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5




当天晚上录制结束以后方明华给他打了个电话关心情况。

毕竟原本私下也是相熟的朋友,他问的还挺直接,“你这几天身体应该好多了吧?”

身体上确实是比前段日子好上太多。虽然晚上还是会各自分开,这几天也没太亲密的接触,但江波涛存在本身对他而言确实是无可替代的安慰剂。

可那只是身体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糟透了,”他说,“我快死了。”

“怎么回事?”方明华毕竟关心他,“你别吓我,是拍摄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那倒也没有。以节目组立场来看,一定觉得这次拍摄顺利极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导演还对收视率进行了美好的畅想,甚至有表现出了想要拍摄第二季的意向。

但他自己,却是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他觉得自己的伤疤其实没有好,还记得痛,也长过心眼和教训。

但现在,却好像快要管不住自己往同一个坑里跳第二次了。

他一直不说话,对面方明华反应过来了,“所以……还是因为江波涛?”

“……嗯。”

“唉,”方明华叹了口气,“你这样的性格和前男友相处本来就很尴尬了,还要在人前秀恩爱,也确实是难为你了。”

“不是前男友。”周泽楷觉得这是原则问题,必须纠正。

方明华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时语气突然比方才更严肃了几分,“你这不是气话吧?”

“……不是啊,怎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当初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强制进行标记是犯罪行为。”方明华说。

周泽楷愣了一下,“呃……”

“你老实告诉我,你之所以对他那么反感,是不是这个原因?”方明华非常认真,“如果是真的,你一开始就应该告诉我。那样无论如何我也会想办法中止这次拍摄。”

“那个……”周泽楷顿时有些尴尬,“不太好吧,都过去那么久了……”

“强制标记肯定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无法复原的伤害,不管过去多久,只要你愿意追究,他肯定是逃不掉的。”方明华继续对他生理和法律常识科普。

“那个,”周泽楷愈发脸红,“这个……追究不了的。”

“……所以就是你自愿的了,”方明华松了口气,“我就说他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嘛。”

“……”

“所以还是你在赌气对吧,”方明华循循善诱,“生气说明还是在乎,在乎说明感情还在。”

“……你干嘛?”

“昨天晚上正式版本第一期播了,你知道的吧?”方明华说,“有些地方重新剪过,我又看了一次。说真的,我觉得小江和你真的还蛮搭的……”

周泽楷的头瞬间又开始痛了起来。

他简直不敢想象,等这几天他们新录制的内容播放以后,他的经纪人兼好友会进化成多么脑残的CP粉。


方明华对江波涛有着非常莫名的好感。

其实不止是方明华,在周泽楷所接触到的范围内,摄制组里几乎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非常喜欢他。

江波涛人缘很好,这一点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很多年以前,他看着身边永远不缺朋友陪伴的江波涛,会觉得羡慕,会有些吃味,还会有暗暗的得意。

但现在,他看着江波涛在拍摄之余同工作人员聊得越开心,就越觉得碍眼。

最讨厌的是,很多时候听不清他们谈论的具体内容,却时不时会听见自己的名字被提及。每当周泽楷因此回头看过去,就一定会和江波涛对视。而旁边的工作人员则会偷偷掩着嘴笑起来。

气氛诡异,让人心烦。

好在除此之外那之后的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波折。几天录制很快过去,又到了要告一段落的时候。


最后一个场景的拍摄选在了机场。

两个人根据节目组的要求,互相赠送给对方写着自己心意的卡片,然后道别。

写卡片的时候还有镜头对着,所以周泽楷非常中规中矩的写了一句“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终于顺利打版,他如释重负,一心只想着赶紧登机。但寒暄还没结束,便被江波涛当着众多工作人员的面单独拉到了边上。

“我刚问过导演,说现在不介意我们私下联系,”他握着手机,看向周泽楷的表情竟还有几分忐忑,“你看我们到现在都还没交换过手机号码,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距离两步之内就有工作人员,天知道这时候有没有竖起耳朵听两人的对话内容。周泽楷纠结再三,最终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手机号码报了出来。

“咦,”江波涛听完却是非常惊讶,“你没换号码?”

他说着,把周泽楷方才所报的那串数字输入了手机,然后按下了呼出,“那我为什么一直打不通……啊你看,还是告诉我这是无效号码。”

周泽楷扭过头去,“不知道。”

江波涛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不记得。”周泽楷说。

江波涛看着他,“我一直不敢换号码。怕你哪天突然想联络我,我换了号码你就找不到我了。早知道我当初联系不到你就该立刻换了,也不会那么多年那串数字都倒背如流了还是打不通。”

“……”

“连个理由都不肯给我?”江波涛问。

“不记得了。”周泽楷说。

“……好吧,”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现在可以申请从黑名单里出来么?”

周泽楷磨磨蹭蹭刚想伸手从兜里掏手机,突然有工作人员冲着他们大喊,“登机牌来啦!”

他暗暗松了口气,抱着得救的心情向着那人跑了过去。


第二天还要出席活动,所以周泽楷和包括江波涛在内的其余所有人都不坐同一航班。

独自上了飞机以后,他瘫在座位上发了很久的呆,直到想换个姿势,突然觉得兜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卡着,隔着那层薄薄的衬布戳在他的大腿上,有点难受。

他顺手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发现是一张已经折弯了的卡纸。

粉红色,中间有个硕大的爱心,爱心里有两行字。

“想和你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江波涛”。

周泽楷盯着那张卡片看了一会,然后把它对折再对折又对折,放在了一边的扶手上。

随着飞机滑翔升空,那几乎被叠成了一个小立方体的卡片从扶手上滚落下去,瞬间消失在了地毯上。等飞机终于平稳,周泽楷解开安全带想要弯腰寻找,早已遍寻不着。

也许又一路沿着地面向后滚落了吧。等航行结束,它就会被清洁人员当做一团最普通的垃圾清理掉了。

周泽楷重新坐回座位上,在短暂的阖眼小憩后,隐隐约约开始感到一阵不适。

才同江波涛分开几个小时,这反应是不是也来的太快了一些。前几天晚上独自回房以后他明明也能睡得很好。

或许是因为身处高空,所以才会在心口产生这样让人难以忍受的压抑感吧。

他又反复调整了几次位置,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按响了服务铃。

空乘很快来到了他的身边,“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那个……”他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烧,几乎不敢抬头,“我掉了个东西,是一张叠起来的卡片。”


 

TBC

评论(38)
热度(92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