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16

 江波涛从校报活动室里往外走,刚一出门遇到一个关系挺不错的社友。

对方见到他反应剧烈,“我擦原来你在这儿啊!”

“想我吗?”江波涛冲对方扬了扬眉毛。

他已经连续两周没来社团露脸了,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一片惊呼。但这位仁兄的反应比其余人更大一些。

“你手机是不是掉了?”对方问。

“你捡到了?”江波涛激动。

“那倒没有,”对方摇头,“有好心人捡到了。我在你通信录里排第一个,所以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那手机呢?”

“我找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你在哪儿,就和那人约好替你去领。本来还打算拿了以后给你送过去呢。既然遇到就好办了,你自己去吧,二十分钟以后,就在楼下小花园。”

江波涛感激涕零,“好人一生平安!”


刚走进活动室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口袋里少东西了。

当时他正被社长副社长和社友们围在中间批斗,心情沉重,迫切需要调戏一下周泽楷缓解心理压力。

校报今年招的几个新人不太靠谱,老社员中又有中流砥柱因病临时休学了,于是一时间人手非常紧张。在这样最艰难的时刻,江波涛同志欠着一屁股债还沉迷谈恋爱不事生产,让社长非常痛心。于是两位干部牵出了责任老师一起给他最后通牒,要他好自为之,再消极应对工作就自己还全款去。

接到副社长电话的时候江波涛正提着点心袋子往周泽楷宿舍赶。虽然知道对方只是吓唬他,但他多少也有那么点良心不安,于是答应尽量配合工作,就从出席晚上的校报例会开始。

结果来了以后啥正事儿没说,就被怼了老半天。

江波涛心急如焚。他可怜兮兮地卖惨,说我手机掉了,我对象刚给我买的,才用了半个月,可贵可贵了,再不找怕是找不回来了。

终于在社长“万万没想到你穷得去当小白脸”的鄙视声中得以解脱,刚一开门,就听到了这么个好消息。


说是二十分钟以后,但江波涛眼下一分钟也不敢继续留在活动室里了,于是当即就跑下楼就位等待传说中好心人的到来。

等了不到五分钟,好心人周先生就出现了。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散发着冰冷寒气的冷酷表情,心里直发憷。

“……早说是你捡到的,我直接去你那儿拿不就好了嘛,还辛苦你跑一趟,”他努力赔笑,“是不是我忘在你宿舍了?”

周泽楷把手机塞他手里,“你不是去上课了么?”

江波涛咽了口唾沫,“嘴滑,说错了。没课,是来参加社团活动。”

之所以没说实话,也无非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之前当着周泽楷的面还在说和他在一起比较重要不想参加活动,接着立刻就和他告别跑来开会,多奇怪。还欠着镜头钱没还清可是个秘密。

周泽楷不高兴的特别明显,“这种小事都骗我。”

江波涛有些懵。说起来确实是自己不对,但周泽楷的反应未免也太小题大做。

但在对方气头上试图讲道理无疑是非常不明智的。

“你特地给我送过来啊?”他笑着问,“我们的小周同学上一次因为上课以外的原因走出寝室,就是撞坏镜头和我结缘的那一次了对不对?都和我有关嘛。”

“……”周泽楷板着脸看向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生气的时候我还这么高兴是不是不太合适?”江波涛说,“为了让我高兴地合理一点,你就消消气呗。”

“……”周泽楷又盯着他看了一会,终于叹了口气,“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骗我么?”

“当然没有啊,”江波涛赶紧表忠心,“呃……每次微信上说的当面都怂算不算?”

周泽楷皱眉,“你再仔细想想。,”

他那模样比起试探,更像是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来兴师问罪。江波涛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他小心翼翼摁亮了手机,想低头看一眼,然而才行动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你看什么?”周泽楷问。

“……随便看看。”

“看你微信登录的是哪个号?”周泽楷问。

江波涛沉默了五秒钟。

坏了。

周泽楷生活中虽然宅且懒散,但并不傻。若是知道了无浪就是他江波涛本人,很多事情要想通透并不难。更何况自己刚才还主动提起了他们的初识,就算周泽楷原本没意识到,现在也该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瞒着你的事情……那是有的,”江波涛说,“但说骗就不至于了……”

“呵呵。”周泽楷笑得嘴角一点弧度都没有。

“虽然手段不太光彩,但理由你知道的……”江波涛小心翼翼,“你八百年才露一次脸,我想搭讪都找不到机会,很辛苦啊。”

这样委婉的表白并没能让周泽楷的表情有所松动。

于是江波涛再接再厉开始装可怜,“……事迹败露,我回忆一下用小号对你说话的话,自己也觉得很羞耻的。你就假装不知道好不好?”

“……”

“换个角度说,其实我们很有缘分是不是?”江波涛说,“游戏里遇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惊喜。”

“你还有什么事骗过我?”周泽楷又问。

“真没了啊,”江波涛说,“我哪儿有那么多事能骗你。”

周泽楷咬了咬牙,“我给你买的镜头呢?”

“……”江波涛一愣。

“你拿去卖了吗?”周泽楷问。

“没!真的没!”江波涛指天发誓,“那个和你通电话的人说什么了?”

“你那个镜头原本就是坏的,对不对?”周泽楷说。

“……还个手机而已,为什么你们会说那么多?”江波涛一下懵了。

“你有一句实话吗?”

“我们换个地方,坐下来,我慢慢和你解释,好不好?”江波涛说。

“你到底图什么啊?”周泽楷问。

江波涛心想,图什么,还不是图你这个人么。

但周泽楷的思路好像和他不太一样。

“你那个镜头是不是拿去卖钱了?”

“当然没啊!”江波涛说,“我不小心摔了,和我上一个手机一起摔的。”

周泽楷把视线转到他现在握着的手机上,“你手机真的摔了?”

“真的摔了啊……等等,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为了骗你钱吧?”江波涛哭笑不得,“我至于吗,我从头到尾要过你一分钱么?”

“你没要,”周泽楷说,“是我傻,非要给你买。”

“你觉得我那么辛苦做这么多就为了骗财啊?”江波涛笑不出来了。

周泽楷低着头,没说话。

“我明明是为了骗色好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抬头看了他一眼。

“虽然手段确实不光彩……但我做这些都是因为喜欢你,你的真一点也看不出来?”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

“还是不信?”江波涛问。

“……不信。”周泽楷说。

“我是挺想立刻证明一下的,但这里人来来去去的,不太方便。”江波涛说,“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

“你每次都这样。”周泽楷说。

“每次都怎么样?”

“就算没人,你也不会碰我的。”

“……你这是在表达不满吗?”江波涛问。

“只是在说事实。”周泽楷说。

江波涛看着他毫无波澜的表情,突然觉得非常泄气。、

“我想也是,“他低下头勉强自己笑了一下,“每次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整个人肢体语言表现出来的全是不希望我靠近的意思。”

“……”周泽楷闻言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动了动嘴唇,却没发声。

“我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挺惹你烦的,所以你才把我想的那么不堪?”江波涛问。

“我……”周泽楷有些急,话说到一半一副不知道要如何继续的样子,半响后才又说道,“你说我喜欢你的。”

“我在胡说啊,”江波涛看着他,“我只是希望你能信而已,但其实自己也没怎么信过。”

“……”

“谎话说一千遍就变成真的了。”江波涛说,“我还没来得及说够,就被你拆穿了。”

“……”

“你看,你又不说话。”江波涛低下头笑了笑,“每次说到这些你就不说话,微信上就回我一排点。”

“……”

“对不起。”江波涛舒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该骗你那么多,浪费了你那么多时间精力……还有钱。”

“……”

“很多事情是假的,但我喜欢你是真的。只有这件事真的没骗你。”

“我……”

“还有你对我一直没感觉,也是真的,我知道。”江波涛说,“你现在千万别心软啊,你这毛病太大了,害人害己。”

“……”

“反正试过了,我也不后悔了。”江波涛低头抹了把脸,然后又抬起头,握着手机冲周泽楷晃了晃,“这个的钱等我存够了会还你。还有镜头也是。”

见周泽楷还是愣在原地不说话也不动弹,他便又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你又没做错什么,不用那么内疚的。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好吧?”



tbc

评论(63)
热度(74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