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轻松熊沉默以对

江波涛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恰好收到了花店的短信,告诉他派送员已经出发,预计二十分钟以后可以送达,请他做好准备。

这让他雀跃的心情又带上了几分紧张。

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了。邀约已经发出,花即将送达,巧克力在包里,信昨晚做过了最后检查。

只差找到杜明,让他把说好的东西交给自己,然后赶紧换上等周泽楷赴约了。


出了校门左拐,往前两百米再右拐,就是这片大学城附近最热闹的小型商业街。最近那儿又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老板为了招揽生意雇人穿着轻松熊的布偶装在门口分发试吃,受到了附近女大学生的强烈好评,也吸引了一部分男生的注意。

被吸引的男生代表之一,是江波涛的室友兼好哥们杜明。

“每天被妹子簇拥,主动拥抱合影,这是什么样的待遇?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啊!”

于是,他积极地参加打工面试,顺利获得了这份美妙的工作。

除了这心术不正的,江波涛身边还有另一个男孩子也对此表现出了强烈兴趣。

杜明打工的第一天,往日一直远远围观不好意思上前的周泽楷特别兴奋,冲进休息室抱着他换了各种不同的姿势拍了几十张照片。

江波涛作为摄影师,心情很复杂。

他觉得自己有点理解杜明的心情了,他也想当轻松熊。

老天爷很是帮忙,当他这么想了没几天以后,杜明就来求他帮忙了。他挂了门课,补考时间和打工时间有冲突,所以需要人临时替他穿着轻松熊的装备在门口接受妹子的滋润。

江波涛一口答应。

但他不需要妹子的滋润。他第一时间约了周泽楷,接着又去定了花买了巧克力还写了一封信。

投其所好,应该对表白成功有巨大帮助。

江波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原本同杜明约好在存放轻松熊装备的休息室见面,却不想还隔着十几米,就远远看见他站正在店门口。

太醒目了,那么大个轻松熊,身边还围着不少人。

明明上岗时间还没到,他这也太积极了吧。但不知为何,穿着轻松熊布偶装的杜明并不像以前那样活跃,面对身前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背紧紧地靠着店铺的玻璃外墙,两只手像是抱着什么东西,一动不动。

乍一眼看过去,像是正在被欺负似的。

江波涛又往前走了几步,那轻松熊猛地一抬头,也注意到了他,立刻挺直了背脊,接着小心翼翼从围观人群中挤了出来,迈着两根圆滚滚的小短腿向他跑了过来。

杜明以前就抱怨过,这工作当初想得美,但实际干起来还是挺辛苦的。布偶装里又闷又热,行动艰难,极其消耗体力。不仅如此,布偶脑袋巨大,手脚又短,拿不了东西,还容易失去重心,刚穿上去的那天摔了好几下,靠自己的力量根本站不起来。

周泽楷当时安静地听完,没有说话。一直到只剩下江波涛和他两个人以后,他才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表示好想看他摔一跤,一定可爱极了。

现在,江波涛终于见到了现场。

那轻松熊才只跑了两步,便因为控制不住重心开始往前跄,接着很快啪叽一下正面跌倒在地。

他原本抱在手里的那东西立刻飞了出来,落地以后还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非常恰好的停在了江波涛面前。

是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江波涛蹲下身子把它捡了起来,然后一脸好笑的走到依旧趴在地上正死命扑腾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身的轻松熊面前。

“你在做什么啊?”

轻松熊趴在地上,不动了。

江波涛好不容易才把他扶了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把手里的巧克力递了过去,“还你,不过都脏了。”

轻松熊低头看了看,抬起了两只手,却没有接巧克力,而是抱住了脑袋。

江波涛干脆把盒子往他怀里塞,“赶紧的,拿好。快去把这身衣服换下来吧,时间要来不及了。”

他说着往前走了几步,一回头,发现轻松熊依旧站在原地,怀里抱着那盒巧克力,一点要挪步子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啦?”江波涛有点着急,“你不去考试了?”

轻松熊蹭蹭蹭跑到他跟前,接着居然一矮身子单膝跪地,两只圆柱形的手高举巧克力。

见江波涛愣在原地,他还歪了歪脑袋。

“……你在干嘛?”江波涛茫然。

周围已经有人围观,为了能让他停止这样引人注目的举动,江波涛只得姑且先收下了巧克力。

“你这是演哪一出啊?”江波涛一手捧着巧克力一手拽着轻松熊,快步往店里走,“别闹了,要来不及了。”

才走了两步,轻松熊啪叽一下,又摔了。

江波涛很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你今天小脑抽筋了?”

轻松熊趴在地上,安静地挣扎。

江波涛再次把他扶了起来,“你把头套脱了不就好了?”

他说着就要替他摘头套,却不想轻松熊抱着脑袋连退了两步,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怎么啦,怕被姑娘们看见幻灭啊?”江波涛无奈,“那赶紧进去呗,我还等着你这身衣服有用呢。”

可对方一点要配合的意思都没有。

他站在原地,两只圆柱形的胳膊疯狂比划,摇头晃脑,把江波涛看懵了。他琢磨了半天,试探性地问道,“你是说刚才给我的巧克力?”

轻松熊点头,然后立刻失去重心,往前跄两步,接着又因为调整过度往后跄了两步,蹦蹦跳跳像是在跳舞似的。

江波涛很没良心,一点要伸手扶的意思都没有,还火上浇油。

“多蹦会多蹦会,等我拍段视频!小周想看好久了都没机会呢!”

轻松熊非常艰难地维持住了平衡,安静地看了他一会,似乎是在对他进行无声的谴责。

才刚掏出手机的江波涛遗憾极了,但他很快就又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好了好了,这个下次还有机会,我们先进去把衣服换了。你去考试,我也有我要忙的事。”

但轻松熊还是不听话,接着继续比划了起来。

“……你要我把巧克力打开?”江波涛问。

轻松熊往旁边挪了两步,伸手扶住了墙壁,接着才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进去再说,”江波涛伸手拽他,“我真的要来不及了。你今天这是犯什么病?”

轻松熊甩开了他的手,在原地转了两圈,看起来又急又气,还跺了两下脚。

江波涛不明所以,但眼下他实在没有精力去研究杜明的内心世界。眼看同周泽楷约好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也愈发不耐烦起来。

“明哥,我叫你明哥,给点面子不要在这儿卖萌了好么?我真的很急,”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只得凑到轻松熊的大脑袋边上,把声音尽量压低,“这是我的人生大事,一点儿都耽误不得。”

轻松熊看着他,歪了歪头。

“……我老实招了,我今天帮你其实也是有自己私心的,”江波涛说着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喜欢的人特别喜欢你这身衣服,我想穿给他看来着。”

轻松熊闻言往后退了一大步,那张一成不变的熊脸看起来都带上了三分震惊。

“我不会告诉你是谁的,”江波涛说,“求您了,please,脱下它,滚去考试,好吗?”

轻松熊又开始抱头。

“……你不会是想赖到等他来为止吧!”江波涛绝望,“自己追不到女神就处心积虑破坏别人的感情,你这样合适吗?”

轻松熊又盯着他看了一会,接着抬起一只手,拍了拍他夹在胳膊肘里的那个巧克力盒子,接着扭来扭去继续比划起来。

“我现在真的没心情吃巧克力,”江波涛伸手拽他,“先跟我进……“

话才说到一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您好,请问是江先生吗?”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的声音,“您预定的花已经到了哦。”

江波涛赶紧挤出人群,接着一眼就看到了捧着巨大花束的递送小哥。

花都到了,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再过十分钟就是和周泽楷约好的时间了,真是想想都心急如焚。

江波涛正低着头签收,却不想那轻松熊也从围观人群中挤了出来,歪着脑袋盯着那花看了好一会以后,对着那递送小哥伸出了手。

“啊……你们是一起的吗?”那小哥下意识就把花递了过去。

“等一下!”江波涛赶紧抬头,只见那轻松熊已经把花抱进了怀里,还立刻向后蹦了两步。

“咦?”小哥有些茫然,“你们不是一起的?”

“还给我!”江波涛赶紧冲过去,“这你可千万不能弄坏,我存了一个星期伙食费,好贵的!”

轻松熊不配合,江波涛又怕把花弄坏不敢硬抢,一人一熊拉拉扯扯,纠缠不休。

递送小哥站在原地,非常尴尬。

轻松熊仗着江波涛不敢用力,胡搅蛮缠之下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抱着花往后挪了好几步,接着又伸出小圆手指向方才两人争抢中已经掉落在地的巧克力。

江波涛无奈极了,“好吧好吧,我先吃一个行了吧?”

他说着弯下腰,捡起巧克力以后突然向前,用力对着轻松熊撞了过去。

对方果然立刻失去平衡,仰天向后倒去。与此同时,花也飞了出去,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落了一地花瓣。

“靠!”江波涛心疼极了。

他抱起残破的花束,气愤地走到在地上努力扑腾的轻松熊跟前,跨坐到他身上。

“你说,你要怎么赔我?”他用那花束在熊头上敲了一下。

轻松熊原本就起身艰难,如今被他这样一压,立刻放弃了挣扎,干脆地挺尸,一动不动。

“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江波涛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吧?”

身下的轻松熊又沉默了一会。半晌后,江波涛隐约听到了头套里闷闷的声音。

“……不是给我的吗?”

江波涛一愣。

虽然隔着厚实的头套听起来模模糊糊,但这个人的声音,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认错。

他在迟疑了几秒钟以后,放下了花束,然后伸手摘掉了轻松熊的头套。

头套下是一张汗涔涔的脸。

穿这身装备果然是非常折腾人的。虽然已经用发卡把过长的刘海统统夹了起来,但因为方才的一连串激烈动作,不少发丝已经散落了下来,然后又因为脸颊上的汗水而紧紧贴在了皮肤上。整个脑袋都在散发热气,连脸颊都被蒸得红扑扑的。

他又问了一次,“不是给我的吗?”

江波涛看着身下的周泽楷,懵了。

一直到周泽楷扭着身子从他身下挪了出来。

没有了巨大笨重的头套,他的行动终于也变得灵活了许多。他蹲在江波涛身边,用小圆手把地上的巧克力盒子捧了起来,送到江波涛面前。

“快打开啦!”


杜明气疯了。

“你们两个到底拿着那身衣服干嘛去了?啊?在店门口玩轻松熊摔跤?有病吧不是!脏成这样!我要怎么和老板交代!屁股上毛都蹭秃了!我的薪水都要被扣光了!好意思吗?对得起我吗?”

“咳……我会负责的……”江波涛赔笑脸。

“你最好说的是真的!”杜明还是意难平,“老板说要我将功补过必须加班,我有课,你替我去吧。”

“这不行。”江波涛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你不是没课么!”杜明气,“诚意呢?”

江波涛往后退了两步,“事有轻重缓急啊。“

“等等,你要去哪儿?”

江波涛一边往外溜,一边在心里嘚瑟地答道,和你这种单身狗不一样,我可是有对象要约会的。








fin.

评论(67)
热度(147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