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All about You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课堂上。

他在一片茫然中坐直了身子,然后发现前后左右所有同学都在看着他。

“睡得那么香,想必是对这篇课文已经充分了解学习过了吧?”讲台边上那个矮胖的小老头表情带着明显的不悦,“那么请你从我刚才讲到的部分开始,接着往下给同学们念一念吧。”

周泽楷迟疑了片刻后,缓缓站起身来,然后看着书本发起了呆。

接着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百一十二页,第二段。”

周泽楷下意识向发出声音的人看过去。在视线交汇后,对方指了指手上的课本,再次对他比起了口型,“这儿!”

可周泽楷却没有按照他的提示去翻书。他看着他,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想哭又想笑,最后小声嘟囔道,“怎么回事啊……”

这一切都被讲台上的小老头看在了眼里。

他抓起一个粉笔头向那位提示者丢了过去。白色的粉笔头在空中划过了一条抛物线,被目标灵敏地躲过了。却不想虽然避免了迎头一击,那小玩意儿却不凑巧从他后颈领口里落了进去,直接钻进了衣服里。

整个教室哄堂大笑起来。

“你很有表达欲望嘛,”小老头面露得意之色,“那就你来替他念吧。别抖衣服了,叫你呢江波涛!“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站在教室外罚站。

“你昨天是不是又玩游戏到半夜?”江波涛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笑嘻嘻的,“那老头叫了你三次名字你都没醒,我紧张死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看着那张比印象中稚嫩许多的面孔,没说话。

“怎么啦?是不是突然被叫起来头晕不舒服?”江波涛问,“你不会病了吧?”

“……江波涛?”周泽楷小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睡傻了?”江波涛皱眉。

周泽楷摇头,然后伸手抓了抓头发,陷入了茫然。


他想,他应该不是睡傻了,而是还没有醒。

他当然不可能玩游戏到半夜。自从成为职业选手,为了保证良好的状态,他一直维持着非常健康的作息习惯。昨天晚上也是十一点刚过就睡下了。

不过确实没睡好。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情紧张期待,又忐忑。

在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的同时,他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明天,就是明天。等到了明天,就去找江波涛,这次一定要鼓起勇气把那些话都说出来。

可明天现在到底有没有来到呢?

他在自己宿舍的床上睡下,然后在一个陌生的课堂上醒来。

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只有江波涛是熟悉的。


江波涛的表情逐渐变得不安起来。

他伸出手,覆在周泽楷的额头上,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

“好像真的有点烫。”

周泽楷原本想说并没有,可随着江波涛的手在他额头上停留的时间逐渐增加,他觉得自己面部的皮肤确实在不自然地升温。

江波涛盯着他的脸看了会,然后敲了敲教室门,把头探了进去。

“周泽楷身体不舒服,我送他去医务室。”


校医给了他们一支温度计就走了,走之前请他们顺便看守医务室。

周泽楷体温很正常,不高不低,没毛病。

“反正回去也是罚站,正好这里有床,你困的话就睡一会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用眼神问道,那你呢。

“我看着你睡。”江波涛说。

周泽楷躺在床上,心想,那我可能会睡不着。

其实他原本就不困。这是梦啊,怎么会困呢。可这个梦境未免也太真实了。

他时不时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看一看江波涛。江波涛倒坐在椅子上,双手搁在椅背上,脑袋搁在胳膊肘。

他每次看他,他也都在看着他。

最后江波涛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是不是影响你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话到了嘴边却又转了念头。他干脆坐起身来,然后挪到床边,小心翼翼咽了口唾沫。

“怎么啦,”江波涛问,“有话想和我说?”

周泽楷点头。

再真实,这也只是一个梦。虽然是梦,可太真实了。

所以,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在现实中开口之前进行一次小小的演习。

他深吸了一口气,“我……”

“嗯?”江波涛扬起眉看着他。

“……”周泽楷嘴张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能吐出第二个字。

江波涛耐心地等着,看起来依旧好奇,却不催促。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咔哒咔哒地响,整个房间里再也没别的声音。

一直到有人打开了医务室的大门。

“抱歉,我刚才有点事。这位同学情况怎么样?”校医走了进来,“体温多少?”

最终,没毛病的江波涛被赶了回去,而他临走前强行要求周泽楷再多睡一会。

周泽楷躺在床上,觉得自己没用极了。怎么办,梦里都没能顺利说出口,等明天天亮了见到真实的他,恐怕也是不能如愿。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发现自己还是趴在桌上的。

但不是在课堂上,而是在一个昏暗简陋的小房间里。空间逼仄,隐约间还能嗅到令人不安的诡异气味。面前的墙皮大面积脱落,露出底下一块块青砖。

他回过头,看到了一张简易的钢丝床,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而他的身下甚至连一张床单都没有,只是铺了一件上衣外套。

那人身上的裤子早已脏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上身包扎着大面积的雪白纱布,胸口附近还沾染了不少血污。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瞬间停跳了一拍。

他走到床边,小声唤道,“……江?”

依旧闭着眼的江波涛没有回答他。

他面色苍白,紧锁着眉头,嘴唇干涩起皮,脸颊上还有好几道明显的擦伤痕迹。熟悉的轮廓,却是全然不同的气质。

周泽楷在原地呆立了片刻后,走到门口向外看了一眼。外面是黑漆漆的走道,四下一片安静,再没有半个人影。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旧工厂。他现在终于能分辨出空气里弥漫着的究竟是什么气味了。

机油,碘伏,酒精,还有血。

周泽楷深呼吸了几次,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然后再次走回了床边。

不要紧张,不要担心,这只是一个梦。

可就算在心里反复提醒着自己,看到眼前江波涛的模样,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焦灼。

他再三犹豫后,握住了江波涛垂在身侧的手。

江波涛的手心滚烫,他在发烧。

虽然没有这方面的亲身经历,但周泽楷知道这应该是受伤的缘故。在他的手不自觉地加大了力气的同时,始终闭着眼像是依旧在睡梦中的江波涛也回握住了他。

“没事的。”他说。

他还是没有睁眼,眉头也还皱着,但嘴角却微微地向上扬了一下。

“你别出去,过了今晚就好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片刻后意识到对方现在看不见,便又赶紧开口补充道,“嗯。”

“一定能顺利回去的。”江波涛说。

“嗯。”周泽楷小声说道,“你别说话了。”

江波涛轻轻地握了一下他的手作为回应,之后果然乖乖地没有再开口。

周泽楷坐在床边看着他,思考着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为什么还是没有醒,为什么又陷入了这样真实的梦境里。他想问江波涛眼下两人的处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却又不舍得去打扰他。

他握着他的手,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焦虑又无奈。

直到他发现自己腰际别着两把枪。

在游戏里操作了那么久的神枪手,可摸上真家伙还是第一回。他用另一只手在冰冷的枪管上反复摩挲,觉得不知所措,又觉得从握着江波涛的那只手上有名为勇气的情感源源不断地传到他的身体里。

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并不重要,至少江波涛现在需要他的保护。

不管这是不是一个梦境,哪怕这只是一个梦境,或许这不止是一个梦境。


在听到从走道上传来的脚步声时,周泽楷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

江波涛从床上翻身而起,然后把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周泽楷,“怎么说?”

他毫不怀疑周泽楷可以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但他所信任的那个人,现在能保持镇定已经耗尽了所有意志力。

周泽楷犹豫了片刻,问道,“你没事吧?”

他伤得那么重,突然进行活动,无疑会非常痛。更何况他还在发着烧。

可江波涛只是笑了笑,“不会拖你后腿的。”

周泽楷想了想,“先藏起来吧。”


空间太过狭窄,于是他们只能紧紧地贴在一起。

周泽楷握在枪上的手一直在出汗。

“我有事和你说。”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江波涛,“很重要。”

“回去再说吧。”江波涛看着外面。

周泽楷摇头,“不说,可能就回不去了。”

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会用枪,他可能会把他们两个人统统害死。

但江波涛却笑了。

“若是回不去,那就更不能说了。”他说,“留点遗憾吧。”

意识到江波涛会错意后,周泽楷短暂地迟疑了一下,然后问道,“为什么?”

“你不会有事的。”江波涛说,“你来之前答应过我。你一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对不对?”

“……”

江波涛皱着眉,抬头对他笑了一下,“我之前一直很担心,怕如果我回不去了,你会忘不了我。”

“我……”

“但现在到了这一刻,我好像突然又开始变得自私起来了。”他说,“所以还是不要说了,这样你才能一直惦记着我。”

周泽楷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握紧了手里的枪。

“一起回去。”


周泽楷在恍惚中睁开眼的时候,立刻被强光刺得一阵目眩。

在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的同时,身前身后的人们发出了一片欢呼。他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沙发上,而旁边围满了人。

他茫然地看着那些人,一时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在巨大的爆炸声响中倾倒的墙壁和背后传来的钝痛感,以及那之后在嘈杂声中隐约入耳的江波涛的呼喊声和与他同行的大量脚步声。

而现在,他所躺着的这间屋子虽然有些杂乱,但宽敞明亮,装修精致,连他身下的沙发都是真皮的,并且无比柔软舒适。

这是哪儿?

他是不是还没有醒?

……那么,江波涛呢?

他刚想开口询问,就看到心里所想着的那个人嘴里不断地喊着“麻烦让一下好吗”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蹲在了他身边。

江波涛仰着头看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周泽楷看着比记忆中更成熟了几分的面容,茫然地摇了摇头。

江波涛站起身,拉着他的手腕示意他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周泽楷乖乖地在众人的视线下原地蹦跶了两下,然后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松了口气,“还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怎么了?”周泽楷问道。

“你不记得了?”江波涛皱眉,“刚才彩排的时候舞台突然塌了,你从上面掉下来了。”


周泽楷坐在车上看着江波涛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他从那些电话里提取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自己好像是个艺人,原本预定明晚将会举行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可没想到在最后一次彩排的过程中出了意外。

周泽楷觉得自己现在挺好的,腰不酸腿不痛头不晕眼不花。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他根本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

终于到了医院后,现场居然已经围了不少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他在工作人员的掩护和江波涛的陪同下走了进去,然后被带着做了一大堆检查。

结果一切良好,唯独卡在最后一关上。

医生问,“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周泽楷。”

医生又给了他一个水壶,“请帮我打开它好吗?”

周泽楷默默拧开了盖子递还给他。

医生接着问道,“记得你自己的职业吗?”

“……嗯。”周泽楷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哼两句你的成名曲吧。”医生说。

周泽楷沉默了。

在他一言不发的过程中,整个诊室的空气也逐渐凝固了起来。周泽楷有些紧张地回过头去,看到江波涛一脸煞白。


“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江波涛在医生离开以后坐到了他面前,一脸关切地问道。

“……我的……经纪人?”周泽楷进行了合理的猜测。

谁知江波涛的眉头立刻皱得更紧了,“小周,你不要吓我。”

“……”周泽楷为难极了。他思来想去,再次试探性地说道,“助理?”

可江波涛的脸色却变得越发难看了,“你真的不记得了?”

周泽楷咽了口唾沫,然后抿着嘴有些紧张地看向他。

不是不记得,而是他从来没有知道过。

这个古怪而又漫长的梦境持续至今,他一直都在状况外。

江波涛苦着脸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挤出了一个笑容。

“没事的,你别紧张,也许过两天的就会好了。”他说完站起身,在原地转了个圈,又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你有事就叫我。”


这儿的隔音效果太好了,周泽楷贴着门也没能听清楚江波涛究竟在电话里同别人说了些什么。但大致应该不难猜,他明天的演唱会十有八九得流产了。

周泽楷走到窗前往楼下看去。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检查,大楼下人群又密集了许多,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全是乌压压的头顶。

除了记者,还有很多粉丝打着手幅,保佑他一切平安。

周泽楷叹了口气。

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现在所处的或许并不是梦境。

每一个世界都太真实了,那些他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不可能在梦境中被勾画地如此细致具体。他甚至怀疑自己在睡梦中被送到了不同的平行世界。

他在不同的世界中拥有不同的身份,做着截然不同的事,当然也有不同的境遇。

但他的身边都还有着同一个人。


江波涛再次走进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医生。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他也还保留着基本的生活常识,只是一小部分记忆缺失,除了好好休息静待观察外也没什么别的法子。

江波涛不放心,希望他留院观察。但周泽楷不愿意。

他非常确定自己没毛病,他现在需要的是立刻回家睡一觉,然后从这个世界离开。这样一切就能恢复正轨,明天的演唱会也一定能够顺利举行。


回去的路上是江波涛开的车。

周泽楷坐在他身边,偷偷拿着出手机来用江波涛的名字搜索了一下,然后看着结果陷入了疑惑。

百度上说,江波涛是轮回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一手把周泽楷捧红的厉害角色。

他没猜错啊,不就是经纪人么。

江波涛为什么会对这个答案无法接受?


车刚驶进小区的时候周泽楷还有些担忧,毕竟他压根不知道自己住哪一栋哪一户。好在江波涛非常自然地直接把车停进了车库,然后和他一起上了楼,到了门口还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周泽楷看着整齐摆放在门口的两双拖鞋,心里有个小角落忽然开始一颤一颤的。

“洗个澡早点休息吧。别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搞定的。”江波涛说话的同时非常自然地帮他脱下了外套,然后挂在了衣架上,“先好好休息几天再说。”

见周泽楷还愣着不动,他又伸手替他顺了顺额前的刘海,“别太在意了,只要身体没事,这些都不算什么的。”


浴室的盥洗台边有两个牙刷杯,旁边挂着两条洗脸巾。

好在家里还有两个房间里各自放着一张床,虽然其中一间看起来像是客房。

周泽楷在江波涛的注视下穿着睡衣躺进被窝里,然后小声说道,“等我睡醒应该就好了。”

“嗯,”江波涛点了点头,“晚安。”

在他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周泽楷又赶紧抓住了他的手。

“还有……”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看上去非常紧张,“我们是不是……是不是……”

“嗯?”

周泽楷抬头看他,“如果是真的……我觉得那挺好的。”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这是周泽楷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看到他笑得如此自然。

他弯下腰,在周泽楷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小声说道,“好好睡吧。”


周泽楷再次醒来后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

然后他坐起身来看了看自己周遭。

他的宿舍,他的床,一切都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他终于回来了。

他在心中小声地欢呼,然后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跑了出去,跑到隔壁用力地拍起了门。

江波涛用了很长时间才给出回应,门打开的时候还睡眼朦胧,头发也乱糟糟的。他看着一脸兴奋的周泽楷,表情茫然极了。那模样有些好笑,却是周泽楷最熟悉和喜欢的样子。

“怎么了?”他伸手摸了把脸,“今天休息你怎么那么早起来……”

周泽楷没说话,直接扑过去抱住了他。

江波涛在迟疑了片刻后也抬起手拢住了他的肩膀,还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到底怎么啦?”

周泽楷思来想去,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于是他放开了手,往后退了半步。在他斟酌着要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喜悦时,江波涛突然放大了声音,指着他的脚喊了起来,“你怎么不穿鞋?”

他说完把自己的拖鞋踢了下来,“都十一月了,地那么凉你也踩得下去。快穿上。”

周泽楷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跑回了房间,留下还站在房门口的江波涛一脸莫名其妙。


下楼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两个人又在走廊里遇上了。

江波涛笑着问,“你刚才是不是是睡迷糊了?”

周泽楷摇头。他很清醒,从刚才到现在,都和在那些奇特的梦境中一样那么清醒。

“那就是发生了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江波涛说,“到底怎么啦?”

周泽楷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得出来?”

“你就差写在脸上了。”江波涛说。

周泽楷摸了摸脖子。

当然会开心。

他有一些话,藏在心底那么久,一直想要找机会告诉江波涛,却又缺乏一点底气。

但现在,一切忐忑一切犹豫都可以彻底被抛掉了。

他在开口的时候依然抑制不住地想笑。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他问。

江波涛的脚步顿了一下。

但周泽楷没回头看他。就这么直接明了地说出口,果然还是会有一点不好意思。

又往前走了两步,有人从身后抓住了他的手。

“……那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啊?”江波涛说。

周泽楷点头。

知道的,就在不久以前。

每一个世界的他都喜欢他,然后他们都会在一起,那么自然而然。

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







FIN.

评论(45)
热度(150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