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20 完结

江波涛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大门已经关了。

回来的路上他跑得脚下生风轻快无比,奈何出来的实在太晚,还是没能顺利赶上。

现在再回头也来不及了,周泽楷宿舍大门也是同一个时间上锁的。

回忆一下,好像他们两个人也没做什么。无非是说了会话,牵了下小手,趁着灯熄灭的时候偷偷亲了一下,在灯亮了以后又光明正大地亲了一下。等回过神来,时间就不对了。

江波涛以前觉得自己赖在周泽楷宿舍里看他打游戏的时候时间流速特别快,没想到现在愈发夸张,从两倍速进化成了十六倍速。

早知道就在周泽楷寝室留宿了,还能挤同一张床。当惊觉时间不对的时候,他就起过这样的念头,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决了。周泽楷那几个舍友都在,一整个晚上紧...

一二三四五 19

电话的那一头安静了几秒钟,紧接着与江波涛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的是一阵剧烈的碰撞声。

“你现在……我——次奥——!”

周泽楷被他突如其来一声大喊惊到,赶紧拿远了听筒。等舒了口气再贴回耳边,听见的是一阵兵荒马乱。

江波涛小声反复嘟囔“啊呀啊呀”收拾着什么东西,背景音隐约还能听见他室友在大吼大叫。

周泽楷终于没忍住,“怎么啦?”

“没事儿……”江波涛的语气挺奇怪的,“只是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然后周泽楷终于听清了江波涛的室友在吼什么。

“微不足道你个头啊!我的电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周泽楷有非常不妙的猜想。

“你等我十分钟!”江波涛说完,还没等周泽楷回应...

一二三四五 18

周泽楷一直没想明白。

他谈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然后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莫名其妙地分手了。

从头到尾他好像啥也没做。来不及喜欢也来不及讨厌,随波逐流,被擅自追求又被擅自放弃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茫然到了尽头,出现的是说不清道不明隐隐约约的烦躁。

江波涛这个人,脑子可能有点毛病。

他碰瓷诈骗,他精分耍人,他满口谎言。

然后他好像还觉得自己受伤害了,然后跑掉了。

周泽楷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自己巨冤。

他会因为被骗而生气是一件多么合情合理的事情。就算之后的猜测因为主观情绪而有些恶劣,那江波涛也可以好好解释吧。他觉得委屈也正常,自己愿意为此道歉。但总的来...

一二三四五 17

江波涛在和周泽楷分别的一个小时后,陷入了强烈的后悔之中。

他在这段时间里回到社团的活动室开了个会,会议间隙偷偷问了他那位和周泽楷通过电话的社友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会把他的底给彻底兜了。

对方对他俩的事一无所知,回答地无比坦荡,“我说还好被好心人捡到了,不然你负债累累还掉手机真得去吃土才能活下去。然后他问我什么负债,我说你前阵子采访的时候被足球砸到摔坏了个天价镜头。他又问我你摔过几个镜头,我说一个都够刺激了,你还想他摔几个呀。”

江波涛心想,你话怎么那么多。

后来他又因为会议时间说小话,被社长点名批评了一次。

会议结束后社长非常忐忑地跑来向他道歉,说之前只是和他开开玩笑,别往心里去。...

一二三四五 16

 江波涛从校报活动室里往外走,刚一出门遇到一个关系挺不错的社友。

对方见到他反应剧烈,“我擦原来你在这儿啊!”

“想我吗?”江波涛冲对方扬了扬眉毛。

他已经连续两周没来社团露脸了,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一片惊呼。但这位仁兄的反应比其余人更大一些。

“你手机是不是掉了?”对方问。

“你捡到了?”江波涛激动。

“那倒没有,”对方摇头,“有好心人捡到了。我在你通信录里排第一个,所以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那手机呢?”

“我找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你在哪儿,就和那人约好替你去领。本来还打算拿了以后给你送过去呢。既然遇到就好办了,你自己去吧,二十分钟以后,就在楼下小花园。”

江波...

一二三四五 15

江波涛原本每天给周泽楷送完饭至少要留半个小时。坐在一起吃个饭,聊会天,顺便还要和周泽楷的室友们联络一下感情。

现在改了。如果没有课,江波涛能留一整个下午。

周泽楷亲耳听到他和校报负责人打电话,说最近好忙哦考试复习赶作业打工还债,分身乏术,实在是没时间来开会,到这个学期末为止最好也别给他派发任务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人就站在周泽楷寝室门外的走廊里。

而此时是下午三点半,他已经在周泽楷的寝室里无所事事地呆了将近四个小时。前两个小时他在和周泽楷的室友聊天,后来其他人都出去了,他就坐在一边看周泽楷玩电脑。

周泽楷两个小时里在游戏里死了十几次。

每次隐隐约约察觉到江波涛逐渐向他靠近,他所操作...

一二三四五 14

周泽楷觉得自己心情好像还挺不错的。

半个小时以前,他还跌在懊恼的深潭里痛苦地扑腾爬不上岸。而在方才的五分钟里,他觉得慌乱,烦躁,不知所措,忐忑,并且无比地紧张。可现在,他听着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觉得它们的频率组合在一起,节奏奇妙而又欢快。

他猜江波涛应该也差不多。

江波涛拿起沾满芒果汁变得黏黏糊糊的手机时,整个人几乎都要变成黑白两色的了,从头到脚,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是阴影,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而现在,周泽楷偷偷侧过头看了一眼,觉得就连他周身的空气流动都比寻常来得更活跃。

江波涛正弯下腰,把稍长的裤腿边卷起来一小节。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以后,他立刻抬起头冲他笑了一下。

“你腿...

一二三四五 13

这部手机是江波涛用过的所有手机中最便宜的一部。

与此同时,也是他得来最不易的一部。现在,他拿着还在往下一滴一滴掉着芒果汁已经魂归天外的手机尸体,心痛到无以复加。

那仿佛地狱般的一周此刻在他脑海中如同走马灯般重播。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多么单调的走马灯,每一格都一模一样。

但绵延无尽。

痛苦也不断地开着次方。

江波涛确实是个好脾气的人,但此时此刻,对象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

一二三四五 12

周泽楷用枕头压着脸在床上躺了半天,听到身旁一声惊呼。

“你干嘛呢你?”室友吓了一跳,“……没事吧,还活着吧,没闷死吧?”

“死了。”周泽楷闭着眼睛小声答道。

他觉得捂在脸上的枕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跟着他的脸一起越来越热,也许再过几分钟就会熊熊燃烧起来。

烧吧烧吧,烧死算了,太丢脸了。


他从小就时常被老师和父母长辈批评,说是看起来安静乖巧,其实性子特别急,做事冲动,想一出是一出。这样不好,得改。

但周泽楷并不太放在心上。当一个安静的想做就做的急性子,有什么不好呢?

很多事,需要的就是这样灵光一闪的念头和雷厉风行的行动力。原本就内向腼腆,若再生成个磨磨唧唧优柔寡...

一二三四五 11

江波涛从中学时代起,就一直是朋友中的情感专家。

我喜欢那个谁谁谁,你说到底有没有戏?我喜欢那个谁谁谁,你说要怎么让人家也喜欢我?我觉得那个谁谁谁好像对我有意思,你觉得呢?我觉得我对象和谁谁谁走的有点近,是不是我想多了?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我该怎么办?女孩子真的太折腾了我快受不了了你说我还要不要坚持?

江波涛长时间替身边的朋友们解答诸如此类的问题。他经验丰富,知识齐备,总是分析地头头是道,有理有据,非常靠谱,所以一直深受信赖。

但通常这种人自己都没谈过恋爱。

江波涛熟练掌握一系列少男少女在恋爱中互相试探的小技巧,能准确分析出当事人的心理动向,把握住感情升温的每一个关键点。

理论知识完...

一二三四五 10

周泽楷当晚完全没睡好。

整整一夜,他都翻来覆去不停做着各种诡异的梦。第二天醒来以后,收到了来自隔壁床的慰问。

“你是不是做噩梦啊?不停地翻身,还嘴里念念有词。”

周泽楷觉得头晕晕的,问得有气无力,“我说什么了?”

“绝大多数没听清,就听到几个词,好像是‘没有’‘结婚’‘在一起’‘你胡说’什么的?你到底梦见什么了?”

周泽楷闭上眼睛回忆了片刻,觉得头更晕了。

他的梦毫无逻辑,此刻能忆起的都是些破碎的片段,乱糟糟的。

他暴打无浪。

他逼江波涛签卖身契。

他抄起一个摔碎的破镜头塞进无浪嘴里。

他向江波涛求婚。

他对着另一个自己大喊你快醒醒不要被洗脑了!

两个他互相殴打。

两...

一二三四五 09

于是周泽楷当着江波涛的面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在列表里找到了无浪,戳开了对话框。

“有个朋友需要代练,看到以后回复我。”

周泽楷输入完毕,抬头对江波涛笑笑,“他一般都在的,你等一下吧。”

江波涛伸手摸了摸鼻子,“呃,我还有些事得先撤了,等回寝室网上再商量?”

“嗯,”周泽楷点头,“我给你们拉个群?”

“……再说吧,不急,”江波涛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我回去马上就敲你。”


江波涛走了没多久,无浪就回复了。

“在的在的。没问题呀,什么时候需要随叫随到~优质服务效率有保证~”

“怎么收费?”周泽楷问。

“???”

对方瞬间蹦了三个问号,一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让周泽楷也跟着茫...

一二三四五 08

一个星期以后,周泽楷所有的舍友都跟每天准时送餐的江波涛混熟了,甚至偶尔还会蹭个顺风车让他帮着一起带饭。江波涛脾气好,任劳任怨,也没啥怨言。

大家都吃着江波涛送的外卖,和乐融融,一起当着周泽楷本人的面狠命埋汰他,一点儿不讲室友情。

“小江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人真的惯不得。当初大一的时候他还每天老老实实自己出去吃饭,后来我们给他带习惯了,他就和长在宿舍里了一样,除了老师会点名不去就挂定了的课,拔都拔不出来。”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吐槽。还好意思说呢,当初说的好好的,大家有空就帮他捎个饭,作为回报他风雨无阻勤勤恳恳带寝室团大杀四方,连妹子的邀约都得往后排。谁知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寝室仿佛被开了光,那几个...

一二三四五 07

收到江波涛短信的时候周泽楷恰好正拿着手机。

学校附近有不少外卖店,搜索一下牛肉砂锅,能出现一排结果。周泽楷一家一家看下来,发现几乎都是最近点过的店。

这家太咸,这家尝起来不新鲜,这家全是底料大白菜找不到肉。统统都被食堂二楼那家高水准砂锅吊着打。可食堂没有外送,想吃就得出宿舍。

他皱着眉头一家一家往下翻,然后就有人问他,牛肉砂锅吃吗,有外卖服务。


外卖员江波涛刚到,就把周泽楷吓了一跳。

“你……”他看着提着两个袋子异常憔悴的江波涛,欲言又止。

“快找个地方让我把东西放下来,”江波涛非常自来熟地走了进来,“快洒了。”

周泽楷赶紧上前帮忙。等终于把那些汤汤水水安置完毕,他还是没忍住...

一二三四五 06

人生中的寒冬期。

江波涛瘫倒在寝室的床铺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心如死灰。

室友一走进门,就被他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啦?钱包掉了还是考试又挂了?”

江波涛没有看他,只是抬起了手,“手机借我一下,谢谢。”

室友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一边问道,“你自己的呢?”

“桌上。”江波涛有气无力地说道。

“哇靠,”室友把桌上那台手机的尸体拿起来,“这碎得够艺术啊?你最近怎么回事,刚摔完镜头摔手机,是不是惹了什么脏东西?”

“……”江波涛没回答,只觉得心里苦极了,“我借你手机登陆一下自己的微信啊。”

“没事,用完别忘了登出就好。”室友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江波涛的书桌,“...

一二三四五 05

一贯以来都只使用微信同周泽楷交流的江波涛当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时间临近中午,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气若游丝,“嗯?”

江波涛一愣,“还没起床?在睡觉?”

对面的声音压得特别低,几乎全是气声儿,“一半一半……”

江波涛又仔细分辨了一下,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个另一个应该是经过音响扩音过的声音,正在絮絮叨叨平板无波地说着话。

“你不会是正在上课吧?”他问。

“嗯。”周泽楷说完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问道,“是不是收到啦?”

“我就猜到是你买的,”江波涛无奈,“发票我收着了,赶紧退了吧。”

周泽楷的声音比他更无奈,但又像是带着几分笑意,“你也太客气了。”

“我说真的……”江...

一二三四五 04

在回到寝室以后,江波涛发现微信多了一条好友申请,点开一看居然是方才交换了手机号的那个人。

他赶紧通过了申请,然后又开始担忧起来。

周泽楷平时看穿着打扮都挺随意,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阔绰。按照他不爱同人交流的个性,如今主动添加自己好友,莫不是一言不合就要给他发红包?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江波涛赶紧主动给对方发了个呲牙笑的表情,然后巴拉巴拉输入了一大堆。

“放心啦,我已经和摄影社的负责老师打过招呼了。他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镜头的钱我每个月慢慢还就行,暂时不吃紧。要是有需要一定会来联络你不会客气的。”

消息发过去以后过了半个小时才收到回复。

“抱歉刚才在吃饭。”

江波涛看着那...

一二三四五 03

可他还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对方已经蹲下身子看着那惨遭不测的相机唉声叹气起来。

“不过,也不能都怪你,”他把相机捧进怀里,然后抬头对着周泽楷苦笑了一下,“是我跑太快,也没抱紧。要是把带子挂在脖子上就不会出这种事了。都是我自己不够小心。”、

周泽楷张了张嘴,没说话,僵了片刻后舔了一下嘴唇。

人的心理真的很奇妙。

对方一上来在他还满头雾水的时候就开始指责,他下意识就觉得不服气。

可现在人家示弱自责又态度无比良好,周泽楷顿时就被羞愧感给淹没了。

他在对方身边蹲了下来,“彻底坏了?”

“打不开了,”对方皱着眉头,“刚充的电,上午还用过,先送修才知道结果。但镜头也碎了,这个救不了。...

一二三四五 02

但那之后整整一个星期,周泽楷都再也没开过公共模式。老老实实一个人玩单机,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没有效率,但挺有乐趣。

那个叫无浪的家伙偶尔会过来敲他闲聊两句,问他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热情极了。

周泽楷非常感动,然后谢绝了他的好意。

一个生意人对你嘘寒问暖,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口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周泽楷倒也不是抠门的人,但天生不爱和陌生人打交道,更不喜欢在游戏里找人带,于是在保证最低限度礼貌的同时始终不太热情。

好在无浪话不算多,聊两句见他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便会非常干脆利落的以“那你继续忙”结束交流。总的来说,并不讨厌。

只是偶尔刷微信朋友圈,会看到他在里面抱怨生意难做没米下锅...

一二三四五 01

其实不是网游文。

名字瞎起的。


周泽楷在进入游戏的一个小时之内收到了至少十几条私聊信息,虽然表述各有不同,但中心思想如出一辙。

代刷升级,价廉物美,求老板青睐。

他一律没有回复,并且开始后悔在进入游戏时选择了公共模式。

在这款运营已经有一段时间的游戏中,任何新人玩家看在代练眼中都毫无疑问是一块香馍馍。几乎每过几分钟就会等级四位数的大号加入他的游戏,然后一边在他身边蹦跶一边问需不需要强力大腿带他飞。

作为一个乐意享受游戏升级乐趣的独行侠,周泽楷对于花钱请别人替自己玩游戏这种事一贯不感兴趣,所以面对这类自我推销全都无视了。

在注意到这个新手小号连回话的意思都没有,依旧...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