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流言/向哨 08








江波涛做足了直面周泽楷的心理准备,奈何天时地利,人不和。

他在当天晚上又去了一次轮回的住宿区,没见着周泽楷,倒是遇到了那天在走廊上和周泽楷一起的人。

对方主动同他打了招呼,还进行了自我介绍。在听说他是想找周泽楷后又替他打了个电话,可惜没接通。

不过江波涛并不着急。他去查阅了之后的赛程表,周泽楷还有两个项目,他完全可以去现场守株待兔。

万万没想到的是,人是见着了,但奈何根本堵不住。


江波涛很确定周泽楷在抬头的一瞬间有和自己对视。

他站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抬起手大幅度地对着周泽楷用力挥舞了两下。然后对方立刻移开了视线,板着脸转过身去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看起来冷漠极了。

江波涛趴在赛场边缘的护栏上,心情低落。

更让他受打击的是,场边一个挂着工作人员标识牌的女孩子走到周泽楷身边一脸紧张地对着周泽楷说了几句话以后,周泽楷对她笑着点了点头,还伸手接过她递来的本子在上面写了点什么东西。

江波涛的角度特别糟糕,只能看见他三分之一张侧脸。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笑,是对着别人,还根本看不清。

这是什么差别待遇,为什么对待别人态度如此温和,一旦面对自己不是杀气腾腾就是冷若冰霜。

江波涛自我安慰,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己对周泽楷而言也算是非常特别了。


散场的时候江波涛留了个心眼,利用(前)参赛选手的身份混进了选手通道,想来个狭路相逢。

只是没想到相逢的时间那么短暂。

在通道里远远看到他以后,周泽楷的脸色瞬间下沉,与此同时脚步迅速加快,风驰电掣一般向江波涛快步走来。

江波涛看着来势汹汹的周泽楷,心中又开始本能地喊起了救命。

他浑身僵硬地看着周泽楷不断靠近,一直到走到他跟前,然后又片刻不停留地与他错身而过继续向前走去。

等他反应过来转过身去,发现原本还只是在快走的周泽楷已经在奔跑了。

“等一下!”江波涛大喊一声,追了上去。

他拼尽全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心脏几乎破体而出,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手脚几乎发麻。

然后跟丢了。

筋疲力尽的江波涛瘫坐在路边大口喘气,觉得自己方才居然妄图追上一个飞檐走壁都眼不眨气不喘的一流哨兵简直像个智障。


最后一个项目周泽楷干脆缺席了。

江波涛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跑去了轮回的住宿区,又遇到了方明华。

然后方明华告诉他,周泽楷状态欠佳,未来这段时间一直到第二阶段正式开启,他都会呆在静音室里调整状态。

“如果他能有一个向导做伴侣,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吧,”方明华非常夸张地叹了口气,“你也知道,越是强大的哨兵越是容易精神过载。他要控制自己真的非常不容易。”

见江波涛点头附和,他又继续说道,“其实小周这个人真的很优秀,就是不太擅长表达,有好感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所以很容易让别人产生误解。”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江波涛敏锐的捕捉到了方明华非常强烈的做媒欲望。

果然,方明华接着就问道,“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啊?”

这要如何回答呢?

周泽楷当然非常优秀,全联盟每个人都知道。这和江波涛的主观感情没有关系,是客观事实。

可若要从私人角度去评价,真的太难了。

他们其实完全不熟悉,第一次短暂的相处中周泽楷全程神志不清还非常狂躁,之后又对着他杀气腾腾。坦诚地承认自己确实被他强烈的吸引,会显得十分变态。

但江波涛坚信自己并不是。他曾经在他精神与他共鸣的过程中读到过一些别的东西。是强大的也是温和的,是坚定但又柔软的。是让他一旦接触就会入迷,魂牵梦萦不想放手的。

“在大概几个月以前,就是那次贺武和轮回实战演习的时候,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江波涛终于开口,却答非所问。

“听你说过。”方明华点了点头。

“当时我……曾和他有过一次精神结合,”江波涛说,“在那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原来有成为一名向导的资质。”

方明华先是有些惊讶,然后笑了,“那我真的没有看错人了。”

“但那次我的行为并没有获得他的许可,所以我一直担心……会不会因此让他感到不快。”江波涛说。

“你是不是觉得他很讨厌你?”方明华问。

江波涛尴尬,“呃……是有那么点……”

“虽然觉醒的时间还不久,但能和小周达成精神共鸣已经足够证明你的优秀了吧,”方明华说,“一个成熟的向导总该有自信精神所感应到的东西比眼睛看到的更真实,是不是?”

“……嗯,”江波涛低下头,笑了,“您说得对。”


当他死皮赖脸求着领队把他加入第二阶段参赛名单时,果然又被骂了一顿。

之前吵着闹着要回去的是他,现在哭着喊着要凑一脚的也是他。原本已经安排好一切的领队气得肝疼,但耐不住他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网开一面,让他参与后勤工作。

这个结果不算尽如人意,但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第二阶段的比赛才是这整次活动真正的重头戏。所有塔会各派出一个小队,在限定的时间和区域内执行任务目标。听起来十分简单,实际就是一场小型军事演习,但又比普通演习复杂许多。毕竟普通演习只有两个参战方,现在后面直接多加了个零,战局势必更加复杂。

但这一切和江波涛关系不大,他只是一个渺小的后勤。

竞赛正式开始整整三天,他严格来说只做了三件事。

在小队临时驻扎的营地附近巡逻,整理清点剩余物资,写战事记录。

期间贺武的人员折损了将近三分之二,眼看就要彻底退出竞争。而江波涛别说参战,连其他队伍的人都没打过照面,更别提见到周泽楷了。

要不是条件实在艰苦,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出来度假野营的。

第四天晚上,江波涛又一次在通信器上先后收到了两位外出探路却迟迟未归的队友GG的信息。他当下又清点了一下剩下的食物,发现其实己方物资越来越富裕了。

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紧接着他又收到了最后一位队友发来的临别留言。

“十二点方向轮回周泽楷别靠近”

突然看见这三个字,江波涛不由得紧张了一下。但很快他又只能叹气了。

作为非参战单位,己方全员GG,意味着贺武已经正式退出比赛。接下来只要向指挥台发送位置信号,就会有人过来将他带走。

江波涛纠结了一小会儿,到底要不要循着队友留下的方向先去碰碰运气,但最终还是作罢了。毕竟再徇私也不能公然违反规定。


等发送了信号后,很快就收到了指挥台的回复。

出乎江波涛意料的是,对面告诉他现在情况特殊人员紧缺,暂时没有人手可以过来接他。然后又问他食物是否短缺,能否再坚持一天。

当然没问题,江波涛觉得剩下的食物足够他支撑到赛程结束。

结束通讯前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哨兵突然暴走,已经造成了部分人员重伤,”对方答道,“我在电子地图上给你标注的点位十分危险,你千万不要靠近。”

江波涛一愣,接着涌起了非常不祥的预感,“是……轮回的人?”

“对,”对方回答的十分迅速,“我们正在设法控制,在此之前请你不要随意移动,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


TBC

评论(27)
热度(493)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