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所有的失败都是老天爷给你的助攻呀

周泽楷迷迷糊糊陷在体操垫里快要彻底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声响。

有人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立刻把门重新给关上了。那人沿着墙走进来的时候还在压着声音讲电话。

“对,文档我发过去了,你看一下邮箱。”

周泽楷睁开眼睛,但没起身。隔着一大堆垫子看不见对方的模样,但这声音他却是觉得有几分耳熟。

这个和他一样偷偷翘课跑来体育器材室的人他应该认识。

“你抄的时候可千万千万别写错别字啊!”那人说,“还有信纸也别找太花里胡哨的,哦……也别用那种白底红线的,太土了。记得选有气质一点的。”

这是在说什么呢?

不过虽然不是出自本意,但偷听人电话总归不太好。周泽楷琢磨着是不是要发出点儿声音好提醒对方自己的存在。

“……对啊,是情书啊,”那人又说道,“我知道自己写比较有诚意……但我的字不好看,很破坏形象啊……反正内容是我写的嘛。”

好像这时候出声也挺尴尬的。

他偷偷探出脑袋看了一眼,然后飞速撤了回来。

果然是认识的人。

那是同一个社团的学弟,虽然两人不算太熟悉,但因为对方性格开朗好相处还特别懂礼貌,所以周泽楷对他一直印象颇佳。学弟姓江,全名江波涛。

看来这位学弟是想找人表白,但奈何字迹拿不出手,于是找人帮忙代抄。

周泽楷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又很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听到了别人的小秘密。

江波涛却是浑然不觉,继续认真和电话那一头交代注意事项,“嗯嗯,对,其他注意点我写在文档后面了……你可别给一起抄上去了,那我真的糗大了。抬头?抬头我写了啊,你记得在后面加学长两个字啊……哎你觉得加好还是不加好?加了好像有点太生疏了。”

哦,还是个学长。到底是谁呢?周泽楷不禁开始好奇起来。

“……嗯,还是加上吧……信封上就不用加了,直接写‘周泽楷亲启’好了。”

……咦?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江波涛很快交代完毕,靠着垒得高高的垫子另一侧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舒了口气。

周泽楷隔着垫子,躺得端端正正,一动也不敢动。

他脑子里不断地回忆着以往两人相处的片段,想要捕捉蛛丝马迹,但却还是摸不着头脑。

江波涛确实一直对他非常热情,有事没事爱找他闲聊几句。但他原本以为那只是因为他个性如此,和谁都爱交流。有几次江波涛特地来零食来活动室,也是在场人人有份,看不出对他有什么特殊待遇。

周泽楷脑子里一团乱。

他有点想亲眼看看那份 情书的内容,江波涛究竟在里面写了些什么。有没有写到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开始喜欢他。

在那之后,自己要怎么拒绝才显得比较有礼貌,并且不至于伤到对方的心呢?


周泽楷苦思了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那封传说中的情书,倒是迎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强降雨。

他站在教学楼下看着倾盆大雨,满心无奈。

他没带伞。

要不然还是先回教室吧,或许过一会雨就小了呢。

刚一转身,周泽楷吓了一跳。

他的反应过于夸张,弄得站在他身后的江波涛也跟着有些尴尬,“我刚想出声和你打招呼呢。”

这一周时间他都没出席过社团活动,从器材室那天以来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打上照面。

周泽楷紧张极了,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努力憋出了一个傻笑。

“没带伞啊?”江波涛倒是挺自然的,看了眼外面的大雨,然后很果断地打开书包,从里面掏出一把雨伞,“喏,借你。”

“……那你呢?”周泽楷问。

“我还有一把备用的在教室里,现在回去拿。”江波涛见他不动,干脆直接把伞塞进了他怀里,“你先走吧。”

若是以前,周泽楷一定心怀感激且不疑有他。

但现在,他有些担心江波涛到底有没有另一把所谓的备用伞。

还有……他那封找人代写的情书呢,还没写完么?

见他站在原地不动,江波涛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非常明显地扭捏了起来。

“……那个,”他说着又把书包打开了,“我有个东西想给你。”

眼见他从书本里抽出了一个信封,突然有人从楼道里高喊着“让一让让一让”嗖得一下冲了出来。

那人从他俩中间挤过去,一头扎进了雨里。

与此同时,一个牛皮纸信封跟着一起飞了出去,接着很快被大雨砸落在地,掉在一片水坑里,被浸了个透。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低头看着那封信,表情都是千变万化。

迟疑了几秒种后,江波涛跳进了雨里,捞出了那封湿透了的信,然后回身对周泽楷挥了挥手。

“……我先走了,拜。你也早点回家。”

接着一转身,跑了。

周泽楷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的伞还在自己手上。


太惨了,周泽楷想。

再写一封吧,反正你还有原件文档在,找人抄一抄,还是很方便的。实在不行,打印也行啊,反正已经知道不是他亲手誊的了。

当他这么想着在下课时间拿着伞跑去江波涛的教室时,却找不到人。

“他今天请假,好像是因为昨天淋雨,病了。”被问到的同学说着指了指讲台上的一叠本子,“你是他朋友么?这个能帮忙带给他么?”

于心有愧的周泽楷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江波涛父母都不在家,开门的是江波涛的奶奶。

老人家一口周泽楷听不懂的本地话,还有些重听。两个人痛苦地交流了半天,奶奶终于听明白了,牵着他的手带进屋里然后门也不敲直接打开了江波涛的房门。

江波涛裹着被子瘫在床上捧着个笔记本看电影,一见到周泽楷整个人一蹦就坐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

“送东西,”周泽楷说,“还有……你的伞。”

江波涛的奶奶用本地话也不知是说了些什么,关上门走了。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送的什么东西……作业啊?这东西不送也行啊……”江波涛说完顿了一下,“我是说,麻烦你特地跑一次,多不好意思。”

周泽楷点了点头,心想,任务完成,接下来自己是不是可以撤了。

但走之前,必须要先表示感谢并且表达歉意。要不是把伞给了自己,江波涛也不至于会躺在这儿。

只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述。

以往这种两个人相顾无言的时刻,江波涛都会主动开启话题。

但今天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生病的关系,他居然一直没有说话。周泽楷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似乎有点紧张。

于是周泽楷被气氛感染,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他眼神乱飘,瞄到江波涛随手搁在床边的笔记本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电影被按下了暂停,但那画面,周泽楷却很快认了出来。

那部电影他看过,日系小清新恋爱片。里面有一段经典剧情,是女主角生病卧床的时候男主角前去探望,然后一直暗恋他的女主角表白了。

女主角病恹恹地撒娇,看起来脆弱无比引人怜惜,让男主角无法狠心拒绝,最终半推半就答应试着在一起。

大事不妙,江波涛现在正在想着的东西,可能有点危险。

周泽楷顿时如坐针毡。

如果他真的表白了,自己该怎么办呢。这样的情势下,确实无法狠下心冷酷拒绝。

……还是赶紧告辞吧。

他刚站起身,江波涛开口了,“那个……”

情急之下周泽楷九十度鞠了个躬,“谢谢你的伞。”

“……”江波涛果然被震慑住,张着嘴一副所有台词都被吓忘了的模样。

就在此时,房门又被不敲门的奶奶突兀地打开了。

老太太端着个盘子,上面摆着果汁和一碟小零食。周泽楷赶紧迎上去,谁知才刚走了半步,对方突然脚下一滑一个跄踉就向前跌去。在周泽楷眼明手快把人扶住的同时,盛满果汁的杯子和那些小零食一起向前飞了出去,全砸在了床上。

还在生着病的江波涛被淋了一头一脸,哭笑不得。


江波涛被他奶奶拽着去洗澡换衣服,周泽楷便赶紧匆匆告辞离开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还心有余悸。

好紧张。

就差一点儿。若是江波涛把喜欢他这几个字说出了口,他无论如何回答,今天晚上估计都睡不着。

却不想江波涛没能顺利说出口,周泽楷当晚还是失眠了。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来想去脑海中飘来飘去都是江波涛当时突然变得紧张又不知所措的模样。

同他一贯的形象大相径庭。

觉得新鲜,觉得有趣,还觉得有点可爱。


周泽楷再次翘课,躲在学校楼顶的温室花盆架子后面思考人生。

他有些无法确定,自己这段时间对江波涛的意识过度,究竟是不是只是单纯因为知道了他对自己的那份小心思呢?

正苦恼着,突然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周泽楷下意识缩了缩身子。

听脚步,进来的还不止一个人,其中之一正抽抽搭搭哭个不停。

“好啦别难过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嘛。”另一个人开口安抚道。

是两个女孩子。

周泽楷顿时尴尬无比,自己一不小心又要被迫偷听了。

“那个江波涛有什么好,长得也不是很帅啊,”那女孩继续说道,“那么普通,你看上他哪儿了?”

另一个姑娘哭得一抽一抽的,不说话。

“再说他也不是不喜欢你……他不是说了么,现在只想专心学习,不考虑别的,不是因为觉得你不好。”

哇……太假了吧。周泽楷努力把自己尽量缩得更小一点儿的同时,又开始觉得愧疚起来。

虽然不认识那姑娘,但好像有点对不起她。

那个一直在哭的姑娘吸了吸鼻子,终于说话了,“才不是,他有喜欢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另一个人问道。

“我偷听到他讲电话了……他订了个蛋糕,让蛋糕师傅在上面写字表白,打算过几天送给人家。”

“那你还跑去和他说?”

“……想抓紧最后的机会啊,”那姑娘声音又带上了哭腔,“他那么好,人家肯定会接受的,到时候我就真的没机会了。”

“所以他到底哪儿好了啊!”另一个姑娘语气非常崩溃。

“……我,我也说不上来。”

坐在花盆架子后面的周泽楷低着头把脑袋埋在膝盖上,面红耳赤。

他想,他也觉得这个人挺好的,就是弯弯绕太多了。简单直接说一句喜欢你不行么,为什么每次都要弄得那么复杂呢。

不过蛋糕他还是爱吃的。


周泽楷苦等了两个星期,期间和江波涛见了好几次面,甚至还单独出去看了场电影,过程非常愉快。

可传说中的蛋糕连影子都没见着,让人不得不怀疑江波涛是不是送给别人了。

这移情别恋也太快了点吧?

就在他觉得有些郁闷的同时,又收到了江波涛的微信,问他周末有没有空,想约他一起打球。

这看起来也不像是移情别恋的样子啊。总不见得是被他自己给吃了吧。

周泽楷想了想,回复道,“不想打球,想找人陪我去吃蛋糕。”


一走进店里,老板见到江波涛,立刻迎了出来,“啊呀好久不见,上次真是不好意思……”

江波涛笑容僵硬,“没事啦,那个小哥又不是故意的,你也别怪他。”

两人寒暄了一阵,老板表示今天不管他们吃什么都给折扣。

落了座后,周泽楷忍不住问道,“上次怎么啦?”

“别提了,”江波涛扶额,“给我送蛋糕那个小哥路上车胎爆了,送到的时候人摔得鼻青眼肿的,我都不好意思再怪他把蛋糕摔成一坨了……哇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有那么好笑么?”

“没啊,”周泽楷捂着嘴摇头,“……小哥好惨啊。”

“我也很惨啊……”江波涛说。

周泽楷低头忍笑。

“哎……你说,”江波涛单手撑着下巴,“如果有一件事,每次你打算做的时候都会遭遇不测,是不是说明老天爷在阻止你?”

“……”周泽楷抬头看着他,没说话。

“是不是说明不该这么做?”江波涛继续问道。

“呃……”周泽楷想了想,“俗话说,过一过二不过三……你失败几次了?”

他原意是想说也许你尝试第四次就成功了,谁知江波涛低下头认真扳起了手指。

“大概……十多次吧。”他说。

周泽楷震惊了。

“那么多!”他问,“每次都失败?”

江波涛叹气,“在无声无息中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流产,各种天灾人祸。”

“……”

“但我还是不太想放弃啊,”江波涛看着他,“怎么办?”

周泽楷心想,我也想问怎么办呀。

“你说……我要不要再试试?”

周泽楷又开始紧张了,“……还是试试吧。”

江波涛点了点头,再次拿起杯子,一仰头全喝完了,“……我有话想和你说。”

就在周泽楷坐正了身子想要认真听的时候,江波涛突然站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四下望了一圈,又弯下腰看了看桌底,甚至还试图移动一下自己的凳子,接着又向服务台张望了一下。

“……你做什么?”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隐患。”江波涛说完,坐了回去,“心里没底啊。”

“现在确认安全啦?”

“不好说,”江波涛说,“意外总是突如其来。”

周泽楷又想笑了。

这么多顾虑,难怪一直失败。

他那么不顺利,让人忍不住想要耍个心眼,好让他有始有终。

“别笑啊你……我又要开始紧张了。我一紧张就坏事。”江波涛拿起空杯子,刚想喝发现没水,又放下了。然后他深呼吸了一下,“我是想说……”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

“……”

周泽楷看着他瞬间愣住的模样,忍不住趴在桌上笑个不停,“哈哈哈真的是好不顺利啊哈哈哈……”

江波涛呆了许久,也跟着笑了。

他叹了一口气,撑着下巴看向脸都笑红了的周泽楷,小声说道,“你开心就好啦……”



FIN.

评论(85)
热度(2500)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