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单身狗不想说话

周泽楷打开家门,发现外面蹲着一只狗。

个子不大,耳朵软趴趴地垂着,毛还挺长,但看不出是什么品种。

那狗和他对视了一会,突然蹦了起来,嗖一下蹿进了他家里。周泽楷赶紧追进去,见那小家伙进了客厅以后原地转了几圈,非常悠闲地躺了下来,尾巴一半搭在地上只剩个尖尖还翘着,对着他一甩一甩的。

虽然很可爱,但这也是私闯民宅。

周泽楷急着上班,一时间也不知要怎么把这非法入侵者哄出去,走到它身边站了半分钟,蹲了半分钟,不知所措。

仔细看了几眼,那狗脖子上还戴着个项圈,身上也挺干净的,十有八九是刚走丢,想回家却跑错门了。

“这儿不是你家。”周泽楷对它说。

小家伙冲他摇尾巴。

“你也住这栋楼吗?”周泽楷又问。

狗是不会回答问题的。一人一狗又对视了一会,周泽楷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公司打了个电话,给自己请了半天假。

就这么把它赶出去实在不忍心,放一只陌生狗狗独自呆在家里一整天又太不安全。还是先想办法替他找到主人吧。


周泽楷上周末才刚搬进来,左邻右舍基本全都不认识。

挨家挨户敲门询问对他这样一个性格内向的人而言难度颇高,更何况小家伙死活不愿踏出大门,于是只能贴海报了。

周泽楷给它拍了张正面高清的照片,用PS简单加工了一下,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住址,然后印了厚厚一沓。

花半个小时在小区里张贴完毕以后,很快就接到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清洁阿姨很生气,让他提高个人素质,不要随意污染小区环境。

周泽楷蹲在客厅里一边逗狗一边对着电话道歉,心里很苦。

好在五分钟以后刚要出门下楼收拾传单的周泽楷又接到了第二个电话,对方的语气态度都比清洁阿姨要温和许多。那人说,“小周你还记不记得我呀,我姓江,住在你楼下的,我们前几天见过。”


这位自称是狗主人的江先生几分钟以后就按响了周泽楷家的门铃。

只是在打开门后,原本以为会见证感人一幕的周泽楷却觉得有些尴尬。

江先生非常热情地张开怀抱,“Lucky我来接你啦!”

那只据说叫Lucky的狗狗立刻跳了起来,摇了摇尾巴,然后像是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保持礼貌的基本义务,又重新躺了回去。

周泽楷看了看狗,又看了看人,“它……”

“和我闹脾气吧,”江先生哭笑不得,“可能是叛逆期到了。”

周泽楷蹲下身去用手指戳Lucky的肚皮,“你主人来啦,快回家吧。”

Lucky舔了舔他的手指,不起身。

周泽楷抬头看向江先生,发现对方的表情比他更无奈。


“事情是这样的……”自我介绍了全名的江波涛先生坐在周泽楷家的沙发上,喝了一口周泽楷给他泡的花茶,“上个星期我给宠物医院打电话咨询绝育手术的价格,被它听到了,然后它就一直情绪很低落。”

“……”周泽楷看了眼趴在他脚边完全不理会自家主人的Lucky,心情很复杂。

“然后昨天他咬坏了我的键盘,被我罚站了十分钟。”江波涛放下茶杯,看了一眼用屁股对着他的Lucky,叹了口气。

“然后你就离家出走啦?”周泽楷俯身问Lucky。

Lucky冲他摇了摇尾巴。

“然后今天早上,我发现给它买的牛肉丸吃完了……”江波涛说,“它很生气,一脚踢翻了狗粮,就跑了。”

周泽楷噗地一下笑了出来,“脾气那么大。”

江波涛苦笑,“还好,遇到小周你人好,还特地请假帮它找主人。不然遇上个爱吃狗肉的,可就彻底悲剧了。”

周泽楷闻言,突然站了起来,“不好!”


江波涛陪着他一起在小区里撕传单。

“你居然贴了那么多……”他看了眼手里那堆扯下来的废纸,“还有漏的吗?”

周泽楷想了想,“对面那排好像还有两张。”

于是两个人继续向前移动。

“下次你可记得,地址和手机号码留一样就行了,不然这样贴的到处都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看见了可是很危险的。”江波涛说。

“……不至于吧?”周泽楷想了想,又耸了一下肩膀,“反正现在都撕了。”

“你也太没防备了。”江波涛笑着摇了摇头。

周泽楷觉得他有点想太多,现在更关键的问题明明是怎么让Lucky乖乖跟他回家。

小家伙脾气闹得挺大,不仅对主人态度冷漠,连走出周泽楷家大门都不愿意。江波涛抱着它才往外走了两步,它就挣扎着跳下地面钻进了桌底下,只露出个屁股,一副誓死不回家的模样。

于是周泽楷估且让它暂时呆着,但这无疑不是长久之计。

“我下午还要上班,”周泽楷说话的时候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Lucky它……”

而江波涛脸皮无疑比他厚上很多,“我中午把牛肉丸给它送过来吧。”

“……”周泽楷心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什么时候能把它带走。

但事已至此,他实在说不出口,最终憋了半天,只能点了点头。


Lucky对牛肉丸满意极了。

“它好像特别喜欢你,”江波涛看着它,话却是对周泽楷说的,“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说法,小动物都有灵性,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周泽楷在心里偷偷吐槽,我还听说狗都特别忠心,它现在离家出走还对你摆架子,这问题可太严重了。

但他没说。

江波涛站起身来,“我看它一时半刻是不会跟我走了。”

“……”周泽楷无奈,“怎么办?”

“我可以提供伙食,如果它在你家胡闹造成任何经济损失我也可以赔偿。付寄养费也行。”江波涛看向他的表情诚恳极了,“能不能请你替我代为照顾它一阵?”

周泽楷目瞪口呆。

“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条件要求,都可以提。”江波涛说,“看在它那么喜欢你的份上,你就收留它吧。”

“可是……”周泽楷为难急了。

“而且,”江波涛蹲下身子,把刚吃完牛肉丸还在不停舔嘴唇的Lucky抱了起来,毛茸茸的小脸冲着周泽楷,“它还挺可爱的吧?”

Lucky吧唧完了嘴,团在江波涛怀里吐着舌头摇尾巴,两只小耳朵一抖一抖的。

周泽楷深呼吸,然后叹气,“……好吧。”

江波涛抱着Lucky亲了一口,“太好了,有漂亮的大哥哥愿意收留你了!”

觉得这话听着有些不对劲的周泽楷皱了皱眉眉头。

却见江波涛把狗放下以后拍了拍手,“不过啊……小周,你这样的性格,真的很容易被人占便宜啊。”

周泽楷心想,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吧。


但会答应他,除了主人脸皮厚且狗确实可爱以外,还有别的原因。

毕竟江波涛作为他搬来以后认识的第一个邻居,给他留下的初始印象无比完美。

热心的江先生曾在他搬来的第一天主动帮他搬行李,告诉他垃圾站的位置,带他去了物业服务中心,还帮他修好了老化的下水管道。

一个如此热情的好心人,此刻需要他的帮助,实在让人无法狠心拒绝。


其实养狗是一件挺愉快的事。

Lucky比想象中乖巧许多,很少捣蛋,也不爱叫,更不会随地大小便。每天的日常就是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撒欢,在周泽楷吃东西的时候看着他流口水,或者对着周泽楷撒娇求抱抱。

下班以后打开门有个小家伙在等着自己,这种感觉还挺美妙的。

更美妙的是,一回家就有热腾腾的晚饭可以吃。

一开始,江波涛只是每天给Lucky送牛肉丸。在周泽楷对“为什么不一次性送过来要每天分批送”这种不合常理的行为提出质疑后,对方突然话题一转,问他是不是晚上习惯性叫外卖。

“我手艺挺好的,要不要试试?就当做是你替我照顾Lucky的回报。反正一人份两人份做起来也差不多。”

周泽楷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尝过一次后就再也不和他客气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还挺赚的。

江波涛对Lucky一切日常用品都提供得非常热情主动,根本花不了他半毛钱。

所以他日常需要做的,就是陪狗狗玩耍,外加每天晚上带它出去散步。


吃过晚饭走一圈是一种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

更何况江波涛手艺出众,一不小心就会吃多。周泽楷觉得自己要不是增加了遛狗的活动量,这段时间肯定会圆润不少。

他现在每天下班以后直接去江波涛家,吃过了晚饭再回去。估摸着等江波涛差不多把碗洗好了,就牵着Lucky下来一起找他,然后两人一狗在小区里散步。

其实遛狗一个人就够了,但江波涛以原主人的身份强烈要求陪同,号称这样可以增加相处时间,修复他同Lucky之间的感情。

如今看来Lucky对他的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但周泽楷同他之间倒是因为长时间的相处而变得非常亲密。

每天周泽楷被Lucky拖着到处跑,江波涛就笑着跟在后头看,时不时还要拿出手机拍两张照。

被江波涛抱着的时候不肯出门的Lucky每天一到了散步时间都特别兴奋,主动咬着牵引绳在门口摇着尾巴蹦跶,积极无比。

周泽楷偶尔在散步结束回家的时候把他往江波涛家里带,它也会乖乖跟进去。但周泽楷一走,它必定也要一起出门,死活不愿意单独留下来。

“到底什么深仇大恨?”回到家后周泽楷看着坐在客厅地板上和Lucky玩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一人一狗,非常不解。明明看起来相处得挺好的呀,而且这段时间以来Lucky对江波涛表现的也愈发亲密,每次一见面都猛摇尾巴蹦着往他身上扑。怎么就不肯回家呢?

“它不是讨厌我,”江波涛抱着Lucky抬起头冲着周泽楷笑,“是喜欢你。”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赶紧低下了头。

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不知道自己底在害羞些什么。

“看来它下定决心要当你家的孩子了,”江波涛叹着气伸手揉了一把Lucky的脑袋,“小白眼狼,吃了我那么多牛肉丸。”

周泽楷笑,“真不知道它现在是谁的狗了。”

“我们的呀,”江波涛说,“一家三口。”

周泽楷又把头低下了,没说话。

片刻后,他再次抬起头来,主动扯开了话题,“要不然……那些我来买吧。”

小家伙显然以后也不会愿意跟着江波涛回家,再让他出钱,有些过意不去。

“你人也太好了吧……”江波涛感叹,“难怪Lucky赖在你家不走,原来是吃准了你好欺负。”

“……我哪有啊。”周泽楷反抗。

“我说真的。你这么好说话,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盯上,趁机占便宜。”江波涛低头,“Lucky你说是不是?”

周泽楷走过去,把Lucky抱进怀里,“Lucky你告诉他,没有这种事。”

江波涛坐在地上仰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没有?”

周泽楷把狗举到江波涛面前,“这个人胡说八道,Lucky咬他。”

江波涛笑着伸手摸了摸狗头,“Lucky啊,这个哥哥好傻的,你要记得好好保护他知不知道啊。”

当事狗Lucky全程保持安静,任由他们抱来抱去胡言乱语,都只是乖乖摇着尾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周泽楷在江波涛走了以后抱着Lucky小声问它,“你真的很喜欢我?”

Lucky还是同往常一样吐着舌头摇尾巴,耳朵一抖一抖。

周泽楷低下头笑了一会,又问,“那你说……你的主人,他喜不喜欢我?”

问完他立刻把狗放下了。

他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回客厅,接着去厨房绕了一圈。Lucky一直跟在他的脚边,蹦蹦跳跳。

在家里转了几圈后,他蹲下身子,对着Lucky用比刚才更小的声音问道,“怎么办?”

Lucky非常破天荒地叫了一声,“汪!”


周泽楷抱着Lucky去敲江波涛家的房门。

“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他在江波涛开门以后非常严肃地说道。

江波涛有些发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狗,“怎么啦?”

周泽楷话到了嘴边,突然有些说不出口,憋了半天,表情愈发严肃。

于是江波涛的神情也跟着变了。

“……你知道啦?”他说话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生气了?”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

“所以说你这个人真的太好说话了吧……”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周泽楷脸红,“为什么要生气……”

江波涛低头嘿嘿了两声,看起来非常不好意思,“无论如何骗人总是不对的。”

“……?”周泽楷茫然,“你骗我什么了?”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片刻后才开口问道,“……那你在说什么?”

“……”周泽楷也跟着茫然起来了,“你在说什么?”


“你还说Lucky白眼狼,”周泽楷大惊,“你冤枉它!”

“……咳,”江波涛低头,“知道他主人搬家把它留下以后,我本来也有打算收养它的,其实差不多啦……就是一个时间差……”

“……”

“没想到它眼光和我那么像的,”江波涛说,“自己就找到冤大头了。”

“……”

“你真的完全没有发现这不是我的狗吗?”江波涛感叹,“它当初和我一丁点也不亲啊!”

“……”

“所以我说你真的太好骗了,”江波涛说着可能是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低下头用手摸了摸鼻子,“会被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

“……哪有,”周泽楷扭过头去,“也要看对象的。”

“辜负了你的信任我真是罪孽深重,”江波涛说,“不过我应该可以得到机会弥补一下?”

“什么机会?”

“你本来是打算来找我说什么?”

周泽楷没回答,只是瞬间红了脸。

江波涛把视线转向始终被周泽楷抱在怀里小脑袋扭来扭去但特别安静的Lucky,“你说,我还有没有机会当你的主人?”

狗不理他,人也不理他。

“帮我说点好话啊,好歹我给你吃了那么多牛肉丸子。”江波涛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你真的不要我啊?”

“不要。”周泽楷替Lucky回答了。

然后他在江波涛看向他的时候又小声说道,“只能我委屈一下了。”


FIN.

评论(80)
热度(235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