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08

周泽楷低着头不看他。

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行为非常失礼,甚至会给对方错误的暗示。但他身上的气味,实在太吸引他了。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身体从来没有如此舒畅过。

可与此同时,他心里却不知为何更堵得慌了。

他想他应该立刻放开他,然后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再道歉。

可当他真的开了口,吐出的话语却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的声音就如同他的手一样,在细微的颤动着,透着犹豫彷徨不不安,“我好难受。”

江波涛愣愣地看着他,片刻后回握住了他的手,“……要我帮你?”

周泽楷想点头,但不敢。

他抿紧了嘴唇,试图抵抗自己由本能所带来的强烈渴望,然后很快便意识到了那是多么徒劳。

空气中的气味愈发浓郁。

不再只是隐藏在抑制剂下的旁人无法轻易察觉的清浅气息。若是此时有人从电梯前走过,也一定会被从门缝中散出的信息素所影响。

不止是江波涛的,还有他自己的。

那是他的Alpha,他根本不可能抵抗,无法拒绝。

他看着面前又向前走了一步,几乎就要同他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江波涛,在心里最后一次呼救。

要出事了。

怎么办。


背后的电梯门在这最恰当也是最不恰当的时候打开了。

周泽楷没有回头,他还在看着江波涛。

但本就面朝着外面的江波涛却是在瞬间表情彻底僵硬了。

“什么情况……?”他说。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周泽楷也跟着转过身去,紧接着一起陷入了懵逼之中。

电梯外的工作人员们有的在偷笑,有的一脸兴奋,还有的满脸尴尬。几个实习生正举着罐子往空气中喷洒带抑制剂效果的空气清新剂。

周泽楷原本几乎就要彻底被本能支配的大脑在这一刻完全恢复了理智。

然后他开始想死。


他终于知道录制之前的问卷里为什么还会问他有没有幽室恐惧症。

节目组的原计划,是想故意在当事人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一起关在电梯里,然后记录下他们的互动。一开始两人的反应虽然出乎导演的预料,但也算是相当有爆点。谁知才不过短短几分钟,竟有了如此迅猛的发展,情势眼看就要不受控制。

爆点倒是更大了,但实在是不太好播出。连带着之后一系列的安排都要重新策划了。

周泽楷吃下剧组提供的片剂后被立刻带回了房间里。过程中陪同他的工作人员反复道歉,表示会出现这样的事故完全是他们考虑不周所致。

十分钟后,导演又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状况如何,方不方便继续和江波涛共同参加明天的录制。

周泽楷这时才突然想起来,江波涛之前是签过协议的。在节目拍摄期间,他要保证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信息素对周泽楷产生影响。现在,他严重违约了。

他在上一次拍摄时就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江波涛真的利用自己Alpha的身份对他进行这样的干扰,那么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向节目组提出抗议,更换人选或者干脆中断拍摄。而现在,如果他能拿出强硬的态度向导演表达自己的不满,那么或许从此以后都可以不用再见到这个人了。

周泽楷把自己卷在被窝里,握着手机发呆。

电话那一头的导演不知他的状况,但显然是不愿意事故的影响被继续扩大,于是又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内容除了再次对节目组的安排不当表示歉意外,又向他强调如果实在因此感到不适,可以暂缓拍摄开始时间让他再平复一阵子。节目组会适当地删减一些拍摄内容,不会耽误他之后的工作行程。

周泽楷安静地听完,然后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原本想亲自向你道歉,但考虑到你……”导演顿了顿,“不过他本身状态也不是很好,所以也先去休息了。”

“哦……”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问,“那,明天还是按照原计划拍摄吧。”


周泽楷当天晚上还是睡得很不好。

因为终于与江波涛接触而被暂时缓解的症状很快又重新袭来,而且变得愈发汹涌。他的身体大约是觉得遭受了严重的欺诈,因此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医生说过,他若想要彻底恢复,要么与江波涛彻底隔离一段时间让身体自行调整重新适应,要么就和江波涛保持长时间的亲密接触让身体被彻底满足。

若是选择后者,那他们至少需要几周的时间寸步不离,最好伴随大量的亲密关系。倘若只是浅尝辄止便又再度分离,反而可能更加恶化他的身体状态。

其实趁着今天的机会彻底断绝和江波涛的往来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但他做不到。

不仅仅是因为理智被身体本能所打败。他其实很清楚,电梯里所发生的一切,从引线开始,每一把火都是他自己点的。


剧组提供的片剂带有安神催眠的效果,所以他最终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只是梦中依旧觉得难受。

他忍受着那些不适,蹲在昔日校舍底楼的楼梯间角落,抿着嘴唇在手机上编辑短信。

——我好难受。

信息点下发送后很快就有了回应。

——你在哪儿?

几分钟以后,还是少年模样的江波涛推开消防门跑了进来,蹲在了他的身边,然后伸手捧起他的脸。

于是他便又继续喃喃重复着方才在信息里说过的话。

“我难受。”

江波涛问他,“我帮你好不好?”

然后他便闭上眼睛,等着江波涛来亲吻他。

交叠的嘴唇,被交换的唾液,还有在空气中彼此融为一体的信息素。

身体的躁动难耐被逐渐抚平的同时,心底里还有另一种情愫在悄然增长。

他在江波涛问他“有没有好一些”的时候摇头,并且伸出手臂搂住了江波涛的肩膀。他闭着眼睛,把脸埋进江波涛的颈窝里,然后再次说道,“还是难受,你不要走。”

“我不走,”江波涛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我一直在。”


当周泽楷睁开眼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多年前身体在性别分化之初所产生的那些生理不适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其实早就记忆模糊了。

但那些被冠以安抚名义的亲吻和拥抱是何种滋味,以为早已被彻底尘封在记忆之中,原来那么轻易就会被再次唤醒。

他记得那时江波涛看向他的表情,他皮肤的温度,还有环绕在他周身的让自己觉得舒适的美好气息。

事到如今,他们都发生了太多改变。

只是总有那么一些,在时间不断的流逝中保持着倔强,依旧是他记忆中最初的模样。






TBC

评论(30)
热度(95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