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07

收到江波涛短信的时候周泽楷恰好正拿着手机。

学校附近有不少外卖店,搜索一下牛肉砂锅,能出现一排结果。周泽楷一家一家看下来,发现几乎都是最近点过的店。

这家太咸,这家尝起来不新鲜,这家全是底料大白菜找不到肉。统统都被食堂二楼那家高水准砂锅吊着打。可食堂没有外送,想吃就得出宿舍。

他皱着眉头一家一家往下翻,然后就有人问他,牛肉砂锅吃吗,有外卖服务。


外卖员江波涛刚到,就把周泽楷吓了一跳。

“你……”他看着提着两个袋子异常憔悴的江波涛,欲言又止。

“快找个地方让我把东西放下来,”江波涛非常自来熟地走了进来,“快洒了。”

周泽楷赶紧上前帮忙。等终于把那些汤汤水水安置完毕,他还是没忍住,“你怎么啦?”

“想找你一起吃饭,所以就来了呀。”江波涛答非所问,坐到桌边笑嘻嘻掰开了筷子,“快开动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他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饱受摧残,不止眼圈发黑,肤色发暗,连头发看起来都不如原来黑亮了。还没到期末,想来想去唯一能对他造成如此严重打击的,也无非是那一屁股债务了。

“……你在打工送外卖?”周泽楷进行了合理猜测。

“不算吧,”江波涛咬着筷子想了会,“这是只为一个客人提供的专属服务。”

也不知他是装傻还是真没听明白,但估计再问下去也很难得到答案了。

周泽楷不是爱追根究底的人,于是果断放弃,把注意力放到了朝思暮想的砂锅上。

“你除了上课基本不出寝室门,这几天肯定没自己去吃过吧?”江波涛说的虽然是问句,但语气特别肯定。

周泽楷一嘴食物,点了头后才突然意识到有些奇怪。

江波涛怎么知道他不爱出门?

刚才一直听不懂他问题的江波涛这回居然只看表情就猜到了他的意思,“你忘记啦,我当初为了给你拍张照,花了好长时间蹲点呢。”

也对。若不是他太宅,也不至于到最后只能拍出那么张照片。

“我因为那张照片在社内被嘲笑到现在,每次有学弟学妹新入社,那些家伙都要拿出来强行展示,可惨了。”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也不知该不该笑,毕竟在照片上丑着的可是他自己。

“不过没想到还有人挺欣赏这张照片的。”

“不是吧?”周泽楷惊讶。

“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把这张图设为了自己的微信头像……应该是挺欣赏的吧?”江波涛笑着说道。

周泽楷低头看砂锅,“……因为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要不然我给你重新拍一张?”江波涛提议,“我进步可大了,保证能把你的帅气完美地展现出来。”

“……我挺欣赏现在这个头像的。”周泽楷诚恳地说道。

见江波涛一脸遗憾,他又补充道,“你暂时少碰相机吧……”

“……”江波涛的表情顿时哀伤无比。

周泽楷赶紧换了个话题,“手机买好啦?”

“对,”江波涛看起来挺开心的,“下个月开始就可以还你钱了。”

周泽楷看着他那副沧桑的模样,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我不急的,你别勉强自己。”

“不勉强啊,”江波涛摇了摇头之后,突然说道,“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有吗?”周泽楷问。

“……我们也不算认识很久对吧……”江波涛的表情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还带着几分忐忑,“镜头会摔也不全是你的错,一般哪有像你这么负责任还够义气的。还是说你就是人好大方,对谁都这么体贴?”

周泽楷一时也有些答不上来。

和绝大多数同龄人相比,他在经济方面确实要宽裕许多。加上平时没啥败家的爱好,手头闲钱一直不少。

但这不代表他爱当散财童子。

思来想去,大概是因为觉得江波涛人不错吧。若是换个得理不饶人凶神恶煞非逼他负责要求赔全款的,这钱他反而掏得不乐意了。

江波涛赔偿还要老师先垫付再每月分期,可见经济情况不佳。在这样的前提下自己主动提出承担他却再三推辞,让人不禁心生好感。之后又听说他摔得鼻青眼肿还弄坏了手机,接着再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是这么副惨兮兮的模样,谁看着都不忍心啊。更何况这人挺有趣,相处起来轻松没压力,特别舒服。还在自己最饿的时候上门送砂锅,多么小天使。

“我觉得你好像还挺喜欢我的。”江波涛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在江波涛露出笑容后认真地说道,“你是个好人。”

然而江波涛闻言表情却是一僵。

周泽楷不明所以,想了想决定再次进行安抚,“打工也不要太辛苦了,身体重要。”

“放心啦……”江波涛叹了口气,“我很有分寸的。”

但他那糟糕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所谓的分寸。

“不然……你可以肉偿?”周泽楷提议。

江波涛一惊,还咽了口唾沫,“……怎么个肉偿?”

周泽楷笑着指了指面前的砂锅,“送外卖呀。”

那天回到寝室以后感叹了一下食堂二楼的砂锅,被室友告知那儿一直以价廉物美闻名,许多学校附近的上班族都偷偷托人办了卡每天蹭饭。不止砂锅,其他菜式也都各有风味,非常值得一试。末了又补一句,不过和你没什么关系,那儿又没外送。

现在好了,有人可以给他送,还不用担心欠人情。

“方便吗?”周泽楷问。

“……当然没问题,不过现在APP上外卖一单也就五块钱吧,要抵消我的欠债得每天按早中晚送三次。我倒是无所谓,但你根本用不上吧。”

“不用啊,”周泽楷摆手,“你真死板。送到我吃腻食堂,或者毕业,也差不多了吧。”

“……差挺多的。”江波涛说。

“这样一来,你就没负债了吧?”周泽楷觉得两全其美,挺高兴的,“行不行?”

江波涛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笑着叹了口气,“……你还问我行不行,我简直恨不得以身相许。”

周泽楷笑着摆手拒绝,“你许了我也用不上。”

江波涛嘴张了半天,最终说道,“我不止可以帮你送饭,还可以陪你一起吃,这项服务免费。”

“不用了谢谢,”周泽楷说,“不要强行蹭饭,影响我打游戏。”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江波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然后问道,“什么游戏啊,好玩儿吗?”

一直不爱在游戏里和陌生人交朋友又有点希望有人陪自己一起玩的周泽楷立刻来劲了,“要试试吗?”


推销得不太成功。

周泽楷打开电脑演示许久还给他看了大堆相关视频,江波涛表示虽然很感兴趣,但自己还需要打工,就算玩了上线时间也很少,估计很难赶上他的等级。

已经不用给自己还钱还必须打工,可见江波涛真的非常缺钱。

在问到他有没有申请贫困补助的时候,江波涛义正辞严地答道要把名额让给更有需要的人。真是高风亮节。

等他离开,周泽楷随手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一条江波涛刚发的更新。

“坐了一趟过山车,好累好刺激……”

周泽楷茫然,他不刚才还在自己面前么,哪儿来的过山车?

 

 

TBC

评论(41)
热度(916)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