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15

江波涛原本每天给周泽楷送完饭至少要留半个小时。坐在一起吃个饭,聊会天,顺便还要和周泽楷的室友们联络一下感情。

现在改了。如果没有课,江波涛能留一整个下午。

周泽楷亲耳听到他和校报负责人打电话,说最近好忙哦考试复习赶作业打工还债,分身乏术,实在是没时间来开会,到这个学期末为止最好也别给他派发任务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人就站在周泽楷寝室门外的走廊里。

而此时是下午三点半,他已经在周泽楷的寝室里无所事事地呆了将近四个小时。前两个小时他在和周泽楷的室友聊天,后来其他人都出去了,他就坐在一边看周泽楷玩电脑。

周泽楷两个小时里在游戏里死了十几次。

每次隐隐约约察觉到江波涛逐渐向他靠近,他所操作的人物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出岔子。

当他又一次因为紧张自跳山崖以后,江波涛跑去走廊接电话了。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


从他给江波涛买新手机到现在,时间过了将近两周。

除了每天在一起的时间翻了几倍外,两个人面对面时的相处模式好像并没有太大变化。江波涛像是对此非常满意,乐在其中,但周泽楷却觉得有些别扭。

他们依旧和以往那样聊天,江波涛偶尔会从身后凑到离他很近的位置同他说话,称呼他的时候还是叫他小周,从那时起到现在连他的手指尖都没碰过。

但若只是这样,周泽楷应该早就习惯,并且适应良好。

偏偏江波涛在离开以后总爱在微信上同他口无遮拦地胡说八道。

他说,“你刚才怎么突然那么紧张啊,是不是怕我轻薄你。啊呀我辜负你的期待了吗?”

他说,“今天你们寝室怎么人都在……害我啥事儿都做不了诶……”

他说,“你耳朵尖红起来的样子真可爱。”

他还说,“我计划等下次你们寝室没人的时候认真严肃地调戏你。”

周泽楷一律回复他省略号。


而现在,寝室里除了他们没别人了,江波涛的嘴炮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付诸于行动。

周泽楷面对着电脑,觉得如坐针毡。

等江波涛挂了电话重新走进来,周泽楷主动开口问道,“你很忙啊?”

“是啊是啊。”江波涛说。

“那你还一直呆在这里。”

“就是忙着谈恋爱呀。”江波涛坐到他隔壁位置的书桌前,单手撑着脑袋笑嘻嘻看他。

“……”周泽楷纠结了一会,“你的打工呢?”

“晚上。”

“你到底在打什么工?”周泽楷问。

“想知道?”江波涛问。

周泽楷点了点头。

“但这是我的秘密呀。”江波涛说。

周泽楷撇了撇嘴,“哦。”

“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我肯定不会瞒着,”江波涛说,“就是得有个条件交换。”

“什么条件?”

江波涛站起身来,把椅子拉倒周泽楷旁边,再次坐下。等他刚要笑着继续开口,周泽楷一转身,“算了当我没问吧。”

“你也太不关心我了吧!”江波涛说,“不行,我非要告诉你。”

“……”

“然后强行交换条件。”

“……你要干嘛?”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江波涛说,“你让我拍张照吧?”

“……”

“只用手机也行啊。我苦练摄影技术那么久,最后促使我发疯图强的对象不让我拍,多打击人。”

“就拍照?”周泽楷问。

“……你还想我干嘛?”江波涛问。

周泽楷不说话了。

江波涛又凑过来了点儿,“说说看呀,别不好意思,有求必应。”

“……”

“嗯?”

周泽楷瞬间站起身来,“……我饿了。”

“……”

“想吃点心。”他说。


江波涛出去之前非常夸张地叹了口气。

“你想清楚啊,我每次一踏出这个门就变得特别雄心壮志,”他说,“之后隔了十几个小时再看到你,就全是贼心没贼胆了。现在我跑一次食堂回来只隔半个小时,算算时间差不多就处于雄心壮志的巅峰期。”

周泽楷无言以对。

他想起前几天无浪问他同江波涛相处得怎么样,他想了半天,答道,“说不清。”

以前和他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没压力,还挺开心。所以他觉得和他试着在一起好像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但现在,每当和江波涛单独相处,他就觉得紧张,别扭,忐忑不安。

无浪听他说完,隔了很久,说道,“这说明你以前把他当朋友,现在开始喜欢他了嘛。”

周泽楷抗议,“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

当初传销一样地试图给他洗脑,说他肯定喜欢江波涛,现在又说那时只把他当朋友。

无浪给他发了个叹气的表情,“不要抠字眼嘛。当初是朋友以上的,还未察觉的,特殊的好感。现在彻底升华了当然不一样啦。”

周泽楷不理他了。

无浪又问他,“那你自己觉得呢,你对他什么感觉?”

周泽楷说,“不知道。”

以前不知道,现在还是不知道。

他热恋中的室友和他说,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一看到他,心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周泽楷有些分不清。变得紧张,算不算也是一种不一样。


号称雄心壮志巅峰期的江波涛在买来了点心以后没过多久就赶着去上课了,最终还是啥也没做。

那之后周泽楷等了半个多小时,破天荒没有等到他的例行嘴炮。

他趴在桌上,把手机摁亮又摁灭,把微信打开又关上。江波涛不止没有找他,也没发过好友圈。

真反常。

周泽楷躺回床上发了会呆,突然想主动给江波涛发条信息。说什么才好呢?斟酌再三,他决定随便贴个表情。要是江波涛问他什么事儿,就说好久没吃砂锅了,明天想吃砂锅。

说是随便选个表情,但他翻了一页又一页,总觉得哪个都不合适。

还没选完,突然听到隔壁桌上传来叮咚一声脆响。

周泽楷微微仰起头来看过去,看到一台和他同型号,只是颜色不同的手机。


周泽楷下了楼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动非常没有计划。

他根本不知道江波涛在哪儿上什么课,要怎么把手机送到他手上呢。

若是直接送去他的宿舍,那万一江波涛下了课直接过来找他怎么办。好像还是乖乖回去等着比较好。

但周泽楷又不想那么做。

他难得因为上课以外的理由下一次楼,现在一心只想看江波涛在见到他带着手机突然出现时惊喜的样子。

他应该会高兴吧,他一定会高兴吧。

他想去教室楼下等他。等他出来看到自己,然后变得惊讶,然后开始笑,然后快步跑过来。

江波涛笑起来的时候会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左边脸颊上还有个特别浅的窝。有点傻,也有点可爱。

想起那样的画面,还有点开心。


他不知道江波涛在哪里上课,但总有人知道。

反正江波涛的手机现在就在他手上,他关系好的同学自己多少听过名字,微信上问一下并不麻烦。

随便浏览别人的手机有点不道德,不过他觉得江波涛应该不会生他的气。

周泽楷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摁亮了江波涛的手机,然后在看到桌面背景后瞬间红了脸。

还说没拍过,又骗人。等待会见着了,一定要批评他一下。总是偷拍,什么坏习惯。

他扬着嘴角点开了微信,然后突然愣住了。

那个登录状态的账号周泽楷认识。一条大河波浪宽,是无浪。

 

 

TBC

评论(78)
热度(736)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