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4


面对工作人员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

人在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时候特别陷入懊恼之中。周泽楷把自己卷在被子里,回忆自己这一天的所作所为,觉得脸都被自己丢尽了。

在那几个与他们同车的工作人员看来,他和江波涛两个人无疑是先旁若无人的开始调情,接着又莫名其妙开始吵架。而他本人,则显得精神非常不稳定。

至于最后这一条,他自己觉得已经无法反驳。

江波涛说,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一点也不奇怪,他也在茫然,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

明明是讨厌他的。

不想再和他靠近,看见他就生气,想要彻底划清界限,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

除了节目的录制以外,他和他不该有任何瓜葛。

但做不到。

因为另一个当事人一点也不配合。

那么多年过去,江波涛已经有了太多改变,同他记忆中的模样早已无法彻底重合。可偏偏周泽楷自己的软肋依旧还在原来的地方,从未有过改变。

他在晚上同江波涛一起下车以后,从头至尾只说过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只是他嘴里当时还塞着太多东西,声音又低,说得含糊不清,现场的第二个人根本没能听明白。

但这样也好,毕竟在说出口的瞬间,周泽楷就已经后悔了。

他已经放任自己的愚蠢做了太多错事,不能在这个人面前继续示弱了。


再不愿意,第二天依旧会来到。

所幸早上的拍摄不仅不用同目睹了昨天那出闹剧的工作人员打交道,还可以和江波涛分开行动。

但周泽楷却是高兴不起来。

他觉得节目组的安排对他有些残忍。今天上午他们要做的,就是拿着节目组提供的道具在商业街上与人进行以物换物,在规定时间内换取到最心仪的目标,然后送给对方作为定情信物。

这其实是个很老套的游戏,对物品价值和交换次数也没有硬性要求。可对周泽楷而言,与陌生人进行大量的交流实在是有些为难了。但为了保证礼物的神秘性,他和江波涛偏偏无法一起行动。

江波涛对此表现得比他更不安。

“重要的是心意啦,随便什么都可以的,不用勉强自己。记得不要再走错路哦,实在不行你问问跟着你的摄影师傅,他人很好的。师傅你帮着照顾一下哦。”

周泽楷看着他在摄影机前一脸深情款款,觉得这家伙或许比他更适合进入演艺圈。

说起来,这人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节目组又为什么会最终选择他来参加节目?他这样来来回回参加录制,工作方面没问题吗?

他们的交流太少了,他对如今的他几乎一无所知。

……但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周泽楷很快又从突如其来的烦闷中振作了起来。没有交流才是对的,江波涛所有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他根本不关心。


万事开头难。

周泽楷握着节目组给他的那一颗扁扁的红色豆子在长街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走来走去,却始终踏不出历史性的第一步。

节目组的意思,大概是红豆代表对恋人的相思,用这个作为起始交换物品有其特殊寓意。

但周泽楷怎么观察,都觉得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颗被晒干又染上染料的普通蚕豆,个子还特别大,看起来一点也不浪漫。

他屁股后头跟着包括摄影师在内的一连串工作人员,一群人团团转了没多久以后,就吸引了大量路人的围观。其中有些好奇心强又胆子大的,还主动和他搭起了讪。

可惜语言不通,周泽楷一句都听不懂,只能对着那些人傻笑。

眼看人就要越来越多,而自己至今为止连一次交换都没有达成,他难免有些心焦。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干脆拔腿快跑一阵先脱离围观人群时,突然听到有人用熟悉的语言大声呼喊了他的名字。

“周泽楷!”那个声音听起来惊喜极了,“天哪是周泽楷吧!”


接下来的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

认出他的是一位打工的留学生,在这儿的一家工艺品店工作,之前曾经看过这档节目在网络平台上的两小时试播。

于是,周泽楷终于成功进行了自己的第一次交换,获得了一个据说价值不菲的纯手作木制品工艺碗。

当他捧着一个碗再次走回街上,又立刻陷入了茫然之中。

他又把这条街从头至尾又从尾至头走了两遍后,在围观群众好奇的视线和热烈的围观下颓丧的走到路边,坐在了长凳上。

不然就送这个吧,还挺精致好看的。不过按理说,总要在赠送的时候想一些搭配的台词。比如……每天吃饭时看着它就想起我什么的。

好像太尴尬了。

正想着,突然有一个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跑到他面前,仰起头看看他的脸,又低下头看了看他手里的碗,然后一张嘴说了一堆他完全听不懂的话。

周泽楷继续保持微笑,一直到小女孩儿认真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小钱包,拿出一个硬币,放在了他的碗里。

“等等……”周泽楷赶紧站了起来。

小女儿对他笑了一下,一溜烟跑掉了。接着,路边其余围观群众,纷纷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猜不到呀,不过礼物这种东西嘛,关键不在价值而在送的人和他的心意呀。只要是小周送的,不管什么我都会好好珍藏的。”

“……嗯。”

回答完了例行提问,周泽楷在江波涛期待的视线中把那个被节目组包装过又打上了缎带的盒子推到了对方面前。

“好沉哦,”江波涛把盒子拿起又放下,接着伸手拉开了丝带,“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吧。”

然后他的表情就凝固了。

“这是啥什么情况啊!”江波涛捧着那个装满了硬币的碗,“完全超出我的预估范围了!”

“大吉大利,”周泽楷不好意思看他,更不好意思看镜头,只能低头看着面前的空盒子,“呃……那个……恭喜发财。”

“太厉害了,”江波涛对着那碗堆得满满当当的硬币哭笑不得,“顿时觉得我的那份实在太弱了,简直拿不出手。”然后他在周泽楷抬起头看他的时候笑了起来,“还是有点好奇的,哦?”

为了节目效果,周泽楷努力配合着他摆出一副期待的表情,“是什么?”

江波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那款式大小,看起来里面极有可能是一枚戒指。

他在把盒子放进周泽楷手里,却又没有立刻收回自己的手。

“嗯……或许我来替你打开比较好?”江波涛说。

生怕他到时候还提出要亲手给自己戴上,周泽楷赶紧一把握紧了盒子,从他手里抢了过来。

“哇,那么迫不及待吗?”江波涛说。

周泽楷后退了一步,又背过身去,才开始伸手扯盒子上的丝带。他不希望被摄像机或者江波涛本人发现,他正在拆包装的手带着些许不可抑制的颤抖。

他觉得非常慌张。若是待会江波涛说,你赶紧戴起来看看怎么办。如果自己犹豫,他一定会立刻把那枚戒指拿回去,说是不是希望我来替你戴。如果他来给自己戴,究竟会戴在哪一根手指上?但无论戴在了哪里,接着他肯定还会说一大堆不切实际的甜言蜜语,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摄像机的面。

糟糕透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打开这个小盒子所用的时间至少是江波涛方才的四五倍。

可当他屏着呼吸盒子打开了盒盖后,却又在瞬间茫然了。他呆呆地往盒里看了许久,才一脸难以置信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自己的手掌上,然后回过身去,“你没换?”

那是一颗被风干的,染了色的,扁扁的疑似蚕豆。

周泽楷觉得在方才的一瞬间脑补了那么多的自己简直像个傻子。

“你再仔细看看?”江波涛说。

周泽楷疑惑地低下头看向手掌中那颗熟悉的豆子,翻了个面后,发现角落里竟多了两行刻字。

歪歪扭扭,看起来手艺非常生涩,但要认出内容并不难。那是他和江波涛姓名的拼音首字母。

“你刻的?”他问。

“这都被你猜到啦,”江波涛说完以后又很快自我解惑了,“肯定是因为刻的太丑了一看就不专业。”

“……”周泽楷不置可否。

但这不对吧,节目的要求明明是交换,而不是加工呀。这完全是在投机取巧。

“这是我换来的哦,”江波涛又像是读懂了他的心思,“从一个木制品工艺店里,用一台立拍得。还换到了一套简易的微雕加工工具。”

“……工具呢?”

“用完以后又拿去换啦,”江波涛笑着从自己口袋里又掏出了一颗同他手上一模一样的豆子,“把这个换回来了。哦……不过换了以后又借来用了一下就是了。”

“……”

江波涛走到他面前,把自己手上那颗豆子递到他面前,“我们现在再换一换好不好?”

周泽楷看了看他手掌上也同样歪歪扭扭刻着两人姓名首字母的豆子,在短暂的犹豫后乖乖的把自己手里的那一颗放在了他的掌心上,拿走了另一颗。

他把重新交换过的红豆握进手心,然后低下头去,不再看面前那个正在看着他笑的人。

掌心里那颗坚硬的豆子散发着的温暖热度,是来自于那个人的体温。

 

TBC

评论(43)
热度(954)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