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6




在拍摄结束的两天以后,周泽楷又不得不按一日三餐的频率大把大把的吃起药来。

低烧,头晕,耳鸣,四肢无力,恶心反胃。种种不适甚至比之前还要来的更汹涌了几分。可偏偏因为节目的好评热播,各类工作接踵而至,让他完全没法好好休息。

公司乐得合不拢嘴,但周泽楷本人却是苦不堪言。

虽说人瘦一点好上镜,但柴过了头连衣服都撑不起来,那就不太好看了。他在出席活动的时候为了效果,只能西装里面穿羽绒小马甲,下身套两层秋裤。热个半死,才勉强把身板撑了起来。别的年轻艺人都忙着健身节食,而周泽楷则被方明华反复叮嘱多吃点吃好点赶紧长胖点。

他倒是想,但真的做不到。

人在难受的时候本来就没胃口,更何况他现在稍微油腻点的东西刚下肚就想吐。


又一次看着他蹲在厕所抱着马桶吐得昏天暗地以后,方明华纠结再三,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样,真的不是因为有了?”

周泽楷虚弱地抬起头,大脑一片混沌一时反应不及,茫然极了,“有什么?”

然后他很快便又反应过来了,还能是什么呢。

“怎么可能!”他摇摇晃晃想站起来,人还往后趔趄了一下,“我和谁有啊……”

方明华赶紧伸手扶他,与此同时小声嘀咕了一句,“还能有谁啊。”

言下之意,是天知道你们在节目拍摄间隙做了些什么。

可惜周泽楷现在连瞪人都有气无力,最终除了以沉默对这样的无端猜测表示抗议以外毫无办法。

“这样下去真的不是行吧,”再把他扶回房间以后方明华满面愁容,“唉,本来好几个商家邀请他参加推广活动,但他那边不知道怎么想的,全都推掉了。不然能让你们借着工作见个面也好啊。”

原本陷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的周泽楷闻言把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看向方明华。

方明华继续说道,“不过也是,他本身也不是圈子里的人,估计志不在此吧。”

周泽楷又重新把眼睛闭上了。

“你要不要试试看主动找他,让他陪你几天?”方明华提议,“我觉得他应该……”

“不要。”周泽楷打断了他。

“……何必呢,”方明华叹了口气,“就算要怄气也要看场合嘛,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清楚怎么做才对自己最好吧?”

见周泽楷还是保持着沉默,方明华继续循循善诱,“如果从此以后你和他能再不见面,那现在坚持一阵熬过去也就熬过去了。可你还有节目的合约在身上,过阵子还要再和他见面,这样反反复复,你身体撑不住的。”

周泽楷还是没吭声。

“……你就这么讨厌他?”方明华说,“节目里还真看不出来。”

周泽楷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你CP脑,真不专业。”

“是你太固执。”方明华说。


方明华说的道理他当然都懂。

但他所担忧的事,却是方明华不会明白的。

这样下去,他身体也许会撑不住。可还有属于他的另一样东西,若是和江波涛私下见了面,会立刻溃不成军。

伤心比伤身还要可怕太多太多倍,他根本输不起。


在第三次录制开始的前几天,方明华给他放了个短假,让他好好休息调整。

于是周泽楷便又理所当然的过上了足不出户每天二十个小时瘫在床上的宅男生活。再难受,睡着了就不觉得了。要是饿醒了,就叫个外卖随便吃点。睡不着又无聊的话就专注玩手机。这样的生活过了整整两天以后,周泽楷在洗手台前照了照镜子,惊讶地发现不但气色没有变好,反而看起来更萎靡不振了。

好丑。用这幅样子参加录制,播出来以后一定会疯狂掉粉。

在这之前,江波涛在拍摄现场看到他,一定又会开始长吁短叹地叨叨。

周泽楷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脸,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终还是无所事事地躺回了床上,然后开始玩起了手机。

一打开微博,便看到了节目组艾特他的一条信息,内容是关于今晚会在电视上播出的第三期节目介绍。配合宣传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并且节目组有要求他和江波涛在微博上保持一定量的互动,所以周泽楷有义务进行转发。

江波涛的微博账号是个崭新的新号,第一条微博内容就是转发的节目宣传,显然是为此特地注册的,关注列表排位第二就是节目组的蓝V账号。

排第一的是周泽楷。

虽然是个新号,但他日常还挺活跃,节目组所有的宣传都会转发,还时不时主动艾特周泽楷一下。

周泽楷收到了消息提示,就随便点个表情进行转发,权当做完成合同里要求的互动任务。

表面上看,两个人确实显得还挺亲密,但其实私下除了互相关注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交流了。

那条信息江波涛也转发了,“用说的根本表达不了,我们小周到底有多可爱看了节目才知道”。还真是非常标准的宣传姿势。

周泽楷点击转发,选了个脸红发呆的表情,然后按下了发送。

看微博正文的配图,这一期的内容还是以邮轮上的拍摄为主的。明明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如今回忆起来,却莫名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看了看播出时间,又看了看手机右上角,最终爬到了床边上,在堆得一团乱的床头柜上找起了电视遥控器。


电视上江波涛在板着手指数周泽楷爱吃的东西。

电视外周泽楷裹着被子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对着屏幕发呆。

“我当然清楚啊,我是真爱粉嘛,不信你们待会看他怎么选就知道啦,”江波涛对着镜头笑,“哦对了,芒果要拿走,不能让他看到。他喜欢吃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一天就过敏了。我怕他看到吃不了难受。”

周泽楷吸了吸鼻子。

就你知道的多。

江波涛当然不会猜错,毕竟他从小到大,喜欢的东西都几乎没怎么变过。

方明华说他固执,也许并没有错,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时候太过认死理。喜欢的口味吃十多年也不会腻,喜欢的书能翻来覆去看上一百遍,喜欢的人无论过了多久,再看到,还是觉得喜欢。

但下定了决心的事情,也不会被轻易的改变。


虽然有过重新剪辑又增加了不少新镜头,但大致还是网络试播时出现过的内容。

周泽楷觉得莫名心烦,于是干脆拿起遥控器切断了电源。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与宁静之中。周泽楷就着身上的被子原地躺下,然后闭上了眼睛。

然而与此同时,床沿上突然有音乐声响起来。

是手机铃声。

他不得不重新睁开眼睛,伸出一只手去摸索着把正在闹腾的手机带回了被窝里。然而才一看清来电提示,他却突然愣住了。

这个号码,他在前些天刚下飞机的时候刚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他在那之后也曾暗暗腹诽。说得好听,还不是根本不会主动联系他。

但如今铃声真的响起,他却陷入了不知所措中。

应该接起来,还是挂掉?或者为了杜绝下一次的烦恼,干脆重新把他踢回黑名单算了。

他在被窝里看着手机天人交战,一直到手机屏幕再次暗了下去。

担心江波涛又会立刻拨打第二次而自己依旧不知要如何应对,周泽楷斟酌了三秒钟,然后决定干脆关机算了。

哆哆嗦嗦重复了三次才终于解锁成功,手指才按上关机键,手机突然又震动了一下。

不是电话,而是一条短信,内容只有三个字。

“太好了。”

当周泽楷对着这三个字开始发呆的时候,又有一条又一条的消息源源不断挤了进来。

“没别的事,就是想你了。”

“我在看电视,你有没有看?”

“现在在放你抱着面粉罐子躲在厨房角落里想陷害我。”

“再过两天又能看到你了,想想就觉得开心极了。”

“我好想你。”

“你最近是不是又没好好休息,前几天的照片看起来好憔悴啊。”

“脸颊都凹下去了,可怜兮兮的。”

“对不起我现在太兴奋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

“真的很想你。”

周泽楷摁灭了屏幕,把手机放在了被窝外面,然后自己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里。

手机时不时还是会振动两下,隔着被子,依然能清晰的听到铃响。

被窝里因为时间的推移热度逐渐增加而空气则变得愈发浑浊,让他开始感到呼吸不畅并且面红耳赤。

是的,好烦,简直烦死了。

周泽楷把被子拉得更紧了一些。

片刻后,他又从被窝里再次探出手,把那依旧亮着屏幕的手机给抓了回去。

 

TBC

评论(33)
热度(956)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