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29

这种感觉可能叫做贼心虚。

那之后,江波涛每一个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都看起来别有深意。他还看到江波涛一脸认真地拿着手机搜索了半天,之后又听到他和工作人员闲聊时提到“有没有听说过小孩子直觉特别准”。

而这样的不安,在江波涛临近拍摄结束时蹲在角落同那个小女孩儿说起悄悄话时达到了巅峰。那小女孩儿一边说一边侧过身子朝周泽楷的方向看,甚至伸手指了两下,接着咯咯笑个不停。当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以后,江波涛赶紧挪了两步把动作过于明显的小女孩儿挡在了身前。

那模样看起来,倒像是比他更心虚了。


江波涛这个人的智商不太稳定。周泽楷时常会觉得他傻得让人好气又好笑,但偶尔也会被他的灵光一现吓一大跳。

现在,周泽楷很担心他会突然变得聪明起来。不过就算江波涛有了怀疑,估计也很难直接开口询问。但其实问了也不怕。这种事,他若是死不承认,江波涛总不能绑着他去医院做检查。

到时候,一定要对着他翻个白眼再冷笑一声,说,“你开什么玩笑,别逗了”。

当脑补出这个画面的时候,周泽楷隐隐觉得有些解气,但很快又产生了一些违和感。倒不是怕若是真的发生了这一幕,江波涛会在听到这样的回答以后立刻松一口气说谢天谢地。而是当他反复细想之后,觉得自己和江波涛在沟通上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误区。

不,或许根本不是沟通的误区。恰恰是根本没有沟通,才会产生误解。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江波涛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完全可以有另一种不同的含义,甚至逻辑比起之前让他伤心难过无法释怀的解释更通顺合理许多。

这个假设太过诱人,像火星子一样出现在心头一角后,立刻便把他整个人都燎了起来。想去求证,想再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若真是误会,还想抱着他亲口道歉,然后老老实实告诉他这些年自己有多么想他。

若是答案与期待中不同,同样的伤受过三次,应该也没那么痛了。


但实际开口很难。

一直到当天录制结束,周泽楷有过许多同江波涛对话的机会,却一次也没能把握住。

他在两人一起回到住处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团团转,转了半天也没琢磨出要怎么顺利地开启这略带尴尬的话题。

自暴自弃地仰躺在床上以后,他突然想起房间里的摄像头还开着。

之前录下的画面一定诡异极了。

虽然现在已经为时过晚,但周泽楷还是想要补救一下。于是他偷偷打开房门,想去客厅关掉摄像头的总开关。

却不想一眼就看到江波涛非常懒散地侧躺在沙发上抱着薯片看电视。

从周泽楷的角度看不清电视频幕,但却能听到声音。

“我看到你了!”

自己的声音和说过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印象的。但当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是那么惊喜又雀跃。

沙发上的江波涛叼着薯片坐起身来,又往旁边挪了挪,接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他过去。

见周泽楷站在原地不动,他又伸手把薯片袋举了起来,“吃吗?是你喜欢的口味。”

当周泽楷在犹豫过后终于走到江波涛身边时,电视上的自己正在对着窗外大幅度地挥手。

如果没有记错,这一段在拍摄时明明在他们以物换物之前,而以物易物已经是上一期的内容了。

“他们故意这么剪的吧,”在这种特别无所谓的时刻,江波涛又猜到他正在疑惑些什么了,“可能是觉得这样剧情展开比较合理?”

薯片闻起来油腻腻的,但很香,让人特别有食欲。

周泽楷接过袋子,非常不客气地一片接一片吃了起来。

“你最近食欲很不错的样子嘛。”江波涛说。

周泽楷没理他。

面前的电视上终于播到了高潮,他从窗口一跃而下,扑在了江波涛身上。节目组的恶趣味在这种时候愈发突显。整个画面在瞬间被加上了厚厚的滤镜,散发出朦胧的光晕,与此同时背景音乐还响起了周泽楷许久以前为一部偶像剧录制的插曲。

更可怕的是,那短短几秒钟的剧情之后又重新以慢动作分不同角度反复播放了七次。

最后一个画面,是他趴在江波涛身上时的脸部特写。脸颊红红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镜头终于被切走时,频幕前的周泽楷也跟着面红耳赤起来。

画面中的江波涛和坐在身边的江波涛都坐在沙发上笑。

“当然沉啊,我其实差点就被砸懵了。”

“那种感觉啊……就是整个世界都对着我砸下来了吧。”

“……嗯,还好接住了。”

一直到片尾曲响起,两个人都没说话,但也没起身。

空气里除了音乐,便只剩下周泽楷嚼薯片的声音。等跳出广告画面,周泽楷把空了的薯片袋叠起来丢进了沙发边的垃圾桶里。

“哇,那么过分,”江波涛表情浮夸,“一片都不给我留?”

周泽楷红着脸站起来,小声说道,“我去睡了。”

“你最近真的食欲不错诶,”江波涛继续说道,“为什么啊?”

“……晚安。”

“气色也比之前看起来好很多,”江波涛说话的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腕,“简直要怀疑你是不是……”

周泽楷转过身去低头看他。

“……有了。”江波涛顶着周泽楷犀利的视线强行把最后两个字说了出来。

但同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的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却是相当紧张。

周泽楷蓄了好久的力,终于把预备好的台词说出了口。

“怎么可能,别逗了。”

江波涛撇了撇嘴,“为什么不可能。”

“你真没常识。”周泽楷说。

“我知道啊,没有标记的情况下怀孕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江波涛说。

周泽楷侧过头不再看他,“知道就好。”

江波涛也站了起来,挪了小半步,把自己塞进了周泽楷的视线里。

“所以万一遇上了这个几率,是不是说明我们真的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

“……”

“答应我,等这次回去以后,我们一起去医院确认一下好不好?”

“……如果真的有呢?”

江波涛笑了起来,“你敢不敢和我打一个赌?”

周泽楷不说话,安静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要是我真的猜对了,就算你输。几率那么低,你胜率很高的。”

“……”

“这么一想,好像对我有点不公平啊。”江波涛说着,又向前走了半步,和他几乎紧紧贴在了一起。

“你想干嘛……?”周泽楷缩了缩脖子。

“就……”江波涛说话的时候,嘴唇已经贴在了他的耳侧,“想给自己增加一点胜算呀。”

“赌注呢?”

江波涛的手指插进了他的发丝之间,迫使他不得不微微低下头去。

耳边响起的声音轻得只有紧紧贴在一起才能听清。

“输了……就和我结婚吧。”

 

 

TBC

评论(86)
热度(102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