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12






周泽楷用枕头压着脸在床上躺了半天,听到身旁一声惊呼。

“你干嘛呢你?”室友吓了一跳,“……没事吧,还活着吧,没闷死吧?”

“死了。”周泽楷闭着眼睛小声答道。

他觉得捂在脸上的枕头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跟着他的脸一起越来越热,也许再过几分钟就会熊熊燃烧起来。

烧吧烧吧,烧死算了,太丢脸了。


他从小就时常被老师和父母长辈批评,说是看起来安静乖巧,其实性子特别急,做事冲动,想一出是一出。这样不好,得改。

但周泽楷并不太放在心上。当一个安静的想做就做的急性子,有什么不好呢?

很多事,需要的就是这样灵光一闪的念头和雷厉风行的行动力。原本就内向腼腆,若再生成个磨磨唧唧优柔寡断的慢性子,那才是真愁人。

从小到大,冲动偶尔会坏事,但还是第一次让他如此丢脸。

现在回头看看,其实从他开始敲江波涛,到最后把对方拉黑,时间也不过才七八分钟。他已经自顾自演完了一整出戏。

想想都觉得羞愤欲死。

最后悔的是一时冲动把江波涛拉进了黑名单,这下连“我随口开玩笑”这种替自己挽回颜面的话都没机会说出口了。


“你手机一直在震啊。”他室友说。

周泽楷心想,废话,我听见了。

被他甩在身侧的手机在那之后时不时就要震动几下,也不知是谁在没完没了地给他发信息。

听着烦躁,周泽楷伸手摸索着把手机强制关机了。

室友有些不太放心,“……你受什么刺激了?”

周泽楷的脑袋还埋在枕头下面,闭着眼睛摇了摇,没说话。

“我得出去了……你一个人呆着没问题?”室友问道。

周泽楷点头。

“你特么捂着个枕头摇头晃脑谁知到在表达什么意思啊!”

“你走吧。”周泽楷抬手冲他挥了挥。

等听着对方的脚步声挪动到了门口,周泽楷突然掀起枕头坐了起来,“等一下!”

“怎么?”对方回头,然后愣了一下,“我擦你脸咋红成这样!”

“我问你啊……”周泽楷话到嘴边还是有些忐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室友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噗嗤一下笑了,“我还以为你病了呢,原来是思春了。”

周泽楷用枕头丢他。

“你看上谁了啊?”室友接住枕头一脸好奇地走回来,坐在了他床沿上,“你这几天课都没去上过,居然还能有情况,难道是网恋?”

“你先回答我。”周泽楷说。

“不急不急,我们一样一样慢慢来,”室友一脸八卦,“到底谁啊?我认不认识?”

“你不是急着出门?”周泽楷说。

“呃……”室友想了想,“现在下午两点二十,我和我媳妇约好三点在学校图书馆一起复习。从我们寝室走到图书馆只要十分钟。”

“那你干嘛这么早去?”周泽楷不解。

“你不是问我喜欢是什么感觉么……这就是啊。”室友说着也有点不好意思,“想着待会要见面就有点静不下心,忍不住就想早点出门。”

周泽楷听完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问道,“还有么?”

“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谁呢!”

周泽楷还是难以启齿。他把枕头从对方怀里扯回来,再次躺平以后盖在脸上,闷声说道,“你快走吧。”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周泽楷觉得自己不是很懂。

他原本想着,试试看,说不定就清楚了。若是江波涛对他有这样的心思,他愿意去尝试一次。他一直相信感情可以培养,只是从来没遇上那个让他有培养欲望的对象。而现在,他们或许已经拥有一个完美的开始。

结果闹了个乌龙。

他室友说,喜欢就是迫不及待想见面,确定了会面的时间提前许久就开始想念。

周泽楷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又好像不太对劲。

江波涛每天出现得都挺准时,而周泽楷对他的来到充满期待。

精确到具体时间,就是从肚子饿了的那一刻起,他对江波涛的思念便开始汹涌澎湃。若是江波涛连续几天不来,他大概真的会活不下去。

但这和他室友要表达的,显然不是同一个意思。


不过,既然他们两人之间还有协议在,那按照江波涛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因为被拉黑就故意趁机赖账的。为了能和他和好,说不定现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下一刻就要敲响他寝室的大门了。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周泽楷顿时紧张起来。

他重新坐起身来,忐忑地看着寝室门。

那个急着见女友的混蛋走得也太心急了,门根本没关紧,只是虚掩着,从外面一推就会被立刻打开。

要不要现在赶紧去把门关紧,然后锁上?

就在他下床低头找鞋的时候,门被砰地一声推开了。

周泽楷吓了一跳,一抬头,松了口气,“怎么回来了?”

“我忘拿手机了!”室友冲进来,从桌上拿了手机又冲了出去。来去如风,还是没关门。

等周泽楷走到门边,这家伙又突然探回了半个身子。

“对了,我刚才在楼下看到小江了,”他说,“你们吵架了?”

“……”周泽楷被他吓得不轻,缓了一下才问道,“……那他人呢?”

“又走了。”

周泽楷皱眉。

“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他在楼梯口转来转去,就主动打了声招呼。他问我你是不是在寝室,我说这不是废话么。然后他又问我你在干嘛。”

“你没胡说吧?”周泽楷紧张。

“怎么会,我是这种人吗,”室友站直了身子冲他嘿嘿一笑,“我给他唱了一首歌。”

“……”

室友清了清嗓子,“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

周泽楷没让他把第二句唱完就一脚踹了过去。

室友向后跳着蹦跶进了走廊里,“春天在那周先生的心坎里~”

“有病吧!”周泽楷追出去踢他。

两个人一路追闹到拐角,周泽楷一个飞踢,对方身子一矮堪堪躲过,接着就见现场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第三个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江波涛坐在拐角,身上地上全是散发着好闻芒果味儿的汤汤水水,脚边上是一个倒扣着的外卖盒。

“不至于吧……”他可怜兮兮抬头看着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周泽楷,“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周泽楷面红耳赤,猛摇头,过了片刻才如梦初醒伸手去扶。

罪魁祸首的室友往后退了几步,“我我我和女朋友约会要迟到了,先撤了,你们慢慢聊!”

接着一转身跑下楼梯没影儿了。

留下一地芒果香和一个一身狼狈的江波涛,以及整个空间尴尬到快要凝固的空气,一起围绕着周泽楷。

“……你来干嘛。”周泽楷把人拉起来,低着头小声说道。

江波涛没回答他。

他看着地面,一声惨叫,“我擦!!!!”

周泽楷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的是一部泡在橙黄色糖水中生死不明的手机。

 

 

TBC

评论(64)
热度(773)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