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恋爱三十天/ABO 05

周泽楷一整晚都没睡好。

当闭上双眼以后,因为漂浮在海面上而产生的若有似无的轻微摇晃感便变得愈发鲜明起来。这让他始终睡不踏实,一次又一次地醒来,辗转反侧,意识终于迷糊以后梦境之中人也飘来荡去。

一直到终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只隐约觉得从那手上传来的不止有让人舒心的热度,还有一股带有治愈效果的淡淡香气。那让他觉得安心,觉得双脚终于踏上了实地。整个世界变得平稳,身体和心都不再因为不断摇晃而陷入不安与无助。

他用尽全力想把那只手努力握住,一直到被电话铃声打断了这一切。


是节目组为他预约的morning call。

房间的落地窗前遮着厚重的窗帘,整个空间昏暗无比,让人分辨不出当下的时间。周泽楷放下电话,抱着脑袋发了好一会的呆,才终于挣扎着爬下了床。

还是难受。晕眩感比起昨晚要好上许多,但劣质的睡眠又让他开始偏头痛。

换着姿势伸了几个懒腰然后换衣服,把上身脱了个干净打算低头脱裤子才想起来房间里有摄像头。他尴尬地望了眼安装摄像头的墙角,把往下扯了一截的睡裤重新拉上了。

昨晚选房间的时候没仔细看,等行李都搬进来才发现到只有江波涛的那个房间自带独立卫浴。如今想要找个没摄像头的地方把裤子换了还得经过客厅去到共用浴室。

不幸的是才刚抱着要换的衣物打开房门,就看到江波涛正站在沙发前打哈欠。

而对方看起来比他更惊讶,“你裸睡啊?”

周泽楷不理他,一头冲进了浴室然后用力关上了门。


根据电话中的提示来到自助餐厅,果然就和猜想的一样没法简单吃上早饭。

第二天的第一个节目环节,是让他们在互相不进行交流的情况下为对方选择早餐食物,以考验经过昨天的相处互相之间是否有了充分的了解。而无论对方端来的食物是否和口味,自己都要全部吃光光,以表达对对方的爱意。

周泽楷对这样的安排非常满意,觉得比昨天那样非要逼着人拉拉扯扯的设计有意义多了。

计时一开始,他立刻冲进了取餐区,没多久就端着满满当当的盘子跑了回来,速度比江波涛快了一截,表情信心十足。

在互相确认对方究竟为自己拿了什么食物之前,先要进行一个简单的采访。

工作人员问他们,你们平时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呀。

周泽楷说,早饭爱吃清淡点的。

江波涛说,喜欢糯米做的甜食。

然后两人一起揭开盖子。江波涛拿回来的是蒸蛋、瘦肉粥、刀切馒头和一小碟酱菜。周泽楷拿回来的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生鱼片寿司,上面挤满了绿油油的芥末酱。

“他看起来很能吃辣的样子,”周泽楷对着镜头为自己开脱,“我觉得生鱼片很好吃呀。”

然后他一边喝粥一边看坐在旁边的江波涛满嘴芥末涕泪交加,笑得不小心呛到两次。


那之后的节目录制一直非常顺利。

三天时间里,他们做了一大堆折腾人的游戏,等到了晚上终于录制完毕早就累得半死,回了房间冲过澡倒头就能睡着。除了镜头前必要的互动,私底下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交流机会。

但拍摄中总免不了各种亲密接触。他们同时仰起头用嘴咬吊在半空中的苹果,互相背着对方百米冲刺,手被绑在一起然后到处根据提示线索找关键物品,学着给对方做点心然后还要喂亲手喂给对方吃。

周泽楷一开始觉得尴尬又难捱,时间久了居然也逐渐习以为常感到麻木了。除此以外,身体上的不适也有了明显好转。晕船的现象从第二天开始便好了许多,到了第三天下午他已经彻底感觉不到任何晕眩与摇晃了。在周泽楷感叹自己适应能力真是强的可怕的同时,工作人员也忍不住和他开玩笑,说他真是深不可测。辛苦了那么多天,大家都有开始觉得疲乏,他却是一天比一天更精神了。

“你第一天那个样子,导演还以为你怀孕了,”摄影助理在拍摄间隙同他聊天的时候口无遮拦,“不止导演,江先生给你挑早餐的时候还对着镜头说,要不要给你选点酸的东西。”

周泽楷听前半句的时候还只是觉得哭笑不得,听完后半句莫名觉得心头梗得难受。

而话题的另一个当事人正站在他们身边,闻言立刻转过身来,“我是怕他人不舒服没胃口呀,酸的东西比较开胃。”

见周泽楷依然瞪着他,江波涛又笑了,“只是随口说一说啦,我知道你不爱吃酸的。”

“没有啊,”周泽楷不再看他,“我现在挺喜欢。”

原本只是想和江波涛抬杠,谁知刚说完,那两个人的视线都跟着转移到了他的肚子上。

周泽楷无奈,只能顺着他们自嘲,“是的,有了。”

当江波涛因此而表情变得不可名状以后,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愉快了起来。


邮轮终于靠岸。按照节目组的剧本,接下来的日程该是两人继续在异国甜蜜度假。

但实际上拍摄却是要告一段落。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之前拍摄的内容将会被剪成一期两小时的先行片在网络平台进行播放。若是反响良好,再移上卫视,同时继续拍摄之后的部分。

临别之际节目组强调,希望他们在拍摄间隙不要进行任何私下的联络。这样如果还有后续,拍摄中两人的相处也能延续从陌生到熟悉循序渐进的过程。毕竟对观众而言两期节目之间是没有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差的,前一期两人还因为相识不久表现矜持,后一期就如胶似漆,会显得很怪异。

周泽楷觉得他们完全是多虑了。

能暂时性挥别江波涛,他内心欢欣鼓舞。若不是工作必要,谁要去私下联系这个人。


方明华给他安排了几天的假期。

原本以为在身心都饱受摧残以后能好好放松几天,却不想才回去第二天他便大病一场。

低烧,头晕目眩,反胃,四肢无力,甚至还耳鸣。

在家里躺了两天胡乱吃了一堆药仍不见好转后,他终于意识到必须得去看一趟医生才行了。

方明华赶来一进门就听到他趴在马桶上干呕的声音,见找人以后又被他憔悴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把他送去了医院。

周泽楷昏昏沉沉瘫在副驾驶上,听方明华絮絮叨叨问他,有没有在不卫生的地方吃过东西,是不是着凉了,总不见得是怀孕了吧。

他闭着眼睛悲惨兮兮地想着,怀什么孕,他要是能靠一个人就怀孕,这个世界就不需要Alpha了。

然后他又想着,他本来就不需要Alpha,一个人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在私立医院里换了三个科室做了大量检查以后,周泽楷坐在沙发上听医生对方明华讲解病情病因。

原本头晕脑胀昏昏欲睡连眼睛都快闭上了,谁知医生才说第一句话就把他吓精神了一大半。

医生问方明华,“你是他的Alpha吗?”

方明华赶紧否认,而周泽楷瞬间挺直了身子。然而他并没能顺利打断医生接下来的发言。

“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医生把视线转向周泽楷,“你现在的症状特别典型,一般发生在和自己的Alpha长期隔离的Omega身上。”

当方明华睁大了眼睛看向他,而他尴尬地咽了口唾沫的同时,医生还在继续往下说,“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立刻和你的Alpha保持大量长时间的亲密接触。”

周泽楷皱着眉低下头,小声喃喃道,“……我最近有和他见面啊。”

“我靠!”作为他经纪人兼好友的方明华终于控制不住,“谁啊!”

 

TBC

评论(46)
热度(986)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