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03




可他还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对方已经蹲下身子看着那惨遭不测的相机唉声叹气起来。

“不过,也不能都怪你,”他把相机捧进怀里,然后抬头对着周泽楷苦笑了一下,“是我跑太快,也没抱紧。要是把带子挂在脖子上就不会出这种事了。都是我自己不够小心。”、

周泽楷张了张嘴,没说话,僵了片刻后舔了一下嘴唇。

人的心理真的很奇妙。

对方一上来在他还满头雾水的时候就开始指责,他下意识就觉得不服气。

可现在人家示弱自责又态度无比良好,周泽楷顿时就被羞愧感给淹没了。

他在对方身边蹲了下来,“彻底坏了?”

“打不开了,”对方皱着眉头,“刚充的电,上午还用过,先送修才知道结果。但镜头也碎了,这个救不了。”

“……多少钱?”周泽楷又问。

“不知道啊,”对方抬头看他一眼,表情苦涩,“我得去问问,这不是我的。”

周泽楷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有些面熟。方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台相机上,情绪又波动激烈,所以一时没认出来,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他应该是见过的。

在记忆中努力挖掘了一番,周泽楷如梦初醒,“江波涛?”

对方很惊讶,“你记得我呀?”


当然记得,还印象深刻。

事情的源头,要从他们学校的校报开始说起。

说是校报,但其实并不是纸媒。他们学校的新闻社在微博上有个官方账号,每天发一些校内新闻,正不正经的都有。同时还提供订阅服务,会定期以邮件形式给学生推送电子报刊。

大约是去年这时候,校报举办了一个活动,叫“谁才是你心目中的校草NO.1”。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选美比赛。

周泽楷虽宅,但大家都不瞎。在众人的积极提名下,一时间成为了夺冠热门人选。

在普选阶段八强名单出炉后,校报派了个记者对所有八强选手进行了一次专访活动,力求全方位展示校草候选人们的魅力,帮助大家在决赛时投出神圣的一票。

周泽楷当时听完校报记者说明来意后哭笑不得,然后委婉地表达了他内心强烈的拒绝。

但采访他的记者倒也通情达理,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也不强求,但好歹让我拍张照片做交代吧。

可惜周泽楷还是不太乐意。

归根结底,他压根就不想被迫参加这种莫名其妙的活动。他原本就是生性低调讨厌被过多关注的性子,被强行推到台前供人评头论足,想想就麻烦。

所以虽然那位记者态度良好且诚恳,周泽楷还是无情地拒绝了他。

对方在那之后反复找了他好多次,一直到截稿日逼近,都没能顺利让周泽楷改变主意。

这确实也不能怪他。倒不是周泽楷意志有多么坚定,而是他实在宅过了头,想逮住他的人太困难了。那段时期他又恰巧没什么课,于是连食堂都懒得去,三餐都靠外卖和室友捎带。

那记者最终走投无路之下,选择了狗仔手段,站在他们宿舍楼下盯梢了几天,用长镜头弄到了几张他站在窗边的偷拍。

最终八强选手正式出炉的宣传页面上,只有他一个人画风清奇,室友看到几乎笑破肚皮。

别人都是打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对着镜头释放荷尔蒙,唯独周泽楷穿着件老头汗衫摸着肚皮打哈欠,歪着脸还翻白眼。

虽然他那张脸一直盛名在外,但因为习性所致学校里亲眼见过他的人并不多。这照片一被刊登,围观群众纷纷表示失望,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最终评选自然也名落孙山。


当时那个把帅哥拍成猥琐大叔的校报记者,就是眼前这个摔了相机的倒霉人了。

他的名字周泽楷只在那期校报上自己照片旁看过一次就记住了,一来是因为对这整件事印象深刻,二来是这名字实在有些特别。


“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一直很想和你道歉的,”江波涛捧着破相机站起身来,表情微妙,“其实那张已经是我拍到的当中最好看的了,其他的更加不堪入目。当然我知道偷拍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对的……”

周泽楷摇头,并且对他露出了微笑,“拍得挺好的。”

他说得真心实意。

托了这照片的福,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子都过得安稳了许多。要真把他拍得帅到惨绝人寰,一不小心评上了校草,那之后的校园生活对他这样不想引人注目的人而言必定一片灰暗。

所以江波涛拍的那张黑照,可以说无形中帮了他一个大忙,他一直心怀感激。

但对方显然不这么认为。

“我那时候刚开始学摄影,技术也不是很过关……”江波涛说,“现在已经不会了。”

周泽楷心想,那关我什么事呢。

“……不过我相机都坏了。”江波涛又说。

周泽楷心想,完了,果然还是和我有关。

“这是学校的?”他问。

“是啊,我哪儿买得起那么贵的镜头。”江波涛叹了口气,“这下得赔惨了。”

他说完看了周泽楷一眼,欲言又止。

周泽楷叹了口气,“留个电话吧,问完价通知我。”

“你愿意替我承担一部分赔偿我是很感激啦,”江波涛伸手抓了抓头发,然后冲他笑了一下,“但真的不太好意思,这对你而言完全是飞来横祸吧。”

他越是这样,周泽楷越是无法置之度外。

“没事的,”他摇了摇头,语气诚恳,“我走路看手机,也有责任。”

“你人真的太好了,”江波涛非常感动,“一般人遇上这种事肯定先想着怎么推卸责任。”

事发当时第一时间脑中大喊“明明是你自己撞我”的周泽楷顿时有些惭愧,“应该的。”

“但我真的不好意思让你赔,”江波涛说,“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那……就请我吃饭吧?这玩意儿估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掏空我的口袋了。”

见周泽楷面带犹豫,他又笑着说道,“我胃口不大的,也不挑剔,吃学校食堂就行。”

周泽楷想了想,干脆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然后拿出饭卡递了过去,“给你吧。”

江波涛一愣,“你这是做什么?”

“食堂吃饭呀。”周泽楷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波涛表情尴尬,也不伸手接他的饭卡,“而且我拿了你怎么办?还是等你以后吃饭的时候我们一起……”

“我叫外卖。”周泽楷把饭卡塞进对方手里,然后又拿起手机,“这镜头大概多少钱?”

“万把块?”江波涛说。

“我现在就给你一半吧,”周泽楷说,“支付宝账号给我。”

“……”江波涛看着他,沉默许久,露出了一个无比僵硬的笑容,“真的不用的,不用你出钱。”

“别客气,”周泽楷说,“我先帮你全垫了也行的。”

“别别别真的不用……”

周泽楷见他这样的态度,愈发热情高涨,“没事的,也不是什么大钱。”

江波涛闻言,张着嘴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非常夸张地呼了口气。他从拿出了手机,“先不说这个了好吗,我们还是留个电话号码吧。”


 

TBC

评论(82)
热度(98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