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猫奴都是【】

我再试最后一次吧……

真想不通这篇文哪儿触到撸否G点了……



“好了,你们现在对这次考核的内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老师放下放下印着考核要求的文件,向下环顾了一圈,“杜明,你说。”

“如果万一抽到蟑螂或者蚂蚁,那根本就不可能顺利把目标物品带出来呀?”杜明说,“还有,完成时间和最后分数挂钩吗?”

“放心,所有要素都用抽签形式决定只是为了考验大家随机应变的能力,不会出现故意刁难人的选项。”老师解释道,“这项考核只有合格和不合格两个结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就算通过,超时未达成目标则算失败。大家合理分配时间就好。”

“我也有个问题,”吴启举手,“……失败了能补考吗?”

“希望大家能用更积极的态度面对考核,”老师说,“你们看周泽楷同学,多么沉稳自信。希望大家都能向他学习。”

一直在走神的周泽楷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茫然地眨了眨眼,“啊?……哦,嗯。”

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了,如果没有其它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抽签吧。三个盒子每个抽一张,小周你先来。”


周泽楷看着手上写着“猫”,“学生证”,“江波涛”的三张卡片,陷入了沉思。

他身边有人在绝望地大喊,“我靠,这谁,我都不认识怎么去找他?还有说好的不刁难人呢,变成蜻蜓要怎么去偷作业本?”

当然也有喜出望外的,“我擦我抽到的是唐柔!我要去当女神家的耗子了!”

有人探个头过来看周泽楷的抽签结果,“你抽到的这个人你认识么?”

周泽楷点头,“嗯。”

“真羡慕,”对方感叹,“这抽签连个所属班级都不标注,我们还要从找人开始进行。你签运真好。”

周泽楷再次点头,“嗯。”

他也觉得自己这次抽到的题目特别简单。变成一只猫偷走江波涛的学生证,这听起来简直毫无难度,或许半天时间就可以完成。那接下来的半个月,完全就是额外的假期时间了。

他和江波涛不熟,但印象中这个学弟是个非常温柔爱笑的人,应该不会讨厌猫咪才对。

周泽楷信心满满。


周泽楷站在镜子前,觉得自己的模样未免过于可爱了。

这样长毛拖地的造型,感觉上非常不利于行动。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只豹猫或者其他更敏捷又有战斗力的品种。

他想向为他施法的老师提出抗议,告诉她自己不擅长也不适合卖萌,希望她能够改变主意。

可一开口,发出的声音却是又软又糯的一声,“喵~”

哦,对。为了防止他们私下偷偷作弊,老师统一为大家施放的都是诅咒系魔法。在解开以前,他们连话都不能说。

周泽楷悲伤地看着施法老师以及身后排队的几个女生一起对着他嗷嗷叫唤啊呀啊呀好可爱。他沉重地叹了口气,在登记簿上按下一个梅花形的小爪印,然后迈开小碎步跑了出去。

好了,他的考核开始了。


要找到江波涛,对周泽楷而言并不难。

这个称不上太熟悉的学弟在以往几次短暂的相处中非常热情地向他进行过全方位的自我介绍。所以周泽楷知道他的专业和年级,平时喜欢去的地方,还有所住的宿舍方向。

只是原本快速又低调地接近目标的愿望,在他跑出教室不久以后便被彻底粉碎了。

走在路上总是被女生们偷偷打量这一点,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但当他还是人类外表的时候,那些姑娘们可都矜持的很,就算偶尔有人主动上来搭话,也都带着三分害羞。

却不想如今变成猫以后,女生们奔放了至少一百倍,大喊着好萌好可爱把他团团围住无路可逃。

他们学校在新任校长的坚持下,从去年起女生制服有了重大改革,一反常人对魔法学院制服的认知。如今校园里到处都是不过膝的百褶裙。所有男生对此都拍案叫好,拥护非常。

周泽楷原本对此不置可否,但如今视角改变,他发自内心觉得这真是非常的不像话。

他被一群女孩子疯狂揉搓,头低的快贴在了地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看到些什么平白冒犯了人家。

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的清白都要被摸光了。

终于拖着一身凌乱的长毛从缝隙中逃走以后,他内心满是泪水。这任务比他想的,要困难多了。


周泽楷躲在魔法实验室门口的小树丛里偷偷向外打量。

教学楼和宿舍都离的太远了,天知道在他过去的路上还会遭遇什么。江波涛和他说过自己业余时间热爱学习经常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那就干脆在这儿守株待兔吧。

他全神戒备,打算等江波涛一出现,就立刻跳出去碰瓷。

然而一直从中午等到了晚上,他的目标人物却始终没有出现。周泽楷的耐心倒是还足够,但肚皮却开始抗议起来。

在变成动物的这段期间内解决食物问题,也是考核内容的一部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填饱肚子要怎么以最佳状态面对考验呢。周泽楷在短暂的思考后,趁着夜色偷偷向食堂进发。


有生以来第一次偷吃的,周泽楷内心非常紧张。

与此同时他又忍不住开始对那位替他化形的老师产生怨念。那么白,那么大只,就算每一步都悄无声息,也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他用尽心思混进厨房,才叼起一块烤饼,就被发现了。

周泽楷在身后一片骂声中叼着饼豁命狂奔,眼看就要顺利逃离追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咚的一下撞在了一个人的小腿上。

烤饼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周泽楷心都碎了。就算已经变成了猫,他也不可能去吃地上的东西。忙活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鉴于面前那双腿穿得是格子西装裤,于是周泽楷非常勇敢地抬起了头,并且狠狠地喵了一声作为抗议。

然而在看清对方容貌时,他的所有坏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虽然失去了食物,但却意外找到了他的任务目标。


毫无意义的完全没肉的外联

上面打不开就点这里


原本以为自己会光速完成任务的周泽楷,眼看就要迎来考核最后一天的时限。

他在早晨惯例被从头亲到尾再目送江波涛离开以后,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从小窗口里跳了出去。

虽然东西没能顺利找到,但姑且还是在结束以前回去报个到吧。

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在校园里的周泽楷很快又回想起了前几天刚变成猫时的恐惧。大堆不认识的人一脸兴奋地对他伸出魔爪,把他吓得到处乱跑。

他横冲直撞,最终躲到了路边一处小花坛里。

他在树丛间小心翼翼往外打探,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小黑板,上面四个大字“失物招领”。

一种奇怪的预感驱使他靠了过去,然后把所有失物信息一条一条阅读下来,直到看到三个字。

“学生证”。


在江波涛家潜伏了半个月一无所获,从没人坐班的失物招领处偷走学生证只用了十分钟。

周泽楷觉得哭笑不得。

这家伙,那种奇怪的影像藏得那么好,自己的学生证掉了居然一无所觉。

他在时间截止前赶到了老师面前,再次按下爪印,然后顺利获得了分数。

被去除了诅咒魔法后,重新变成人的周泽楷一直到第二天才再次习惯了用双脚走路的感觉。

他在自己以往常去的地方晃悠了许久,却哪儿也没见到这段时间以来应该一直在蹲点找他的江波涛。

这难免让人感到丧气,忍不住怀疑江波涛是不是因为一直见不着他所以已经选择了放弃。

周泽楷郁闷了大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主动跑去了江波涛的宿舍。

也许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呢?这家伙可不像他当初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沉稳得体,私底下脱线的很。

却不想才走到半途就遇上了他要找的人。

江波涛在路边的花坛附近转来转去,探头探脑。

“你在做什么?”周泽楷主动走到他的身边向他搭话。

“学长!”江波涛瞬间惊喜极了,“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想我吗?”周泽楷问。

江波涛显然没有预料到周泽楷会问得如此暧昧又直接,一时间竟有几分不好意思,“……不止想,还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知道你没事……也没有故意在躲我,我就放心了。”

周泽楷低头偷偷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在做什么呀?”

江波涛原本的喜悦瞬间消失无踪,“我的猫不见了!”

“……啊。”周泽楷心里咯噔了一下。

完蛋,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对他而言两个人还可以继续换一种方式交往,但对江波涛而言,却是再也见不着深爱的猫咪了。

可要让周泽楷就这么坦诚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被江波涛又亲又抱的楷楷就是他本人,一时间又有点儿说不出口。

怎么办呢,周泽楷深呼吸,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学长你有没有见过一只大白猫,”江波涛伸手比划,“大概这么大,长毛,特别特别可爱,叫声很嗲很嗲的。”

周泽楷尴尬地撇过头去,然后故意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江波涛迟疑了。

“嗯?”周泽楷歪着头追问。

“……咪咪,”江波涛说,“它叫咪咪。”

周泽楷再次低下头偷笑起来。

“呃……我随便起的,”江波涛完全理解错误,“比较没特色。”

周泽楷抬起视线看他一眼,“我还以为叫楷楷呢。”

江波涛闻言立刻脸红了一截,“学长你别逗我了。”

“对了,”周泽楷又说,“你学生证掉了,你知道吗?”

“诶?”江波涛果然根本没意识到,“真的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说道,“嗯,在我导师那里,我明天去拿了还给你。”

“啊,那真是谢谢学长了,”江波涛说完,又犹豫了片刻,才再次开口道,“本来那么久没有见面想约你吃顿饭,不过我现在……”

“要继续找楷楷啦?”周泽楷问。

“……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啊!”江波涛捂脸。

周泽楷偷偷伸出手去钩江波涛的手指,“嗯……还有下次,不要偷拍啦。你可以看本人的呀。”

江波涛看着他的脸,许久以后突然“啊”了一声,紧接着连续说了三次“不会吧”。

周泽楷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脸,觉得自己也被带着不好意思了起来。

“真的是你?”江波涛问,“真的,真的是你?”

周泽楷低头,“考试内容……我正好抽到你……”

见江波涛还在懵逼,他又忍不住笑了。

“你都亲过我那么多次了,现在才不好意思?”

还有后半句他没说出口。

我都已经习惯了,那现在改轮到你来慢慢习惯吧。


FIN。

评论(72)
热度(142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