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21

江波涛这个人,在摄像机面前,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在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拍摄以后,周泽楷觉得节目组对于当初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位人才必定是无比满意的。毕竟他本人虽然也十分努力,撑起这档节目的颜值绰绰有余,但综艺感实在是薄弱了一些。

在大多数时候,面对江波涛突如其来的暧昧发言,他除了面红耳赤以外,便无法做出其他任何回应了。

好在导演对此很满意,想必等播出以后,观众也会非常满意。

但江波涛本人却要更贪心的多。

他在拍摄结束送走工作人员重新回到房间以后第一时间拉住了周泽楷的手。原本想偷偷溜回自己房里的周泽楷只能停下脚步,背着身问道,“做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呢,”江波涛绕到了他的正面,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步,“你愿不愿意?”

周泽楷面对他的突然靠近下意识便往后退,可惜一步半后背就撞在了木制的房门上。江波涛顺势又往前靠了些许,甚至还把一只手撑在了周泽楷的身侧。两人的姿势立刻变得暧昧万分。

其实也可以推开他的,但一个Omega的本能让他无法对自己的Alpha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反抗。他不想和他对视,于是便低下头想看地面,可惜他们靠得实在太近,如今的视角只能看见江波涛的腹部。

“不理我,”江波涛再次靠近,“我要当你默认了。”

周泽楷的本能开始警觉。

太近了,江波涛撑在他身侧的手臂最初还是伸直的,但如今已经大幅度曲了起来。他们之间如今所剩的这点空间,早已突破了安全距离的界限。

呼吸间若有似无的气味证实了他的猜想。

“……摄像头。”周泽楷试图作最后的挣扎。

“没开,没人会看见的。”江波涛说,“所以你是答应了,对不对?”

不对。

周泽楷在心里组织他论据充分的演讲稿。虽然暂时还算不上大红大紫,但他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这段时间因为节目的热播又接到了不少代言,收入已经相当可观。

我养你还差不多。他在心里这么想,却没有说出口。以他对江波涛的了解,几乎能确定若是这么说了,这家伙绝对不会把这当做一种讽刺,反而会顺着杆往上爬,告诉他那也很不错。

不过他最后对此什么也没说出口,不是因为没找到最合适的台词,而是因为又一次被突如其来的堵住了嘴唇。

江波涛没有用抑制剂。

他们已经靠得那么近,周泽楷却丝毫没有闻到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环绕他周身的柠檬味香气。与此同时,在他们彼此纠缠的唇齿与彻底融为一体的呼吸间,另一种充满侵略性的气味却愈发浓郁起来。

他完全是故意的。

这是最最货真价实的性骚扰,若他们是一对尚未被标记的Alpha与Omega,周泽楷已经完全有理由报警。

但这个前提不存在。他甚至也做不到坚定的拒绝。

“你上次一点也没生气,”江波涛说话的时候几乎没有离开周泽楷的嘴唇,“……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得寸进尺的人。”

明天还要拍摄。

当周泽楷在心中这么呼救的同时,江波涛却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然后轻笑了起来。

“你忘了吗,明天的拍摄计划是你卧病在床我来照顾你,” 他说,“之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的时候我就在想,装病多麻烦啊,一不小心就会显得很假了,是不是?”

“你……”周泽楷才说了这一个字,便又被咬住了嘴唇。

这大概是因为本能。

无法拒绝他,下意识想要接受他,甚至心底深处有一个角落已经开始暗自雀跃不已。

当他的Alpha开始渴求他,他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拒绝的回应。

这一定是因为本能。

“我好想你。”江波涛说。

“我们每天都在见面。”周泽楷闭着眼,小声嘟囔。

“这不一样,”江波涛还是笑,“我每天都在想你……从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晚以后。”

流氓。

但周泽楷现在只能在心里唾弃他了。他已经站不稳,背靠着墙还是控制不住微微向下滑,只能用手努力拽住江波涛腰侧的衣摆,每次想开口抱怨都只是在给江波涛又一个更充满侵占欲的吻创造机会。

“怎么这么甜,”江波涛靠在他的颈侧,把嘴唇印在他的腺体上,“我最喜欢吃甜的了。”

周泽楷当然能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早就不受控制。事到如今,他根本不可能拒绝。

在就快要彻底站立不稳之前,他终于又努力吐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我们换个地方……”

江波涛闻言却不知为何愣了一下。

他微微向后退了一些,双手捧着周泽楷的脸,认真的看向他。

“你现在是清醒的,对不对?”他问道,“你并不想推开我……对不对?”

周泽楷眯着眼,想要回答,却依旧没有得到机会。

他在那热烈到让人几乎彻底丧失理智的亲吻中逐渐沉迷,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丝念头,却是委屈万分。

你什么也不懂。

周泽楷在心里抱怨着,然后回应了他。


第二天的节目效果特别真实。

周泽楷躺在床上腰酸背痛虚弱不堪,江波涛忙前忙后嘘寒问暖。

导演连连夸奖,赞美他们出众的演技。

唯一不符合期待的,是周泽楷那比起前几天都来的更红润有光泽的面色,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病人。

工作人员不得不给他糊上厚厚一层惨白粉底,与此同时还连续夸奖了他的皮肤好几次。

回想起前不久还被方明华吐槽人不人鬼不鬼,周泽楷心情复杂极了。


等终于打板,这一段时间的拍摄便再次告一段落了。

明天就要回家,原本按照惯例摄制组该一起吃顿饭。但拍了一天大家多少也看出来周泽楷确实身体抱恙,便暂且约定等下次拍摄好好补上,今天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周泽楷不去,江波涛自然要留下照顾他。所有人对此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离开了镜头,江波涛依然扮演着完美男朋友的角色。

大队人马刚撤,他就赶紧准备好了卸妆水洗脸巾统统端到了床边上,“快洗了吧,惨白惨白的,看得我老心慌了。”

周泽楷躺在床上不肯动。

“不然……我帮你?”江波涛跃跃欲试。

他说着便把卸妆乳往化妆棉上倒,见周泽楷还是没动静,便又小心翼翼试着往他脸上擦。

周泽楷一贯讨厌化妆更讨厌卸妆,此刻有人愿意代劳,动作又轻柔无比,便也不去细究他技术是否专业了,闭着眼睛任由他抹来抹去。

江波涛一副很又乐趣的模样,擦过一遍又换了化妆棉擦第二遍,接着又去洗了热毛巾来给他擦脸。

“差不多就可以了……”周泽楷终于被折腾的受不了了。

“不行啊,”江波涛说,“不洗干净点我怕待会会被我吃下去。”

周泽楷在三秒钟后才听明白他的言下之意,顿时面色泛红。

“还是这样好看。”江波涛说着,俯下身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

他果然也觉得自己那时候丑。周泽楷侧过头,不理他。

“说明我照顾的还是挺不错的,对吧。”江波涛又说。

“……”

其实他什么都不做,只是待在自己身边,周泽楷的身体就会觉得舒畅许多。这些话,在如今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江波涛对他的沉默并不在意,非常自然的伸手替他整了整刘海,然后说道,“也算不辜负方哥对我的托付了。”

周泽楷一惊,“……谁?”

“你的经纪人呀,”江波涛说,“他真的很关心你呢。”

“你们联系过!?”周泽楷坐起身来。

“是啊,毕竟刚来那天你……”江波涛说着笑了笑,“导演和他联系的时候我就顺便夜和他聊了几句。”

周泽楷非常紧张,“你们说什么了?”

“没什么呀,”江波涛对他夸张的反应有些无法理解,“ 他说你最近身体不好,希望我多照顾一点。我当然告诉他包在我身上啊。”

“就这样?”

“嗯。”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

方明华知道他被江波涛标记过的事,虽然觉得他不该是太多嘴的人,但周泽楷下意识间难免做贼心虚。

然而还未等他彻底放下心来,江波涛突然又说道,“……其实还有说别的。”

周泽楷立刻看向他。

“我和他说,能照顾你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如果可以,想照顾一辈子。”

“……”

“他说,这个你就要问他本人的意愿了,别人做不了主,”江波涛也看着他,“我想想,确实是这样。”

“……”

“方哥人真的特别好,”江波涛继续说道,“我和他说,我心里没底。他说,年轻人要勇敢一点啊,该上的时候就上。然后又和我说……”

“……什么?”周泽楷又开始紧张起来了。

“他说,你会答应的,他说他看得出来,你对我是有感情的。”

“……”

虽然与他猜测内容不同,但方明华比他想的还要更多嘴一百倍。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至少你现在确实没有其他在意的人,对不对?”江波涛握住了他的手,“不然你昨天一定会推开我,我知道你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周泽楷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他。

“我真的觉得我还挺不错的。你喜欢的讨厌的习惯的不能忍的,我全都知道,而且……关键部分也很契合对不对?”江波涛继续说道,“所以……能不能给个机会?”



评论(53)
热度(1035)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