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13

这部手机是江波涛用过的所有手机中最便宜的一部。

与此同时,也是他得来最不易的一部。现在,他拿着还在往下一滴一滴掉着芒果汁已经魂归天外的手机尸体,心痛到无以复加。

那仿佛地狱般的一周此刻在他脑海中如同走马灯般重播。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他对着电脑握着鼠标双眼泛红形容憔悴脸色惨白地敲击键盘。

多么单调的走马灯,每一格都一模一样。

但绵延无尽。

痛苦也不断地开着次方。

江波涛确实是个好脾气的人,但此时此刻,对象若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他抬起头第一句肯定会是脏话。

然而当他转过头,看到周泽楷抿紧了嘴唇看着他心虚地眨巴着眼睛的模样,还是把那一口气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没事,反正也不值钱。”江波涛挤出一个笑容,“早知道我放裤子口袋里了,没那么容易掉出来。”

周泽楷伸出手,想要从他手里接过那台手机,被江波涛一抬手避过了。

“很黏的,你拿了以后还得去洗手。”

“我赔你。”周泽楷说。

“……”江波涛张了张嘴,一句不用卡在嗓子眼里不知道该不该说。

钱可真是个好东西。

但凡自己手头能稍微宽裕那么一丁点,他都可以潇洒地一挥手表示这种小事儿何必放在心上,我哪儿能再让你替我出钱呢。若这是一个AVG游戏,接下来就该听到好感度增加的提示音了。

而现在,他硬生生被现实绊住了脚步。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但江波涛现在压根没有孩子了,全夭折了。

现在这场景,说什么都挺奇怪。按照周泽楷的性格,就算他说不要,也肯定会强行给他买新的。说不准一言不合低下头就掏出手机开始下单了。

到时候自己站在旁边,不阻止尴尬,阻止的话两个人必定拉拉扯扯,就和吃完饭抢着买单似的。我来我来,不用不用。虚伪客套还很引人注目。

于是他叹了口气,直接转移了话题,“先让我去洗个手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带着他往寝室走。

等江波涛进了洗手间,周泽楷也跟了进来。

“你那个手机……”他欲言又止。

“反正我还欠你那么多钱,就在里面扣吧,”江波涛抬起头,对着镜子里的周泽楷笑了笑,“你记一下,价值998。”

他想通了。别管有没有孩子能不能套得住狼了。他现在要以身饲虎了。

“这怎么扣。”周泽楷说,“本来就是送餐抵债了,不好算。”

“是啊,”江波涛关上龙头甩甩手,“你都这么便宜我了,我还能和你计较这点钱吗。”

周泽楷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有一句话……”

“你想说就说吧。”江波涛说。

“……没钱,就不要强行大方了。”周泽楷说完,冲他笑了笑。

那笑容挺腼腆的,显然是觉得不好意思。但江波涛却从中读出了几分嘲讽的意味。

他抱头哀嚎,“你要不要那么残忍啊!”

周泽楷伸手指了指他放在洗手台上还黏糊糊的手机,“……要不要也洗一洗?”


估且还是洗了一洗。

反正坏都坏了,又舍不得立刻就丢,沾满芒果汁放哪儿都不方便。

两人回到宿舍房间,江波涛不等周泽楷再次提起补偿协议,主动把话题带到了他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上。

“你手机关了?”

周泽楷脸一红,然后坐到桌边打开电脑,“我给你买新的吧。”

“你干嘛拉黑我啊?”江波涛找了张凳子坐到他身后,“我想回复都不行,找无浪替我敲你你都不搭理。”

“……你手机什么牌子?”周泽楷不回头,直视着电脑显示屏,打开了购物网站。

“为了给你赔罪我还特地去买了你上次说想试试的甜品呢……”江波涛说,“排了好久的队。”

“你不说我就随便买了。”周泽楷戳开历史购买记录。

“自问自答主动替人回答问题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江波涛又把凳子往前拖了点,脑袋贴在周泽楷肩膀边上,“你说是不是?做人偶尔在关键时刻需要稍微有点耐心。”

周泽楷在购买记录里搜索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页面,“买和我一样的?”

“……情侣手机啊?”江波涛说。

“……”周泽楷终于回过头来,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转了回去。

“你就不能稍微耐心一点点,等我回答么?”

“我下单了。”周泽楷说。

“等等等等!”江波涛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这个太贵了,我还不起。”

周泽楷默默把手抽走,“不用你还,我赔你的。”

“花十秒钟听一下我的意见好不好啦,”江波涛继续拖着凳子往前挤,“别老是那么积极替我做决定啊”

“我问了,你不说。”周泽楷往边上挪了点。

“你问了,然后又自问自答了。”江波涛说,“不然你再问一次试试?“

周泽楷再次回头,一脸无奈,“你的手机是什么型号?”

“是啊,我就是喜欢你。”江波涛说。

“……”

“试试吧,不会吃亏的。”

“……”

“能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吗?”

周泽楷伸手摸了摸鼻子,转过身握着鼠标点了两下。

“下单了。”

“……喂喂,”江波涛强行撑了大半天的表情瞬间松动,“我在表白啊,你一副要和我银货两讫划开界限的样子,多伤人啊。”

“不是啊……”周泽楷还是看着显示器,但发梢间隐约露出的耳廓却有点发红,“不是说试试么……”

“答应了?”江波涛探头,想看看周泽楷此刻的表情。

奈何对方不配合,整个身子跟着他的动作侧转过去,还是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江波涛又问道,“那我们现在……?”

“现在……我送你个手机也很正常吧?”周泽楷说。

 

TBC

评论(59)
热度(863)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