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9

周泽楷第二天是在床上醒来的。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枕头和陌生的被子。当他因为疑惑而想要坐起身的时候,下身突然传来的诡异感受一瞬间激起了他大部分的回忆。

他又失控了。因为接触到江波涛的气息,他再一次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甚至提前进入了发情期。

然后他们居然就这么发生了关系。明明是在拍摄期间,却没有任何人来阻止。

而现在,他环顾房间四周,发现房门紧闭,而整个空间里再也没有别人。意识到江波涛并不在这里后,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而起,让他的身体感到一阵僵硬。

他昨晚因为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而释放出了大量信息素,这对任何一个Alpha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更何况他还主动把人拉进了一个密闭的小空间里抱着不肯撒手。于是江波涛之后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虽然昨晚随着时间推移意识越发混沌,但周泽楷隐约记得,江波涛在事后认真给他清洁了身体,穿上了睡衣。在扶他回到房间塞进被窝以后还去给他找来了急效抑制剂。

对这一场意外而言,他已经仁至义尽。

哪怕他在结束以后就这么干脆利落的离开,自己也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

他的身体因为昨天的亲密行为而暂时摆脱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困扰着他的种种不适,但心情却也随之沉入了谷底。

每次都是这样。

所有因为亲密而产生的独立于本能之外的喜悦都只属于他一个人。而对江波涛而言,那些可能只是最单纯的日行一善罢了。

或者想的更恶意一些,能白占的便宜,为什么不要呢。

只怪自己不知自重。


当他彻底沉浸在懊恼之中快要被这一腔郁气挤破胸膛,不远处的房门把手被轻轻地转动了一下。紧接着门被缓缓地推开,门外那个刚被周泽楷打上了负心汉标签的人蹑手蹑脚想要往里走。

但当他和周泽楷四目相对以后,立刻就站直了身子,“已经醒啦?”他说着快步走到床边,非常自然地靠了过来,“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他,没吭声。

“还好?那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江波涛又问,“我刚拿回来,还是热的。”见周泽楷还是没有反应,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同他说了一大堆,“放心,我和节目组打过招呼了,本来今天上午就没有大型户外拍摄,影响不大。关键还是看你的身体状况,今天估计不行……明后天恢复一些以后可能会需要你辛苦一些拍晚一点赶进度。实在不行的话,导演已经和你的经纪人联系过了,个人单独访谈的部分可以之后单独抽时间补拍。”

周泽楷彻底说不出话了。

太惭愧了。因为他的个人原因给大家添了大麻烦,而在其他人努力协调解决的时候,他还在呼呼大睡。并且当他醒来以后第一时间想起的,依然是非常私人的问题。

可惜就算如此,他此刻最关心的,依旧还是私事,“……他们都知道了?”

江波涛虽然依旧在笑,但表情多少带了点尴尬,“没直说。我昨天来敲门之前把房间里的摄像头关了。我进来的时候那张卡片上有写,说为了避免尴尬可以直接把所有摄像头一键关闭。估计是因为上次发生的事所以吃一堑长一智吧……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处了……你放心,现在摄像头也是关着的。”

周泽楷面红耳赤。

“我和他们说,你大概是因为身体状况太差导致的发情期紊乱,我给你做了一个临时标记……”江波涛看起来居然也有点不好意思,“对了,昨天因为时间太晚,外加不知道你平时吃那种抑制剂,所以情急之下翻了你的行李。给你吃的是你放在箱子角落里那个白色瓶子蓝色标签的药,应该没错吧?”

“嗯。”周泽楷低下头去。

“所以,现在好些了吗?”江波涛问,“要是还不舒服的话……”

当然还是会有些难受的。除去昨晚和江波涛所发生的那些带给他的疲惫与局部地区的不适感,发情期本身也是一件相当消耗体力的事情。虽然现在已经通过药物强行压制,但身体状态与平时还是会有差距。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他本就状态不佳。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再因为个人原因拖累整个团队了。

刚想摇头说没事,却见江波涛又继续说道,“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应该……可以帮点小忙。”

周泽楷在一瞬间差点被气笑了。

“谢谢,”他扭过头去,“不麻烦你了。”


原本以为发生了这些以后两个人再次接触会变得非常尴尬,但如今看来,却似乎是周泽楷多虑了。

江波涛对待他的态度并没有太大改变,仿佛昨晚的一切都不带有任何特殊含义。

或者,那对他而言,本来就没有特殊意义吧。更何况,那原本也不是第一次了,周泽楷在心里暗暗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值得在意的,对他而言能够缓解生理不适其实是一件好事。反正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帮忙,那自己也就单纯把他当做一粒药片,和自己箱子里那瓶抑制剂一样,不需要额外的心理负担。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他的身体状况而特意做出了调整,当天下午的拍摄内容特别静态。

这几天拍摄主题中心是“爱的小屋里的甜蜜日常”。说到甜蜜,当然要有巧克力。

周泽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人生厨艺的巅峰就是在煮泡面的时候往里敲个蛋。之前在游轮上已经展示过一次他的黑暗料理实力让江波涛苦不堪言,如今听说要让他亲手制作巧克力,江波涛立刻表情陷入了纠结。

周泽楷本人倒是挺有信心的。他对着镜头信誓旦旦,表示只是把巧克力融化再重新凝固而已,没有技术难度,肯定能完成任务。

镜头再转向江波涛,他表情特别一言难尽,“期待,呵呵,当然期待。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呵呵。”

而在几个小时以后,当在外面完成了一系列拍摄任务重新回来,看着摆在桌上外形精巧的心形巧克力时,他惊讶到无以复加。

“真的不是买来的?”他拿起一颗,左右端详,“简直太完美了吧!”

站在一边的周泽楷觉得他真是厉害极了。要赞美都不找他这个制作者,而是对着摄像头。

“是不是特别好看?哦我知道是模具啊……但能做到那么完美无缺也是需要天赋的吧,”江波涛继续对着镜头尽情吹捧,“我尝尝……哇,好好吃!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巧克力!”

他一口气吃了好几个,然后终于把视线转向了周泽楷本人,“你老实说,是不是垃圾桶里还有一大堆失败品。”

“没有啊,”周泽楷摇头,“不信你自己去看。”

江波涛比拇指,“天才!”

周泽楷面带微笑,然后偷偷侧过头打了一个饱嗝,嘴里立刻满是甜腻的巧克力味。

等到节目正式播出,这个人一定会看,到时候就会知道真相了。失败品当然有,但不在垃圾桶里,而在周泽楷的肚子里。

有溶焦发苦的,还有形状做坏的。

好在现在他不会因此而恶心反胃想吐了。所以说,江波涛这颗药片对他而言是真的管用,希望在这节目录制的期间里,自己能趁着状态好努力多吃点东西,争取长胖一些。


一开始以为江波涛只是为了录制效果所以表现得格外夸张。但等到拍摄告一段落以后,他还捧着巧克力盒子一颗接一颗,眼看一大盒就快被他这么吃完了。

也是,他本来就爱吃甜食。

周泽楷忍不住蹭到他边上,小声问道,“不嫌齁啊?”

“不会啊,我觉得正好诶,”江波涛说,“你自己没尝过吗?”

周泽楷做贼心虚,猛摇头,“……没呀。”

“那我分你一点吧。”

“不用了吧……”周泽楷看了眼所剩无几的盒子,想起那甜腻腻的口感,一瞬间有些反胃。

然而他拒绝的话音才刚落下,就被封住了嘴唇。

这个吻太浅了,还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结束,却让他像被释放了一个定身术。

“是不是?”江波涛问他。

周泽楷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他手里的盒子,摇了摇嘴唇没吭声。

“这个不能分你,”江波涛把盒子往后挪了挪,“都是我的。”


TBC

评论(56)
热度(1098)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