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10



周泽楷很快就后悔了。

他莫名其妙又突如其来的亢奋在让导演非常满意的同时,也让他自己觉得尴尬万分。

尤其是,江波涛方才被他压在身子底下时说的那句话,整个剧组的人都听见了。

可当他起身,导演喊了CUT以后,那家伙似乎瞬间就把这一切给忘了个干净,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出于在镜头前的敬业精神。于是,在工作人员鼓着掌对他方才的随机应变大加赞赏时,他忍不住故意用江波涛也能听见的音量表示,“应该的。”

幼稚死了。

当他在心中这么吐槽过自己以后,就愈发觉得抬不起头了。更让他心烦的是,江波涛还兴致勃勃跑去找摄影师看方才录下的片段。每看一会,都会抬起头来看他几眼。

周泽楷用力瞪回去,却全然不管用。江波涛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还会时不时同身边的摄影师聊上几句。离得远,根本听不清究竟在说些什么,只是到摄影师在与他对话的同时,也会跟着朝自己的方向看。

工作人员们还在收拾现场,来接他回住处的车暂时还没到。继续留在这儿觉得心烦意乱,于是他便干脆溜去了厕所。


他故意放慢了速度,连手都洗了两分钟,原本想着等出去以后立刻就能上车走人,却不想在门口撞见了此刻最不想见的人。

“我还以为你掉下去了,”原本斜倚着墙的江波涛在见到他以后立刻站直了身子,摆明了是在故意等他,“刚想找人进来看看你。”

周泽楷皱起眉头,“有事?”

“算是有吧。”江波涛说话的时候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就是想问你……身体是不是不太舒服?”

“我挺好的。”周泽楷说着便继续往前走去。

和他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太危险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例证。他本能的危机意识让他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然而在与江波涛错身而过时,却突然被拉住了手腕。

这让他立刻紧张了起来,“你做什么?”

“别逞强啊,”江波涛说话的同时并不松手,甚至试图想要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过去,“要是难受,就告诉我。”

周泽楷撇着头不看他,“为什么?”

“我可以帮你。”江波涛说,“我一直都做得很好,你还记得的,对不对?”

周泽楷闻言用力甩开了他的手,“你这是……”

“性骚扰。”江波涛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而且这里还没有摄像头。”

周泽楷觉得有些生气,“我会投诉你的。”

“那么不公平,”江波涛笑着摇了摇头,“就许你在大家都看着的时候对着我搂搂抱抱。”

“那是我的工作。”周泽楷说。

“所以你之前所有的表现,都只是出于敬业精神?”

周泽楷迟疑了片刻以后,昧着良心点了点头,“嗯。”

“包括昨晚在电梯里也是么?”江波涛又问道。

这个问题让他心虚极了。但他更不可能就此承认对方对他而言确实存在着致命的吸引力。于是周泽楷硬着头皮继续强词夺理,“我只是想和工作伙伴好好相处。”

“……你和你的工作伙伴,都是用这种方式好好相处的?”

周泽楷答不上来了。

“不可能,”江波涛说,“我不信。”

谁管你啊。

周泽楷在心里嘟囔了一句,然后继续转身想要往回走,却不想又被再次拉住了。

“车还没来,”江波涛说,“回去了也走不了啊,陪我聊几句好不好?这么多年没见,之前我们也没什么机会好好叙旧。”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再不放手,就真的要去投诉你了。心里虽然这么想,周泽楷却没有立刻再次甩开他的手。他在内心深处小声哀嚎,好烦,不要再碰我了,又要控制不住了。本能这种东西,强大到让人痛恨,完全无力反抗。

江波涛周身隐藏在柠檬香气之下的那股若有似无的气息究竟是什么味道,很难用一个单独的词汇去形容描述。但在周泽楷嗅来,只觉得甜蜜无比。当这蜜一般的气息顺着空气流进他的肺部,浸透他的身体,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因此而变得活跃了起来。

就如同之前每一次同江波涛靠近那样。他觉得舒畅,然后又开始渴望更多。

他不说话,也没动作,可江波涛却敏感地捕捉到了他身体细微的变化。

“怎么了?”他问,“又觉得不舒服?”

周泽楷面红耳赤。

他咬着嘴唇,努力克制着自己更亲近对方的冲动,往后退了一部,“你别过来了。”

“或许……我可以让你好受一些。”江波涛却立刻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让他的努力瞬间失去了意义,“就像以前那样。”

周泽楷想要继续后退,却做不到。

当江波涛再次靠近,进而伸手把他拥进怀里的时候,他都僵硬的站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老毛病呢。”他说,“我还以为只有性别刚分化的时候才会这样。”

江波涛语气里并没有任何抱怨的意思,听在周泽楷耳里,只觉得语调温婉,就和他身上的气味一样令他感到无比舒适和眷恋。

他小心翼翼靠近了他的颈侧,鼻尖紧贴着他的皮肤,偷偷小口小口地嗅着他的味道。

“好些了么?”江波涛问他。

周泽楷闭着眼睛,不吭声。

“嗯……没有也好,”江波涛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那我再多抱一会。”

“你这样,又要影响拍摄了。”周泽楷说。

“怎么会,”江波涛说,“你要是觉得身体不舒服,那才影响拍摄。我是在为了节目组做出贡献。”

“……出于敬业精神?”

“出于……打着敬业精神旗号的私人目的吧。”江波涛说,“毕竟我会来参加这个节目,本来就是动机不纯的啊。”

“什么动机?”

江波涛闻言笑了起来,“这你都看不出来,傻不傻。”

好在这里并不是电梯那样的密闭空间,江波涛在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后又在自己身上喷洒了更多的抑制剂,才让周泽楷没有彻底丧失理智。

但他若是再不把他松开,情况一样会失控。


周泽楷早就不可能主动推开他。他寄希望于江波涛能比他拥有更多的理智,知道控制自己的行为,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表现得更靠谱一些。

然而他内心的期待和呐喊统统落了空。

江波涛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他甚至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接着两人拥抱的姿势,亲吻了周泽楷颈侧的腺体。

当周泽楷因此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以后,他才赶紧拉开了一点距离。

“对不起,”他的模样带着平日少见的慌乱,像是也被自己的突如其来地举动吓了一跳,“我……”

他的话没能顺利说完,因为周泽楷本能地又往他身上靠了过去,把身体同他紧紧贴在一起不留任何缝隙,甚至还又在他颈侧嗅来嗅去。

“你再这样,真的会出事的。”江波涛的声音听起来无奈极了。

周泽楷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吸了口气,内心跟着一起哀嚎了起来。是啊我知道啊,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根本控制不住啊。

 

TBC

评论(33)
热度(98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