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18


周泽楷一直没想明白。

他谈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然后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莫名其妙地分手了。

从头到尾他好像啥也没做。来不及喜欢也来不及讨厌,随波逐流,被擅自追求又被擅自放弃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茫然到了尽头,出现的是说不清道不明隐隐约约的烦躁。

江波涛这个人,脑子可能有点毛病。

他碰瓷诈骗,他精分耍人,他满口谎言。

然后他好像还觉得自己受伤害了,然后跑掉了。

周泽楷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自己巨冤。

他会因为被骗而生气是一件多么合情合理的事情。就算之后的猜测因为主观情绪而有些恶劣,那江波涛也可以好好解释吧。他觉得委屈也正常,自己愿意为此道歉。但总的来说,还是江波涛错的更多一点,对不对?

那为什么现在是他在愧疚呢?


因为闭上眼睛,想起来的全是江波涛最后笑得特别难看的样子。

嘴角扬得那么别扭,眉头还皱着,视线一和周泽楷对上就立刻移开,之后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地面。

他在出门的时候是想着要看他笑的。

但不是这种笑。

不好看。


在周泽楷快要被烦躁感吞没的时候,突然有人和他说话。

他室友之一从桌边回过头来问道,“你今天怎么不上游戏?”

哪儿来的心情啊,周泽楷想。

他不说话,他室友也见怪不怪不追根究底,“你既然不上,号借我一下?”

“随便。”周泽楷说。

等他室友登录了游戏玩了一会,他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坐起身来问道,“你又开始玩了?”

“今天有活动,”他室友头也不回,“我当年心心念念没拿到的一个装备今天有双倍掉率,多个号多份保障,拿到了我就没有遗憾了。”

周泽楷迟疑了片刻,又问道,“没人找我吧?”

“没啊,”室友说,“你好友列表里基本就没人……哎这个无浪谁啊,和你很熟吗?”

“……不认识。”周泽楷重新躺下,脸朝墙壁,“以前乱加的。”

“哦,那我替你把他删了啊。”室友说。

周泽楷一愣,然后赶紧起身跳下床,“你干嘛啊!”

“这人上上下下刷我一屏,神烦。”室友说,“反正你也不认识,没关系吧?”

“已经删了?”周泽楷问。

“……有问题?”舍友被他的语气表情弄得有点紧张,“不然我再帮你加回来?”

“……”周泽楷呆呆站着,没说话。

“到底要不要加回来?”

“……”周泽楷爬回床上,脸朝下趴着,“算了。”


删除好友对方不会收到提示,只是列表里彼此的名字会同时消失。

等江波涛发现在好友列表里再也找不到他,就会发现。这取决于江波涛什么时候想要找他说话。也许五分钟以后,也许永远不会。

无论哪一种,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彻底完蛋了。

他原本想着,如果江波涛又来找他,如果是道歉,那就原谅他;如果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没话找话,那就顺着他说一起把这件事忘记;如果求和好,那就答应他。

反正他在同江波涛的这段关系里,一直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从来没有主动过,也不曾拒绝过。但他是个很负责任的人。

但现在,江波涛提出结束这段关系,又发现自己立刻删了他的好友,那一定不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了。

除非自己主动去找他。

周泽楷又坐了起来。

他舍友还在专心致志打着游戏。因为距离和角度的关系看不清屏幕上的内容,只隐约能见到一片眼花缭乱。

但周泽楷也不在意那些。

他突然非常紧张,心如擂鼓。

他也可以主动去找他。

可要用什么理由,说些什么呢。

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想不出来。

在他陷入迷茫的时候,他看到他舍友突然双手都放在了键盘上,然后开始打字。

“你在和谁说话?”周泽楷下意识地问道。

“你说巧不巧,”他舍友说,“刚把人删了,立刻就又碰到了,这是什么几率。原来他是个代练啊?”

周泽楷这次没有发愣,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舍友身后,“你说什么了?”

“说不用了谢谢啊,”舍友说,“我又不是来练级的。不过他开价好便宜啊。”

周泽楷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

无浪在队伍频道里说,“兄弟你这样很没效率啊,不如我带你刷一把,出了装备都给你,一块钱一次,我打赌你找不到更低的价了。”

周泽楷伸手抓住了舍友打算按下发送的手指。

“要不要,回句话呗?”无浪就站在他身侧,一刻不停地转来转去瞎蹦跶。

“怎么了?”舍友茫然。

周泽楷推他,“你让开。”

“我才刷到一半呢!”舍友表示抗议。

“……我帮你刷,”周泽楷发现推不动,于是又弯下腰用力抽他椅子,“快让开。”

“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舍友惨叫。

两个人一番推闹,等周泽楷终于坐到电脑前,发现自己的账号在队伍频道里发送了好几段意义不明的乱码。

“这什么?比省略号还难懂。”无浪说。

周泽楷继续操作着人物往前走了几步,无浪立刻紧紧跟了上来。

“要不然五毛一次,不能更低了!毕竟你等级都那么高了。”无浪说着跑到了他的前面,主动开始刷起了怪。

周泽楷在原地站了一会,问道,“你很缺钱啊?”

“是啊,”无浪说,“穷得揭不开锅,再没进账就得饿死了。相逢即是缘,你看我随便加入一个公共游戏第一个就遇上你,是不是要好好珍惜一下?”

周泽楷还是站着没动。

他觉得自己打字的手指都有些发颤。

“我不用代练,送你十块钱吧。”他说。

“这怎么行,无功不受禄嘛,”无浪说,“不过冲你这句话,我决定再多骚扰你至少三十分钟。”

“你是不是很闲?”周泽楷问。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无浪清完了怪,又跑了回来,“我没钱,还刚失恋。现在除了时间一无所有。”

周泽楷双手放在键盘上,看着屏幕上那两个面对面站着的小人,迟疑了许久,然后合上了屏幕站起身来。

他拿了手机,走出宿舍跑到走廊里,蹲在角落里打开通讯录,深呼吸了两次后,找到了江波涛的号码,按下了呼出键。

对方接听得比他想象中来的更快。

“……喂?”

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太多太敏感,所以才会觉得这简简单单一个字里也透出了许多情绪。

他不说话,江波涛又问道,“怎么了?”

他一定在紧张,周泽楷觉得自己听出来了,特别明显。

江波涛肯定是想要强装镇定,试图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极其失败,该给差评。

“你失恋了?”周泽楷问道。

“……”对面沉默了一会,“对啊。”

那调子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周泽楷突然有点想笑,又觉得有点生气。

“谁准你失恋的,”他说,“问过我的意见吗?”


TBC

评论(93)
热度(104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