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06

人生中的寒冬期。

江波涛瘫倒在寝室的床铺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心如死灰。

室友一走进门,就被他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啦?钱包掉了还是考试又挂了?”

江波涛没有看他,只是抬起了手,“手机借我一下,谢谢。”

室友一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一边问道,“你自己的呢?”

“桌上。”江波涛有气无力地说道。

“哇靠,”室友把桌上那台手机的尸体拿起来,“这碎得够艺术啊?你最近怎么回事,刚摔完镜头摔手机,是不是惹了什么脏东西?”

“……”江波涛没回答,只觉得心里苦极了,“我借你手机登陆一下自己的微信啊。”

“没事,用完别忘了登出就好。”室友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江波涛的书桌,“你上次那个镜头还……我擦怎么增加了!”

书桌上摔烂的镜头变成了两个。

“呵呵。”江波涛惨笑。

“我说……你要不要去烧个香什么的?”室友小心地提议道。

江波涛叹了口气,“……烧不起啊。”


不幸中的万幸,是虽然摔出了一身淤青按哪儿哪儿疼,但好在他骨头够硬,都是皮外伤。

而此刻身体上的伤痛比之心灵所受的打击,完全不值一提。

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周泽楷,自己把他特地新买来的镜头又给摔烂了。

登上了微信,他先给周泽楷留了个言,告知对方自己手机摔坏了,如果电话打不通绝对不是故意忽略他想要躲债。

之后又敲了校报的责任老师,告诉对方就当没接过自己刚才那个电话。

最后打了个电话回家,用无比哀伤的口气告诉他妈,最近若是联系不上不用太担心。

江波涛家条件也能算得上是小康,但他父母信奉“男生必须穷养”的理论,导致他经济方面一直不怎么宽裕。好在他有几分小聪明,生财有道,在因为意外负债累累以前过得还挺滋润。

他父母对他靠着游戏赚零花钱非常支持,还时常要在亲朋友好友面前炫耀几句。别人家的孩子玩物丧志,他们家儿子不禁没耽误学业还做成了一门能赚钱的手艺,可见他们的教育方针非常正确。

所以当江波涛试图用苦肉计打动他妈,让她因为无法联系儿子而动恻隐之心主动承担起新手机的费用时,对方表现得非常沉着且淡定。

“没事儿,你不是一直有用游戏赚钱吗,现在一部手机的存款总该有吧?你也要涨涨教训,以后不要那么马虎大意了知不知道?”

江波涛心在滴血。

没有了,山穷水尽了,卖艺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你儿子再这样下去就要卖身了。

“反正接下来至少几个月以内,你打我电话都不会通,有事儿等我过年回来再说吧。”江波涛说。

“哦哟,想骗我给你出钱啊?你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那些花花肠子,”他妈不以为意,“我看你能不能忍得住几个月没有手机。”

等挂了这通让人感到悲从中来的电话,微信已经收到了两条回复。

责任老师发了个头晕的表情。

周泽楷问,你没事吧?


简简单单四个字,犹如冬日中的暖阳,让江波涛瞬间感动地差点儿掉眼泪。

他回复了一个双目含泪的表情,“好惨啊,摔了一跤,手机飞出去了。”

“不会把镜头一起摔了吧?”周泽楷显然是在开玩笑,因为在句子的最后还附带了一个捂嘴笑的表情。

可惜江波涛现在实在笑不出来。

“你只关心镜头,就不关心一下我么?”

“怎么摔的?”周泽楷问。

“别提了,众目睽睽之下从台阶上像个陀螺一样滚下去。来扶我的那妹子一边问我有没有事一边还没忍住笑个不停。”

“很严重?医院去了吗?”

“没事儿,我的骨头比手机硬,摔不坏。”江波涛回复。

周泽楷又问道,“那镜头还了吗?”

再次被迫回忆起悲惨的现实,江波涛的心情又沉了一截,“……你猜是镜头硬,还是我去世的手机硬?”

“不是吧!!!”周泽楷破天荒用了三个感叹号。

要坦白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了。

江波涛纠结了片刻,最终咬牙输入,“开玩笑的啦,我是还了镜头回来的路上才摔的。”

周泽楷回了他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不过,如果真的又被我摔了,你说要怎么办才好啊……”江波涛问。

“没办法啊……”周泽楷回道,“我暂时也没钱买新的了。”

江波涛心想,有钱你也千万别再买了,我和这玩意儿八字不合,来再多估计都得悲剧。

只是现在自己不但要偿还原本的债款,每个月还要按期付钱给周泽楷,等于债务翻了整整一倍。

原本日子已经过得紧巴巴的了,如此一来,可谓雪上加霜。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一时鬼迷心窍,跑去找周泽楷碰瓷了。

片刻后,见他不作回应,周泽楷又发来了一段语音。

“你要是手头不宽裕,等买了手机再还我钱吧。”

江波涛没再推辞。

他连感谢都不知要如何才能说出口,看着手机屏幕只觉得又想哭又想笑。


江波涛在登出微信之前特地发了两条朋友圈。

其中一条屏蔽了周泽楷:朋友们,如果最近有人以我的名义来向你们借钱,请放心,那十有八九不是骗子而是真的。

另一条仅对周泽楷可见:可能我所有的运气都用来遇见你了吧……


再次见到周泽楷,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他妈做的比他想的绝多了,给他寄来了一台价值八十八元的古董蓝屏键盘手机,除了打电话和收发短信外再没别的功能,充电五分钟待机一个月,说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联络不上了。

走投无路之下,他只得发愤图强,废寝忘食兼翘课日日夜夜苦守电脑,终于在过劳死前半赚半省出了一台低配智能机的钱。

买完手机他在床上躺了二十多个小时,醒来后第一时间冲去了食堂。

这段时间除了偶尔蹭室友,就是榨菜配馒头,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饥渴无比。

排到二楼小炒窗口的队尾后,他给周泽楷发信息。

“在宿舍吧?”

很快得到了回复,“嗯?”

“牛肉砂锅吃吗?”他问。

“有点想吃,但懒得出门。”周泽楷的回答就同他预料中一样。

“没事,”他笑嘻嘻地发送语音,“有外卖服务。”

 

TBC

评论(53)
热度(797)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