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1




他在若干年以前,曾经对江波涛撒过很多次的谎。

在刚完成性别分化之初,他就如同其他大多数Omega一样,状态很不稳定。无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发情期短暂且周期混乱,身体时不时便会莫名低烧,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些无法诉说的隐秘渴望。

当他第一次认识到一个Alpha的信息素能给他带来多么巨大的抚慰效果,是在江波涛没有敲门便走进他的房间,发现他满脸潮红缩在被窝里掉眼泪之后。

从那一天起,他们之间便在没有言明的前提下达成了一项小小的协议。

最初的时候江波涛会时不时主动询问他。

他总是能敏感地察觉到周泽楷身体上的任何不适,然后偷偷把他带去没有旁人的角落。一开始是拥抱多一些,后来他又鼓起勇气吻了他。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一直到周泽楷对接吻习以为常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在他颈后的腺体上留下过不止一次的牙印。

当他们从忐忑到坦然,周泽楷也开始会在江波涛见不到他的时候主动找他。

我觉得难受。

当他把这句话输入进对话框里在按下发送,江波涛一定会很快回复。

你在哪里?

然后他就会来找他。

江波涛在课堂上想出各种理由偷跑,或是在深夜里偷偷溜出家门。他找到他,然后拥抱他亲吻他,甚至偶尔因为年少的情难自禁做出一些更出格的事情。

当绝大多数与周泽楷同时分化的Omega生理周期逐渐步上正轨不再会因此而受到困扰的时候,他依然会用同样的理由去找他。

他说,我不舒服,我难受,我觉得熬不住。

而当他输入这些字的同时,心里想的更多却从来没有说出口的那一句是,我想你了。


他无意中听到过江波涛和他朋友的对话。

那人说,你是不是对周泽楷保护过度了,你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吧?

江波涛说,他身体不好,又没有Alpha,那我作为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多照顾难道不是应该的么。

他还说,万一他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我放心不下。

然后那个人又问,那我去追他,不会拦着吧。


对他存过心思的Alpha太多了。但绝大多数都如同那个询问江波涛的人一样,最终并没有踏出关键性一步对他展开正式的追求。

毕竟他身上永远带着另一个Alpha的临时标记。那缠绕在他周身浓郁的信息素气味无时无刻不在宣示着自己的主权,让其他Alpha望而却步。

江波涛说,这是为了保护他。

当他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而散发出香甜又诱惑的气息时,那能保护他不受到伤害。

江波涛的逻辑很奇特。所有靠近周泽楷的Alpha都是不怀好意的,表现出任何亲密接触的意图都是想要欺负他。若是放他一个人不管,那么他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占了便宜。

只有他不一样。就算他总是把周泽楷拉进没人能看见的角落,亲吻他的嘴唇或者其他地方,用牙齿在他散发信息素最浓郁的地方留下明显的痕迹,也都只是想要帮助他和保护他。

他不遗余力地向周泽楷灌输他的歪理邪说,试图让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Alpha。

但当他以为周泽楷并不在场的时候,又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当他面对那人的问题时,只是不咸不淡地回答了一句,这种事情,哪轮得到我管啊。

但很快,当一墙之隔的周泽楷偷偷皱起眉头的时候,他又补充道,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你真的不是他会喜欢的类型,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


他确实没有说错。

周泽楷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人,江波涛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可惜他本人却偏偏没那么自信。

所以当那之后,周泽楷又一次用同样的借口找他,江波涛在他身上留下了比往日更浓郁得多的气味作为标记。

他对周泽楷说,你记不记得那个那个谁谁?如果来约你,别理他,他不安好心。

周泽楷认真点头,说,哦。

然后他又抱着周泽楷,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用特别无奈的口气说道,你这么傻,没我在肯定立刻被人骗。

周泽楷不说话。

他在心里偷偷想着,你才傻。


那时的周泽楷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他什么都知道。包括江波涛努力想要掩饰的那点小心思。那些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只是不说。

所以他每一次对着江波涛撒谎,在每一次想要见他的时候假装依旧身体不适,都不带任何一点的愧疚之心。他确信江波涛不会介意,毕竟那也是他心中所期待的。

他们之间保持着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一直到周泽楷以为只要再往前跨出一小步便可以同他一直走下去,才发现也许之前的一切妄想,都不过是出自他的自作聪明。


而当现在,他用力拽紧了江波涛的衣襟,无法抵抗自己本能的欲望从他身边离开时,脑中又突然想起了这一切。

当初尚可开脱为年少无知涉世未深,但若是在同一个人身上因为同一个理由栽倒第二次,那可就真是太傻了。

他与他之间,容不下那么多的自作多情。

快推开他。


可惜最终他用尽所有意志力,也没能有机会把这样的冲动转化为实践。

但问题并不是出在他身上。

突然出现在走廊另一侧的大批工作人员中,有极个别表情显得比他们更尴尬。当然,也有不少一脸呆滞或者兴奋。

“原来你们在这儿,”其中之一在空气彻底凝固几秒后终于开口,“那个……车来了。”

周泽楷落荒而逃。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觉得每个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显得别有深意。

他和江波涛在拍摄结束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粘在一起卿卿我我。这个消息一定已经传遍了摄制组的每一个角落。于是现在,不仅在节目里,当摄像机关闭以后,他们两人在众人眼中也已经是公认的一对了。

最好的例证是,原本吃饭非常随意的工作人员们故意在他身侧留了一个空位,当江波涛出现以后,大家立刻起着哄招呼他过来坐。

周泽楷尴尬得抬不起头,但另一位当事人倒是坦然得多,非常自然便在众人的注视下在他身边入了座。

坐在他们对面的导演看起来心情很不错,说话的时候还笑嘻嘻的,“看来之前是我多虑了嘛。”

“哪有的事,”江波涛一点解释的意图都没有,“那是您考虑周到。”

周泽楷忍不住开口,“不是的……”

谁知江波涛非常自然就顺着他继续说了下去,“你看,小周也这样觉得。”

周泽楷闭上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桌子底下用力踩他的脚。

但很快他就放弃了攻击,因为要忙着从江波涛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TBC

评论(38)
热度(100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