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一二三四五 05


一贯以来都只使用微信同周泽楷交流的江波涛当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时间临近中午,但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气若游丝,“嗯?”

江波涛一愣,“还没起床?在睡觉?”

对面的声音压得特别低,几乎全是气声儿,“一半一半……”

江波涛又仔细分辨了一下,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个另一个应该是经过音响扩音过的声音,正在絮絮叨叨平板无波地说着话。

“你不会是正在上课吧?”他问。

“嗯。”周泽楷说完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问道,“是不是收到啦?”

“我就猜到是你买的,”江波涛无奈,“发票我收着了,赶紧退了吧。”

周泽楷的声音比他更无奈,但又像是带着几分笑意,“你也太客气了。”

“我说真的……”江波涛说,“我都和责任老师说好了,他钱都替我交上了,学校收据也已经开给我了。你现在就算买了也换不上呀。”

“啊……”周泽楷迟疑了一会,“你去沟通一下?”

“……会很麻烦吧,”江波涛说,“现在才换成实物补偿估计要走好大一通流程了。”

“我陪你一起去说?”周泽楷问。

这个提议非常诱人,可惜江波涛没法答应。真一起见了老师,那分分钟就会穿帮。

“你还是去退了吧……“他试图继续劝说,“包装完好我还没打开过。”

“你重新走个流程,总比每个月赔钱轻松吧?”周泽楷不解。

“可是摔坏镜头我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赔呢?你先把它退了,我们从长计议。”

“……”

周泽楷还在犹豫,江波涛听到背景音里的声音突然响亮了几分。

“个别同学上课时间也不好太过分了啊。”

接着电话就被切断了。

半分钟以后,周泽楷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退货也很麻烦啊……”

江波涛本想继续在微信上进行劝说,打了两个字,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你先专心上课吧。这事儿电话里说也不太方便,等你下了课我们面对面商量?”


江波涛在教学楼下等人的时候都非常小心翼翼,怀里那个价值五位数的宝贝被他套上了好几层泡沫包装,生怕重蹈覆辙。

铃声响过没多久,周泽楷就和着人群一起走了出来。一见到江波涛,立刻向他跑来。

江波涛看着他半边脸上明显是被袖口压出的红印,努力忍住笑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饭卡晃了晃,“请你吃饭,虽然用的是你的卡。”

“哦。”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那副抱着宝贝的模样,问道,“要帮你拿吗?”

“不用不用,”江波涛赶紧摆手,“我们先把它搬到你的宿舍去吧?”

“……到了宿舍,为什么还去食堂?”周泽楷问。

差点忘了这是一个一回宿舍就立刻生根发芽的究级宅男。

“那就直接去食堂吧……”江波涛说着,又把镜头抱紧了些。


周泽楷不爱吃盒饭,于是两人上食堂二楼叫小炒。

点了一个砂锅一份时蔬两份米饭,江波涛跑去刷卡,却被告知余额不足。卡里只有十二块钱,不够付。

食堂窗口不收现金,江波涛自己的饭卡又不在身上。他回头看向已经入座的周泽楷,对方正悠闲地用手指敲着镜头的外包装壳,意识到他的视线后还立刻抬头冲他笑了一下。

这位大少爷估计是平日里极少来食堂吃饭,压根不清楚自己卡里有多少余额。

江波涛硬着头皮和食堂阿姨打商量,问能不能先赊账,下次补刷。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和善,外加嘴甜又懂礼貌,对方只让他留了个电话号码便答应了。

终于入座以后周泽楷看他的表情非常微妙。

“不好意思,刷卡机器故障了,所以慢了点儿。”江波涛也不好意思在这当口和周泽楷说他卡里没钱,怕这位深不可测的富家少爷当下就打开钱包帮他充值,那太尴尬了。

周泽楷恍然大悟,“……我看你留电话,还以为是在搭讪。”

江波涛差点喷了。

那位食堂阿姨虽然长得慈眉善目,但怎么着也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周泽楷对他是有什么误解?

“我要搭讪也是找你这样的好吧,”他说,“我可是很有眼光的人。”

“……啊?”周泽楷愣愣地看着他。

江波涛伸手拍了拍放在桌上的镜头,“我们先来说一说这个玩意儿怎么处理吧?”


总结一下两人的意见,大约就是周泽楷觉得自己对于镜头被打烂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口说千遍道歉不如实际行动上好好表现,与其让江波涛一直欠着老师的钱,不如一口气还清了方便。而江波涛哪儿好意思要周泽楷赔偿,更别说让他一个人出全款。毕竟他碰瓷的初衷根本就不是为了钱。

等一顿饭吃完,两人终于勉勉强强达成了协议。

江波涛先把镜头交上去,退回的钱返还给垫付的责任老师。之后,江波涛只要把原本每个月还给老师的钱给周泽楷就行了。

“这样我们一人一半,就不麻烦老师了。”周泽楷说。

江波涛内心面临巨大的煎熬。毕竟严格意义上而言,他的行为完全可以称为诈骗。

在答应的同时,他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

事到如今,只有努力让周泽楷这个受害人赶紧变成犯人家属了。

毕竟接下来一整年的时间,江波涛作为欠款人都可以非常自然地同周泽楷保持联络,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得好好把握才行。


分别的时候,江波涛婉拒了周泽楷陪他一起带着镜头找老师的建议,并且口头约定下次有空替周泽楷外送食堂的牛肉砂锅。

这款砂锅明显非常合周泽楷的口味。饭桌上他一共也没说多少话,其中一半都在赞美砂锅的火候恰到好处,汤汁的浓郁鲜美,以及配菜的品种丰富。之后还很遗憾地说了好几次“可惜这儿离我的宿舍有点远”。

江波涛单手插兜,手指摩挲着那张早就空了的饭卡,笑得无比诚恳,“你请我吃饭,我帮你外送一下也是应该的嘛。”


总的来说,虽然中途拐了个大弯,但事情依旧在朝着江波涛最期待的方向发展。

他抱着镜头哼着歌,给老师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

“有朋友借我钱买了个新的镜头,”他说话的同时声音和脚步都在飘,“所以现在能不能改用实物赔偿,把钱退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波涛一脚踏空,往下滚了几十层台阶。前半程还拼了命的护住怀里的镜头,中途在一块特别宽的台阶上磕了一下整个人弹了起来,一个没抱稳,眼睁睁看着镜头飞了出去。

这台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江波涛一路摔到地上也花了十几秒,终于落地以后还因为惯性往前滚了好几圈。

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在痛,脑子晕乎乎一团乱麻。

在终于清醒以后,他第一时间抬头,看向此时已经摔出去三四米远的镜头。

心脏都快停跳了。


 

TBC

评论(56)
热度(787)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