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31

其实江波涛提到的有些细节,在周泽楷的回忆中早就已经模糊了。

但也有一些事,他一直记得,江波涛却从未知晓。

其实那个年纪的小男孩儿,哪有不顽皮不爱闹的呢。可周泽楷是个早产儿,幼年时期身体一直不太好,一点风吹草动就生病,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于是从很小的时候起,父母就不允许他出门和同龄人一起玩闹。呆在房间里自己和自己做游戏的时候,听着窗外楼下小朋友们玩闹的声音,他也会觉得羡慕,想要跟着一起疯。

他经常搬个小凳子踩在上面然后趴在窗台上往下看。

那群和他同龄的孩子大声喧哗,毫无意义地彼此追逐打闹,偶尔打架哭喊,玩各种他知道规则却从来没有机会尝试的游戏。

他从那时起就记住江波涛了。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在心中偷偷给他的代名词是“我们家楼上那个男孩子”。

这小男孩儿可太招大人烦了。他领着一群熊孩子在每一栋楼的门边用大红色的蜡笔画个圈,再写个“折”,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写了错别字,又在上面补上了拼音,“chāi”。让几个小朋友去找看车棚的大叔说话,然后率领其余同伙偷偷爬上车棚顶偷大叔种的小黄瓜。举办尖叫大赛,他当评审,比谁能发出更高分贝的噪音。

等到晚上告状的人找上门,再过上不久就会看到他被他妈举着鸡毛掸子追得边哭边讨饶的样子。

那之后他大概能坚持当上三天左右的乖宝宝。

但同龄的小孩儿都喜欢他,甚至有些崇拜他,觉得他厉害又有意思,都爱跟着他玩儿。

周泽楷也是他的同龄人,每天趴在窗台上,都会幻想自己若是身体好一些,也能跟着他一起偷小黄瓜然后分着吃。

后来他和江波涛熟悉了,原以为他会邀请自己一起下楼玩儿,还暗自纠结到底要怎么说服父母答应放行。可江波涛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从第一次主动来找他玩儿开始,这个让附近所有大人都头痛不已的小魔头突然转了性,变得和他一样乖巧无比,甚至因为整天呆在他家不出门连皮肤都变白了一截。

不当孩子王的江波涛看起来就没以前那么厉害也不值得崇拜了,但周泽楷还是觉得很喜欢。

改邪归正的江波涛甚至会在其他孩子在楼下嬉戏吵闹时把脑袋探出窗外模仿着大人模样训斥。

“不要吵了,周泽楷睡午觉都被你们吵醒了!”

等他从周泽楷的小板凳上跳下来以后,还要装模作样的摇着头探口气,“唉,这些家伙真幼稚。”

他也曾偷偷带着周泽楷溜出去玩儿,两个人跑到社区公园的儿童广场疯了一个下午,玩得满头大汗,又坐在秋千上被风吹干。周泽楷觉得开心极了。可回去以后江波涛什么事儿都没有,他自己却烧了三天。

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江波涛一直对此心有余悸。

但这对身子骨早就不像幼年时那般弱不禁风的周泽楷而言,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当终于迎来性别分化期,表现得比普通Omega更不稳定十倍的周泽楷从来没有引起江波涛的任何怀疑。

当然,也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乐在其中的。

忆起这些,让周泽楷忍不住开始后悔。他之前的回答大错特错。

他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告诉江波涛,自己的初恋从还不懂得什么是恋爱感情的年纪就已经懵懵懂懂起了头,对象是一个当时住在他们家楼上让所有人都头痛不已的熊孩子。

不过,错过一次机会并不可怕,他还可以自己创造下一个机会。

反正,他们暂时还不缺独处的时间。

从来没有什么其他喜欢上的人。欢喜也好懊恼也好耿耿于怀也好念念不忘也好,对象从来只有一个人。他得告诉他。


因为拍摄临近尾声,晚上个人访谈的录制时间比平时长了好多。

工作人员问,听江波涛絮絮叨叨讲他的初恋,你会不会觉得有点点吃醋呀?

周泽楷低头抿着嘴笑,然后答非所问。他说,觉得他是真的好喜欢那个人哦。

工作人员又问,那想好明天要如何决定了吗?

周泽楷之前才听说了最后的安排。

明天是节目录制的第三十天,他们俩在最后收尾的时候要分别作出抉择,是否继续这段关系。只要有一个人的答案是否定,那么他们就会在镜头前正式分手。

反之,就等于是公开恋情了。

周泽楷不说话的时候,镜头一直对着他的脸照,照着照着脸颊就红了。

“他是怎么回答的呀?”他问工作人员。

江波涛比他先录,答案除了他以外的人一定都知道。

工作人员咯咯笑,说这是秘密不可以说。

周泽楷也跟着笑,“那我也不告诉你们。”


回房间的时候有一个平时很少主动同他说话的工作人员送他。

下了电梯以后,那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但又没有道别的意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周泽楷心情好,也不着急,乖乖站着用表情示意自己可以耐心等他组织语言。

那位工作人员蓄了很久的力后,突然表白了起来。

他很认真地诉说了自己一直以来对周泽楷的喜爱之后,又严肃地板下脸来,“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说,我接下来说的话,出发点一定是为了你好。”

周泽楷皱起眉头,安静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江波涛这个人,真的不是很靠得住,”他表情特别认真,“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长时间相处,会产生依赖是正常的,而且他又特别擅长甜言蜜语。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对他心动。但他……”

这画风,像是那些在他的微博底下日渐增多就快要翻身做主人的想要手撕CP粉的唯粉。

这种情况,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周泽楷思虑再三,最终的回复非常官腔,“我会考虑。”

“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说,”那人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应该还有别的恋人。就算不是恋人,那关系肯定也不清白。”

见周泽楷表情有些不悦,他又赶紧继续说道,“我听到他和别人打电话,问……问怀孕早期药流的危害,说自己可能一不小心造孽了。”

周泽楷一愣。

什么乱七八糟的。

把“我会考虑”又重复了一次以后,那位工作人员终于不再多说什么,但走的是以后依旧一步三回头,模样对他很是放心不下。

周泽楷觉得大脑有些混乱。往好的想,他和江波涛昨晚的录像内容一定还没在节目组内部流传开,所以当听到那些话的时候,那人第一时间并没有直接联想到他的身上。

但就算是误解,那两句话所传达出的含义还是让人觉得心凉。

周泽楷用了五分钟才走完原本半分钟就能走个来回的宾馆走廊,又在房门口蹲了许久,最终打定主意,站起了身。

亲耳听见都有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等而产生误解,更何况是转述呢。

他们已经因为误会错过了那么多年了,反复往同一个坑里跳,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

江波涛究竟怎么想又为什么会说那些话,只有问了本人才能确定答案,独自烦恼毫无意义。

他才刚把手伸进口袋想要掏出门卡,却不想突然眼前一黑,紧接着双腿也跟着一阵发软,整个人向前跄踉了好几步,砰一下撞在了门上。

这些天一直因为吃什么都吐而持续低血糖,方才起身过猛,一下身体有些受不了了。

他趴在门上还没休息几秒,那门突然由内向外被打开了。

“谁啊?”江波涛的声音从身前传来。

原本就脚步不稳外加身子发软,这一推,周泽楷立刻又往后退了几步,最后收不住力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周泽楷捂着肚子,说不出话。

“小周?”江波涛赶紧蹲下身子,“怎么啦?不舒服?”

周泽楷没有抬头,伸出一只手拽住了江波涛的衣袖,但很快又因为腹部强烈的不适而脱力放开了。

“……痛。”


TBC

评论(76)
热度(1013)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