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7



方明华在周泽楷正式前往拍摄地点之前过来看了他一次。见着本人以后二话没说,当场打电话联系了发型造型美容师,无视本人意愿把他强行拖出去好好打理了一番。

“人不人鬼不鬼的,”方明华又开始不停叨叨他,“能不能有点敬业精神,对自己进行一下最起码的外形管理?”

周泽楷有点委屈,“我觉得我胖点了。”

“你那是肿的!”方明华伸出手指点了点他面前的镜子,“你看看自己的眼皮,以为自己是加菲猫吗?”

哪有那么夸张啊,只是眼睑稍微有些浮肿,让他的双眼皮看起来比平时浅了点,眼睛也略微小了一点,双眼因此跟着无神了一点……而已嘛。

方明华俯身又盯着他看了一会,“你这几天有没有去过医院?”

“我药还没吃完呢。”周泽楷说。

“我媳妇怀孕的时候有一阵也像你现在这样,莫名浮肿。”方明华说,“你要不要去药店买个试纸……”

“真的没有啊!”周泽楷崩溃。

“你知道安全套的避孕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吗?”方明华问。

周泽楷一脸无奈,“我知道人类无法单性繁殖。”


他检讨了一下,自己之所以会看起来那么糟糕,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段时间日夜颠倒作息不规律生物钟紊乱,专吃外卖盐分摄入过高,整天躺着不动弹等等不健康习惯所造成的水肿。

其实不用方明华说,他自己对着镜子也觉得有点丑。镜头下这样的瑕疵会被无限放大,这对一个以上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著称的艺人而言简直是毁灭性打击。

但即使如此,还是得乖乖去参加节目录制。

这一次的拍摄地点就在隔壁市,驱车两小时。晚上才集合,上午的时候他还被逮着去做了一个脸部去水肿按摩。之后一直到走进宾馆,他都没敢轻易喝水,唯恐那点水分又全部堆积到了脸上。

下车以后他还特地在后视镜上照了照。虽然还是不太完美,但比起前两天要好上许多了。

原本还还担心导演会因此心存不满,故而他刚开始不太好意思抬头。好在和摄制组汇合后也不知是因为礼貌使然或者确实观察不够仔细,谁也没对他的外表提出异议,让他暗自松了口气,自信逐渐回归。

一直到又是那么恰巧的在电梯前遇到了江波涛。


“这次真的不是故意安排,”替他引路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放心吧电梯里没有镜头……哦不对,还是会有酒店监控的。”

江波涛笑着表示放心没有多想,而周泽楷却是一言不发。

他有些别扭的侧过身,还故意把头压得特别低,一心一意想避开江波涛的视线,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脸。

等进了电梯,便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周泽楷原本一心一意面壁,奈何这电梯设计完全不顺着他的心意,居然四周都是镜面的。

几乎脸贴着电梯门站立的周泽楷只能尽量把头压低,只看自己的脚尖。

“……招呼都不和我打啦?”江波涛在他身后问道。

周泽楷伸手摸了摸鼻子,“你好。”

“也不看我。”江波涛又说。

周泽楷飞快地抬起头,看了眼镜子里的江波涛,然后赶紧又把头压了下去。

江波涛果然也在透着镜子看他。

这真是令人烦躁又绝望。周泽楷后悔自己刚才下车的时候为什么不干脆戴个口罩把脸挡住。

好在电梯很快停下,面前的门随之打开。周泽楷赶紧拖着箱子往外走,而江波涛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又是同一层啊。我是1314,你呢?”江波涛问。

周泽楷一愣,然后低头看了眼工作人员方才给他的房卡,接着脚步一滞。

身后的江波涛差点就撞了上去。

“怎么啦?”他问道,“走错边了?”

“……拍摄好像已经开始了。”周泽楷悲痛地说。

电梯里大概是真的没有摄像头,但走廊里一定已经有了。不止走廊,还有他们两个共同居住的1314号房,一定每个角落都被安插上了大量镜头,只有卫生间是安全的。


果然,房门上贴着一张心形的卡纸,正中间偏下的位置印着四个花里胡哨的大字,“爱的小屋”。这四个字上方左右各划了一条横线,横线之间有一个“和”字,卡纸边缘还黏着一支马克笔。看这意思,是要他们自己在上面签名。

当周泽楷还在内心疯狂吐槽的时候,江波涛已经把笔拔了下来,贴着门板开始写了起来。原本以为只是每个人负责签自己的名字,可周泽楷从身后看他动作,却觉得写下的似乎不止三个字。

“你把我的也签了?”他问。

“嗯,”江波涛说着转过身来,把手里的笔递给周泽楷,然后冲着他笑,“现在轮到你帮我签了。

周泽楷接过笔的同时看向那张卡片,顿时脸又烧了一截。前面那条横线上还是空着的,但“和”字后面的被江波涛填满了。

______和他的周先生

“……那我该写什么啊?”周泽楷握着笔不知所措。

“啊呀,”江波涛却是答非所问,“终于看见你正脸了。”

这时候再想转头已经来不及了。周泽楷下意识咬了咬嘴唇,然后垂下了视线,“有什么好看的。”

江波涛只是笑了笑,然后回答了他的上一个问题,“随便呀,想怎么写都行吧。”

怎么可能。周泽楷在心里偷偷想着,如果都行,那我就写“一个讨厌鬼”或者“江大骗子”。想了半天,最终他提起笔,还是老老实实只写了江波涛三个大字。

在他写的时候江波涛凑过来想要越过他的肩膀偷看,脑袋几乎和他的紧紧贴在了一起。

于是那简简单单三个字,从第二个开始笔触开始凌乱,到第三个已经彻底打起了飘。

等推开房门的时候,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手都在发抖。


完蛋了,又来了。就如同上一次与他分开后反应比起之前都来的更猛烈一样,再次与他见面,并且有了近距离接触以后,身体上的反应在一瞬间强烈到几乎无法控制。

手软得几乎拖不动箱子,腿也在跟着打颤。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只有呼吸间那若有似无的一丝气味,强烈地刺激着他,吸引他所有的注意力,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源头。

混沌间还有最后一点理智在呐喊,提醒他这个房间里一定布满了摄像头。

他皱着眉站在原地闭了一会,然后握紧了拳,让指甲狠狠地扎在自己的手掌上。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江波涛的声音。他好像并没有发现周泽楷的异状,正在念着些什么东西。周泽楷再次睁开眼,见他站在桌边,手里拿着一张卡片。

“小周你怎么选?”他放下卡片转过身来,然后瞬间变了脸色,“你怎么了?”

周泽楷退后一步,然后摇了摇头,接着转身冲进浴室关上了门。


真的要死了。

他背靠着门蹲在了地上,连呼吸的节奏都变得不再整齐。他还是觉得难受,还是手脚无力,觉得一阵阵的晕眩。但这却是与江波涛分别时完全不同的感受。

与此同时,他还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发烫,并且隐秘的部位产生了不自然的变化。

相比前几次,他如今的反应,或许更接近于发情期。

这不正常,他的发情周期在这些年里因为远离自己的Alpha而逐渐变得越来越长,按理说至少几个月以内他都不会有这样的烦恼。

也不知过了多久,背后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小周?你还好吗?”

不好。糟透了。他觉得自己又快要哭了。对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感到生气,对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江波涛感到生气,对想要立刻打开门的强烈冲动感到生气。

“听见的话回答我一声好吗?”江波涛语气愈发焦急,敲门的动作也开始变得粗鲁了起来,“你还好吗?”

再这样下去,一定很快就会引来工作人员的。

“我没事……”周泽楷小声回应,“你别大惊小怪。”

但很明显,他的回答让门外的人愈发不安了。

他的声音带着那么浓重的鼻音,谁都听得出其中的不自然。

“到底怎么了?”江波涛声音的位置低了许多,可能是也蹲了下来,“你别吓我呀。”

门在靠近地面的位置,有几道细长的通风口。虽然无法透过它们隔着门观察,但却阻挡不了气息的流通。

那属于江波涛信息素的气味,哪怕再过微弱,周泽楷都能清晰的波捉到。

这让他的状态变得愈发糟糕了起来。

再也没有别的可以自救的方式了。


江波涛在门被打开的瞬间表情看起来有些惊喜,但很快就变为了惊诧。

周泽楷最后的那点理智,让他没有就着最方便的姿势把江波涛按倒在浴室门口,而是先把人拽了进来。

“你怎么……撕——!”被人推着向后坐倒在地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更何况那人还立刻压到了自己身上。

周泽楷用力抱紧了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颈附近,然后开始抽抽搭搭。

“怎么啦?”江波涛愣了一会以后,顺势也抬起了手,搂在了他的背上,轻轻拍打了起来。

他一定已经闻到了空气中浓郁的气味。

周泽楷身子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你不要碰我。”

“……”江波涛大概是懵了一下,片刻以后才哭笑不得地说道,“你怎么不讲道理?”

“……你不要碰我。”周泽楷再次重复的时候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

“可是……”江波涛的手并没有乖乖放下,“我也不想和你讲道理啊。”

 

TBC

评论(53)
热度(98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