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浪漫主义审判/向哨 08

方才那段被扛在肩上颠得生不如死的经历江波涛体感至少维持了半个小时。可如今终于被放下又稍作休整后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此刻距离他抱着猫打开家门至多也不过四十分钟。

短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对他的精神和肉体——尤其是肉体——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当他终于瘫倒在地,瞬间觉得整个身子都快散开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站在距离他两步开外的地方,安静地低着头看他,表情依旧被遮挡在了长发之后,看不分明。

“你到底是谁,那两个找你的人和你是什么关系,这儿是哪里?”江波涛问。

对方抬头四下看了一圈,然后答道:“……这里我也不熟悉。”

方才江波涛已经有观察过周围的景色。虽然天黑,但放眼望去四周非常空旷,除了距离十多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条路灯闪烁的小道外,其余几乎都是泥地。如今两人所处的是一幢屋顶残破外墙斑驳显然早就已经被废弃的破房子外。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荒郊野外。饶是江波涛已经搬来了大半年,愣是认不出这附近到底有什么地方能荒凉到这个地步。他们显然已经跑出了很长一段路。

江波涛瞪着那人看了好一会,然后用尽力气把身子坐直了点,对着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对方看起来非常犹豫,但还是乖乖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蹲在了他的身侧。

江波涛扯下了之前打工时随手套在手腕上用来挂标牌的皮筋,非常熟练的伸手拢起对方过长的刘海然后扎成了一个向后翘着的小洋葱辫。

对方一动不动任由他操作,等他把手放下以后才歪着头伸手摸了一下,终于完整暴露在江波涛视线之下的面孔上染上了几分疑惑。

“别在意,”江波涛解释道,“……你就当我是在苦中作乐吧。”

“哦。”对方点头,看起来并不想深究。

江波涛又主动把话题带了回去,“那个矮个子之前和我说你是他表弟。”

“不是。”对方摇头。

“我也觉得不像”江波涛又问道,“是你的仇家?”

对方微微皱起了眉头,没吭声。

“他们说的‘周泽楷’,是你吧?”

这一次获得了肯定的答复,“嗯。”

“那他们所说的‘向导’,和我们日常所理解的含义是不是不太一样?”

“呃……”

“刚才是不愿意回答,现在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对不对?”江波涛笑,“果然还是要看得清表情才方便理解。”

“……”

“周泽楷。”

江波涛突然低声用非常慢的语速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嗯?”

“没有人能从那么高的楼层跳下来毫发无伤,还能带着另一个人短时间内到达这么远的地方,”江波涛说,“这有违我的常识,但又确实发生了。不过,你看起来并不想告诉我为什么。”

“……”

江波涛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叹了口气,接着低下头去,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周泽楷。”

“怎么?”

“没什么,”江波涛摆手,“就是觉得还挺好听的。”

“……”

“你刚来第一天的时候我就问过你的名字,当时你理都不理我,”江波涛说,“我手还晾在半空你一转身就进了房间,还把门砸得砰砰响。”

周泽楷垂下视线,“对不起,我那时状态不好。”

“如果我问你原因,答案在方便回答的范围内吗?”江波涛问。

“……”

“好吧,”江波涛无奈,“那现在你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接着突然一脸认真地说道,“谢谢你。”

“诶?”江波涛一时不解,“感谢我对你的关心?”

周泽楷摇头,却没有再多做任何解释。于是空气又恢复了安静。

和他沟通实在是有些累人。江波涛问了半天,几乎没得到任何有效信息。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在谈话之前替他把头发绑了起来,才让自己虽然一无所获但不至于感到烦躁。

“那个,你确定这里是安全的?”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点头,“他们跟丢了。”

“你怎么知道的?”江波涛有些好奇。

“我就是知道啊。”周泽楷说。

“……好吧好吧,”江波涛再次无奈,“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去?天亮以后吗?”

周泽楷摇头,“不行。”

“啊……那我要露宿一晚再直接去打工?”江波涛哀嚎,“会死的!”

“也不行,”周泽楷说,“你不能去了。”

“什么意思?”

“你要和我一起,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终于轮到江波涛无言以对了。他看着那张写满了认真地脸,憋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问你理由你也不会说是不是?”

“为了安全,”周泽楷说,“他们会从你下手的。”

“因为他们想找你,并且认定我和你有关系?”

“嗯。”

“但我要是不知道你在哪儿,他们找我也没用啊,总不见得还能把我抓起来用刑?我报警说人生安全遭到威胁管用吗?”

“……他们可能就是警察。”周泽楷说。

江波涛沉默了片刻,“他们是警察,然后在抓你?”

“……”

“然后我变相被你限制了人生自由,却无法被告知理由?”

周泽楷看起来非常为难,“……反正,我不是坏人。”

“是啊,”江波涛苦笑,“我以貌取人,觉得他们比你像反派多了。”

“……”

江波涛低下头,用力按了按太阳穴,“但这样不行啊……”

“我会保护你。”

“不是说这个,”江波涛说,“现在有几个问题……首先,你说的不能回去,是暂时几天内不能回去,还是长时间内都不能回去?”

周泽楷陷入了迟疑,“……不知道。”

“……你有钱吗?”

“……”

“还有,我再过几个月要考试了,”江波涛说,“我得复习啊。”

“考什么?”周泽楷问。

“考研啊,这个我当初自我介绍的时候也说过的,”江波涛说,“我辞了工作特地租到大学城附近,就是因为我想要考的学校在这儿。”

“……”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不是在怪你……算了算了先不说这个,”江波涛叹气,“还有一个更紧急的问题,我把我们楼下的猫抱回去了。”

“白色的,大概这么大?”周泽楷伸手比划。

“对对对,你也见过?”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情古怪,“它怎么了?”

“它现在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没人管,几天就得饿死了吧,”江波涛说,“你那么厉害,能偷偷回去一次把它放出来吗?”

周泽楷低下头,抬起手摸了下鼻子,“……不用的。”

虽然他尽力想要掩饰,但江波涛很确定,这家伙在偷笑。

“因为那些人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江波涛问。

“不是的,”周泽楷还是低着头笑,“你怎么会那么没有自觉啊?”

“什么意思?”江波涛不解。

“只要你想见,它随时都在,”周泽楷说,“不信你试试。”

江波涛将信将疑,“怎么试?像我平时那样叫它,它就会出现?”

“差不多吧。”

虽然觉得不太科学,但这一晚上不科学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太多,江波涛姑且试了一下。

“咪咪,咪咪你在吗?”他唤完后四下望了一圈,“没有啊。”

周泽楷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因为你不相信我说的。”

江波涛下意识想安抚他,但很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它不是普通的猫,对不对?”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江波涛微微皱起眉头,然后随意地转了下头。果然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他目光落处的草丛间立刻传来了沙沙的声响,紧接着那只熟悉的白猫就如同以往每一次那般从里面钻了出来。

“还真的是……”江波涛一脸不可思议的重新看向周泽楷,紧接着又发现了一个小惊喜,“咦,它什么时候出现的?”

周泽楷肩膀上,那只这段时间以来经常陪伴他的白色大耗子正乖巧地蹲坐着,用一双带眼线的小黑豆眼看着他。

周泽楷笑着开口,“就和你的……诶!”

在他们对话的同时,以往都会乖巧蹲在江波涛脚边的大白猫突然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周泽楷肩膀上的小耗子,然后光速逃窜而去,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周泽楷愣愣地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肩膀,又抬头看了看同样目瞪口呆的江波涛,接着转头看了看那白猫消失的方向,茫然地问道,“怎么回事啊?”


TBC


总是要忘记的广告→  恋爱三十天预售信息


评论(59)
热度(69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