔和,差不多只是把手轻轻地搭在他的手腕附近。但这一次,周泽楷并没有产生任何抵抗的欲望。

于是那只手在片刻后缓缓向下移动,然后微微收紧。

“再过来一点好不好?”

那个声音问道。

周泽楷被拉着懵懵懂懂向前跄踉了半步,接着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嘶——”

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发出了显然带着不适的声响。但当周泽楷下意识想要起身的瞬间,却又被那人牢牢地抱住了。

“没事了,都过去了,”那

流言/向哨 09

周泽楷随身一直有携带向导素。

他性格从来认真谨慎,知道自己身体状态不稳定,所以一定会做好周全准备。

他曾经有过一次感知过载的经历。当时那种无处不在的痛楚和全然无法控制的精神状态至今仍让他心有余悸。

其实那一天他身上也有携带向导素。只是同行另一位年轻哨兵初上战场,精神过于紧张,眼看就要失去控制,而附近又没有合适的向导可以救急,于是当时状态尚可的周泽楷便把自己的向导素给了他。

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干脆带了一小盒。保守估计就算队友中所有哨兵统统爆发,也足够救急。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会有队伍为了短期目的暂时合作这一点大家都能猜到。但在比赛才正式开始两个小时就收...

流言/向哨 08

江波涛做足了直面周泽楷的心理准备,奈何天时地利,人不和。

他在当天晚上又去了一次轮回的住宿区,没见着周泽楷,倒是遇到了那天在走廊上和周泽楷一起的人。

对方主动同他打了招呼,还进行了自我介绍。在听说他是想找周泽楷后又替他打了个电话,可惜没接通。

不过江波涛并不着急。他去查阅了之后的赛程表,周泽楷还有两个项目,他完全可以去现场守株待兔。

万万没想到的是,人是见着了,但奈何根本堵不住。


江波涛很确定周泽楷在抬头的一瞬间有和自己对视。

他站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抬起手大幅度地对着周泽楷用力挥舞了两下。然后对方立刻移开了视线,板着脸转过身去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看起来...

向哨/流言 07

江波涛一直走到走廊尽头向着楼道又呼唤了几声,接着跑到窗前向下张望了片刻。

选手的住宅区里有不少活动的人影,但江波涛一个一个仔细看过去,都不是他在找的那个人。

周泽楷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江波涛在一瞬间几乎就要怀疑之前那短短几分钟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因为过度恐慌所产生的幻觉。

他下意识想在空气中捕捉周泽楷来过的痕迹。

在昨天那半天时间的相处中,江波涛并没有试图对周泽楷进行精神层面的阅读。

除了觉得那样不礼貌以外,更重要的是他很怕被周泽楷察觉。在自己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下太容易被抓住马脚了,更何况对象还是那么优秀的哨兵。若是引起周泽楷的不悦,那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不过现在周泽楷已经不在这儿...

向哨/流言 06

惊魂未定的江波涛抬头看向门口逆光而立的周泽楷,一时之间大脑彻底放空了。

和他一起跌落在地板上的,还有原本他刚松垮垮挂上肩膀的背包。

背包的拉链也没扣好,如今因为惯性的缘故撒了些东西出来,全落在他的身侧。

在两人持续的沉默中,他注意到周泽楷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缓慢地转移到了那些杂物上。那是一些简单的随身物品。一副耳塞,一个充气颈枕,一个眼镜盒,一个钱包,一个信封。

特别普通,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参加竞赛会背在身上的。

周泽楷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想去哪儿?”

气场一如昨日冰冷。

江波涛坐在地上,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他还能想去哪儿,他想回家。


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后,江波涛...

流言/向哨 05

刚意识到方明华一直在不远处,而且有可能目睹了全过程的时候,周泽楷感到非常惭愧。

先不说两人方才还在一起,用膝盖也猜得出他此刻不会走远。更重要的是,他方才居然完全没有发现那么近的距离还有旁人的存在,这完全是哨兵失格。

也难怪,自己方才的状态,比起梦游也好不了多少了。

一直到和江波涛分开再次同方明华单独相处时,他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了些许。

面前的方明华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长舒一口气的模样,开口时语气非常怪异,“你刚才到底在干嘛啊?”

周泽楷脸一热。

不是你说的么,要积极主动,要把握机会。

正这么想着,已经恢复了状态的周泽楷突然察觉到一丝异状。他朝方才同江波涛分别的方...

流言/向哨 04

江波涛陷入了人生的巨大危机之中。

在短短几分钟以前,他的心情还相当不错。他当时感到忐忑,紧张,但充满期待和跃跃欲试。他看着消失在赛场上的周泽楷,偷偷计算了他的行进路线,琢磨着去碰个瓷。

而现在,他极度忐忑,紧张万分,脑中只剩下强烈的求生欲。

他觉得自己落荒而逃时跑得已经很快,然而从听到背后有脚步声高速接近到被拍上肩膀也不过一个瞬间。

转过身时他尚有余裕调整出一个笑容,短短几秒钟后他就被对方强烈的气场震慑到声带僵硬了。让江波涛感到身命安全彻底得不到保障的不止气场,还有周泽楷那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可怕力量。

他原本想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字音才发了一半,他就因为...

流言/向哨 03

其实道理那么简单,周泽楷当然不会不懂。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确实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状态有了些微变化,要完美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状态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大多数时间,他都必须随身携带向导素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对于寻找伴侣这件事他本身并不抗拒,他嫌烦的是寻找伴侣的过程。

和介绍来的素未谋面的陌生向导单独相处,培养感情,彼此磨合,强行放下所有防备进行精神结合,想一下就觉得浑身别扭。

要是能突然从天而降一个能与他相处融洽不会令他产生任何拘束感还与他情投意合契合度完美无缺的向导,他当然乐意之至。

但这样的对象是否能回出现,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方明华也曾经教育他,若是不付出任何努力光靠干等,那就是在...

流言/ 向哨 02

江波涛的公开资料里联系那一栏居然没有任何有效信息。

根据页面显示,资料前几天刚被本人编辑过。现在的联系电话写的是01234567890,邮箱显示已注销,通讯地址只剩下贺武两个字。

这不太符合规定,但原则上个人修改资料后要通过塔的认证才可以上传,所以他的行为是受到允许的。

很离奇,但方明华很快猜到了原因。作为流言的另一位主角,承受了无数路人的好奇和周泽楷爱慕者的恶意,不难想象他这段时间里遭受了多少骚扰。

这样一来,想要绕过贺武官方和江波涛进行联系就变得非常困难了。但要通过贺武,又找不到冠冕堂皇的理由。

方明华不抱希望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在一个非官方的留言板上发现了一个刚发不...

流言/向哨 01

之前那篇我不记得自己要写什么了【。

这个很短,大概十章以内完结。


在不到半个月以前,身为轮回有史以来最优秀哨兵的周泽楷还一直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与他同龄的哨兵大多已经找到了他们生命中的那个向导,而他依旧是一匹孤狼。独来独往,自我调节,依靠向导素过日子。

这样下去当然不是个事,大龄优秀单身哨兵,组织上总是要给予更多关怀。但这种事同样也勉强不来。周泽楷这人,任务上有多积极主动,人际上就有多被动。与此同时更让人头痛的是,也没有向导试图主动与他建立联系。

乍一听匪夷所思,但其实也算合情合理。

哨兵与向导之间关系非常特殊。严格来说不等同于恋人,但实际上互相绑定的两人少有不是恋爱关系的。...

距离被迫表白还有十四个小时

手机请点阅读全文

希望这次能顺利发出去_(:з」∠)_


偷偷藏在最后→ 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年后发货 

祝您梦想成真

周泽楷本来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和江波涛千辛万苦一起爬上了一座山,到了山顶以后累得气喘如牛满身大汗浑身脏乱不堪。他瘫坐在地上,江波涛坐在他身边。

他看着天虚弱地抱怨,“说好的……再也……不……”

原本还和他一样气空力尽的江波涛突然蹦了起来,跳到他面前,握紧了他的双手一脸深情地看向他,“我有话要对你说!”

梦里的周泽楷呆了一下,“啊?”

然后地动山摇,整座山开始崩塌。


周泽楷在睁开眼时心中依然慌乱且悲壮。

人在刚醒来的瞬间总是容易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周泽楷恍惚间一把拽住了面前江波涛的手腕然后试图坐起身来,“快,快走……”

江波涛愣了一下,“去哪儿?”

然后周泽楷也愣了。他呆呆地...

因为各种各样狗屁倒灶的原因,那几本二刷发货可能得延迟一段时间,大概率要拖到春节以后_(:з」∠)_

等不及的可以退单,订单信息有变的请自助重拍。敲客服真的没有用。

顺便贴个小预告,一个还在制作中尚未定稿的封面。


那位消失许久的老师心血来潮说要再单独写个番外,什么时候她真能写完就出。大家不要太期待。

这篇文当初前半段是我们合写的,后来互相推锅下一章你写吧不还是你写吧于是坑了。她期间一直念念不忘号称就算我不写她也一定会努力完坑然后出本。

之后我等得天长地久也没见她有半点动静闲的发慌就自己动手填完了。接着她说要给我搞个本,说着说着几百年就过去了。

现在她以封面明志表示肯定不会再坑绝对...

小惊喜/ABO 18 完结

为了彻底放心,周泽楷还是去做了个检查。

从结果看,果然是什么都没有。一直让他忧心忡忡的那颗来源不明的小花生米,根本不存在。

江波涛看着结果,一脸喜滋滋地马后炮,“其实我一直怀疑会不会是弄错了,正常不会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嘛。”

周泽楷没理他,赶紧把结果拍了照片发给刘老师和方明华。

之后先后接到了两人打来的电话。万万没想到的是平日里都非常认真负责的两个人在表示了安心后纷纷甩锅。

刘老师说,我哪知道你根本没做这个啊,我一开始找地方停车去了是小方陪你的啊,你自己做没做不知道的吗?

方明华说,我又不是Omega,我又没怀过,我哪懂这些。

周泽楷委屈,但没处说。

他想去投诉上次那...

小惊喜/ABO 17

周泽楷第二天早上特地定了个闹钟。

刚被铃声吵醒的时候迷迷糊糊还想按掉接着赖床,等终于想起来今天的计划以后腾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昨天晚上特地计划了一下。江波涛住宿的酒店距离他家很近,那儿附近有一家他从小吃到大的早餐铺子,店铺不大但味道很不错,小笼包个大皮薄汤汁浓郁。自己一段时间不去也有几分想念,正好带着江波涛去尝一尝。

不过先接了他再去还是得花上一点时间,这对最近每天洗漱完毕就直奔食堂吃早饭的周泽楷而言有点难熬,会饿。想先吃点东西垫一垫,房间里看了一圈,只找到放在地上那箱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牛奶糖。

他打开箱子看了看,然后拿了一卷。

真是神奇,才过去没多久,怎么突然觉

小惊喜/ABO 16

等到了入住酒店,江波涛磨磨蹭蹭不肯下车,还邀请周泽楷一起上去坐坐。遭到婉拒后,他便开始没话找话东拉西扯,屁股像扎了根一样黏在座椅上,不想离开的意志非常坚定。

周泽楷就这样听他鬼扯了十多分钟,期间几次想要催促,话到了嘴边最后却还是没说出口。

一直到刘老师打来电话,问他人在哪儿,说是关于方才的训练赛想听听他的意见。

其实是愿意多陪江波涛在这儿多坐会儿的,但相较之下当然还是正事更为重要。

挂了电话,他看着江波涛,“我真的要走啦。”

“……哦,”江波涛认命地点了点头,拽着包慢腾腾地转身去拉门把,“那我下啦。”

车门发出咔哒一声轻响被打开了一条缝后,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快速地转过身...

小惊喜/ABO 15

下午的试训第一轮进行的比想象中更顺利。

江波涛的发挥就如同周泽楷之前所观察到的那样,非常的稳。

练习赛中他的表现看起来并不扎眼,有些平平淡淡,大多数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存在感。就旁观者看来,惊艳全场的还是作为他队友的周泽楷,而他可有可无。

甚至同为他队友的两个训练营选手也私下偷偷嘀咕觉得他完全在混,表现平凡,不过尔尔。

这让周泽楷很担忧。事后,俱乐部一定会询问每一个参与者对江波涛的评价。那几个原本就不希望被挤掉位置的前辈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自己因为被认定和他有私人感情成分在给出的意见十有八九要被打个折扣,而那几个小朋友因为眼力问题居然完全意识不到江波涛在场上发挥的作用。

他非常...

小惊喜/ABO 14

和江波涛手牵手走到刘老师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周泽楷非常紧张忐忑。

他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奇怪,他们两个人就这么走进去,感觉像是下定决心征求家长首肯的私奔小情侣。但无论如何不好意思,这里也是他的娘家。见江波涛站在门前用眼神向他示意,周泽楷决定勇敢一些自己打头阵。

不过才抬起手想要敲门,江波涛突然制止了他。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凑到周泽楷耳边小声说道,“里面好像有什么动静?”

两人对视了一眼。周泽楷还在犹豫要不要偷听,房门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你们什么意思还不清楚吗?怎么可能不多想?”那个声音听起来非常激动,“明明已经有魔剑士,你们还招人来试训不就是想换?张队当初什么下场当我...

小惊喜/ABO 13

不敢打广告了


接下来便进入了三个人面面面相觑的时间。

周泽楷又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心目中的唯一指定凶手人选,突然翻供了。他犹豫了一会儿,不死心地继续问道,“你只是……亲了一下?”

江波涛眼神闪躲了一下,“……好吧,不止一下……但真的只是亲了,就那么点时间,我还能做什么,而且我那么怕弄醒你,哪儿敢啊!”

周泽楷表情纠结。

“前辈,你是真的以为那是我的呀……”江波涛看着他的肚子咽了口唾沫,“那你找我来,是不是希望我负、负责?”

周泽楷内心大喊我不是我没有。

不过还没等他说出口,走廊另一头又传来了脚步声。


办公楼走道毕竟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哟,这不是贺武的那个江、江...

小惊喜/ABO 12

江波涛说完以后便立刻站起身来,不等周泽楷表达抗议,便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接着转过身去开始往办公楼走。

“我们先回去找刘经理吧,”他拉着周泽楷,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身影看起来还有几分壮烈,“其他的事……如果前辈你愿意,晚一点再告诉我也可以。”

周泽楷被他拉着一起往前走,整个人都有点懵。

江波涛说的和做的,统统难以理解。

他看起来是一副已经想通愿意扛起责任的模样,但说出的话又像是在表达自己只是帮忙抗锅。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到了办公楼外,周泽楷突然发现江波涛不知不觉间偷偷调整了手的位置,他现在抓着的已经不是自己的手腕了。

见他低头看向两人重叠在一起的手,江波涛小声解释道,“嗯……我是...

小惊喜/ABO 11

广告→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打开车门,把江波涛拖下来,然后揍他。

在周泽楷能量条逐渐累积的过程中,江波涛似乎信心值也开始暴涨了起来。

他一脸收不住的笑容,连说话的调子都蹦蹦跳跳,脸颊看上去还好但耳朵尖儿却红了个透。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前辈你……至少不讨厌我对吧!”他眼睛闪亮亮地看向周泽楷,“毕竟就算第一次的时候有点懵或者还没醒,那后来几次还是不拒绝……啊,我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到觉得前辈你也喜欢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呃,总之……”

他还在一脸欣喜地组织语句,周泽楷已经惊得快要握不住方向盘。

五分钟时间,你居...

小惊喜/ABO 10

例行广告时间→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


闻言,名侦探周泽楷心里立刻咯噔一下。

江波涛这句话,信息量非常大。

首先,他的推理没有错,江波涛的回答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就是制造出小花生米的罪魁祸首。

其次,他阐述了犯罪动机:一时鬼迷心窍。

最后,周泽楷之前在心里因为一点点感情倾向而替他找的借口“当时两情相悦而事后自己不记得”显然是不成立的。这件事,就是这混蛋在知道违反他主观意愿的情况下偷偷干的。

虽然他现在一副捂着脸非常害羞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萌,但这完全无法成为原谅他的理由。

按说,他现在直接把江波涛拖下车暴打一顿也合情合理。不过在这之前,他真的很好奇,到底要如何操作才可以如此神不...

听起来像个笑话但其实是真的。
《全世界最烦的周泽楷》因为出现了[世界最]的字样,涉及虚假宣传,被淘宝下架了……

说好的二刷。

开了个二刷,地址→点我

具体刷的三本分别为《兵不厌诈》、《恋爱三十天》、《全世界最烦的周泽楷》。

其实我本来想全都一起刷算了,然而我的代理发货妹子提出了抗议,表示种类一多她容易弄错。

怕被淘宝封所以宝贝简介基本一片空白,该交代的我在这里说一下吧。提问之前请确保已经看完。

本子具体介绍这个LOFTER里都有,不赘述了。

价格上兵不厌诈上调了一点。

其实这个也是我之前不想刷它的原因。首刷印量比较大,所以放心地做了双封还加了赠品。再刷就肯定没那么多了,不止成本会悲剧,不开机印成品和首刷肯定会有一些差别。我强迫症,想想就难受。

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刷了。不介意和首刷有些微印刷效果差异的可以拍...

小惊喜/ABO 09

周末S市突如其来地迎接了一场大雨。

天气预报前一天还写着多云到阴,早上起床听着窗外的哗哗的声响一看手机,变成了大到暴雨。

江波涛昨天晚上还来问了周泽楷从车站到轮回俱乐部的交通路线。其实这些信息搜一下百度地图就能找到答案,周泽楷知道他也无非是想找机会和自己多说两句话。

轮回俱乐部位处市中心,交通非常方便,步行十分钟左右就能走到最近的地铁站。但在这样的大雨天里,离开有屋顶的地方就不存在方便两个字了。

江波涛前一天晚上在H市比赛,距离S市非常近,如今肯定是带着行李直接过来的,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带伞。

周泽楷昨天晚上刚和刘老师又确认过一次约定的时间。为了方便江波涛当天赶回俱乐部不影响...

看到个好玩的东西,感觉全是梗。


话多,表格里塞不下。直接写个文字版吧。


吵架的时候先动手

江×  周×

别说动手了,我觉得他们连架都很难吵得起来。

楷楷这样安静的美男子在不高兴的时候估计也只会安静地生闷气。

于是出现两个情况。在皮皮觉以前他已经自动消气了。或者越想越气终于被皮皮发现,然后很快就被哄好了。

毕竟他男朋友情商高。

但情商再高的人也不可能永远没有小情绪,相处肯定伴随摩擦嘛。

好在情商高的人自我调节起来也快,就算再生气应该也不会失控说出真正伤害对方的话。

所以皮皮在楷楷面前看起来就特别好脾气。

而且楷楷能干出什么让人...

小惊喜/ABO 08

虽然之前就已经猜到,但在听到江波涛亲口确认的瞬间,周泽楷的心跳还是乱了几个节拍。

仔细想想,其实挺奇怪的。他们两人之间的交集太少了,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在此之前周泽楷甚至记不清他的长相。

这份喜欢来得毫无基础,莫名其妙。但又无比真实。

隔着话筒,他也能感受到江波涛的认真。

虽然是周泽楷主动开的口,但如今得到了预料中那般确定的答案,他大脑又乱成了一锅粥。接下来,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需要表示感谢吗?需要立刻表示歉意吗?那兴师问罪的部分现在提起合适吗?

在他不知所措的这点时间里,对方却像是突然理清了思绪。

“对不起啊,其实我原本不想那么快就说的……毕竟我们还不熟对吧,”江波涛说话的语...

小惊喜/ABO 07

周泽楷心情很复杂。

他万万没想到不过稍微拖延了一会儿刘老师就直接打电话去向江波涛本人求证了。但更想不到的是,江波涛似乎已经老实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的猜测果然没错。

虽然只交代了一半。看刘老师那样子,显然不相信周泽楷真的对事发经过一无所知。

事情虽然多少有了眉目,但依旧不太乐观。看刘老师的意思,他极有可能把这件事上报给俱乐部。到时候他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就算不说,他肚子里的东西又不可能凭空消失掉。该解决的该处理的总要有个结果。

还有那个该负责的,也必须要讨个说法。


他心烦意乱了一个下午,到了训练结束刚打开手机想要去兴师问罪,一连上网络就有信息...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