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本周的第三次

增加了#球球#的标签【。

 

 

江波涛在一大片木屑中醒来。

他茫然地起身,然后低下头,看到的是两只细细的小爪子。

还未彻底清醒的他轻轻地“咦”了一声。可那声音听在自己耳朵里却仿佛是仓鼠的叫声。

"吱?”

不,不是仿佛。真的是仓鼠在叫。

江波涛在放空了十几秒钟以后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在笼子里横冲直撞,飞速奔跑,大喊大叫。最后因为速度太快刹车不及“咚”的一下撞在了滚轮上。

好痛,但爪子太短,连替自己揉一揉都很难做到。

江波涛感到绝望极了。为什么会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了一只仓鼠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在心中哀嚎的同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周泽楷的声音。

“怎么回事?”

江波涛立刻冲刺到笼子边缘,扒在铁栅栏上往外看去。

虽然因为自身体积变化造成的视角差异看事物感观与往日差异巨大,但他还是很轻易地认出了这里是自己家的客厅。

所以自己现在不是球球,就是胖胖了?


球球和胖胖是他和周泽楷养着的两只仓鼠。

这两只性别同为雄性的小家伙虽然在最初相处时不太和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已经变得非常亲密了。

这是周泽楷的观点。

在江波涛看来,就是从当初球球在惊恐挣扎中被迫接受每周有时两次有时三次的生活,转变成了球球心如死灰逆来顺受地接受着每周有时两次有时三次的生活。

总之,非常和谐。


但江波涛现在下意识紧张起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他变成了胖胖,而不是球球。毕竟他也不是很清楚本周它们究竟进行了几次,什么时候会出现下一次。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爪子,终于松了口气。

球球在打架的时候弄断过一根脚趾,而自己的爪子是健全的。

确保了鼠身安全后,他又继续往笼子外看了过去。

他记得刚才听到了周泽楷的声音,他人在哪儿呢?


江波涛很快找到了他。

周泽楷正躺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并且身上还有另一个人。

江波涛瞬间暴怒,吱吱叫着想要从笼子的缝隙中挤出去,然后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就在他因为注意到周泽楷的手臂居然还非常主动地揽着对方脖子而悲伤到快要掉眼泪时,他听到了又一个熟悉的声音。

“别管它们啦,这种时候你还分心,我真的要吃醋了。”

江波涛茫然了。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哲学的时刻。

我在那里,那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如果哪里的是我,那这里的又是谁。如果我才是我,那那里的到底是谁。我和我都是我吗?

江波涛茫然四顾。

然后他发现自己背后有另一只双脚着地站着发呆的仓鼠。

啊,亲爱的球球。


老实说,这样的画面其实还挺惊悚的。

虽然平时觉得球球和胖胖小小一只圆圆肥肥非常可爱,可对如今的江波涛而言,面前站着的可是一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仓鼠。

视角的改变让眼前的球球仿佛出自恐怖电影。

然而还未等江波涛做出任何反应,面前的球球突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然后大声尖叫起来,接着又蹭蹭蹭倒退着缩进了笼子的角落。

很遗憾的是,虽然如今已经变成了仓鼠,但他并没有因此立刻精通仓鼠语,所以完全不明白球球到底在瞎叫唤些什么。

“吱?”江波涛歪着头表达了他的疑惑。


笼子外的沙发上又有声音传了过来。

“可是它们……”

是周泽楷的声音。显然,两只仓鼠轮番大吼大叫,引起了他的注意。

“也许正在做什么开心的事情呢,就像我们一样。”

江波涛听到压在周泽楷身上的那个自己这么说道。

在内心大吼“开心个屁啊啊啊啊啊”的同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段对话他是记得的,就发生在三天前。

那天晚饭后,他和周泽楷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做了一些酱酱酿酿的事情,非常甜蜜且愉悦。如今再仔细回忆一下的话,当时两只小仓鼠确实表现出了一些异状。

如果没记错,很快,那个自己就会把周泽楷给脱个精光了。

江波涛犹豫了三秒钟,然后克制不住又把小脑袋挤出了笼子,向沙发的方向望过去。

只可惜角度不佳,什么重点都没看见。

但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很快听到一些糟糕的声音。

江波涛默默地趴在了笼子边,在心中哀嚎自己为什么要遭这种罪。莫不是前任球球们的亡灵在诅咒他?


球球在一阵失控大叫后很快恢复了平静,缩在角落里用圆溜溜的小豆眼盯着江波涛看。

无论什么原因,既然已经成为了室友,江波涛非常希望能和这位小朋友和谐相处。于是他为了主动示好,从角落里抱了一颗花生米向球球送去。

谁知球球在意识到他的靠近后瞬间高度紧张,双脚直立背帖铁笼,几乎成为了薄薄的一片。连那对小眼睛看起来都像是大了一圈。

我只是想送给你一颗花生,江波涛说。

当然他觉得球球是听不懂的,毕竟那一串吱吱吱吱连他自己都听不懂。

没关系,走到他面前,把花生放下,然后立刻后退,这样它总能理解吧?

江波涛捧着花生步步向前,然而就在他打算把花生递给对方的时候,球球瞬间暴起,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在他为“什么仓鼠居然可以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吗”惊诧的同时,球球再次主动出击,跳在他身上对他进行了惨无鼠道的殴打。

动作狂野又激烈,江波涛只觉得眼花缭乱。

但老实说……不怎么痛。

胖胖拥有非常厚实的皮下脂肪,而仓鼠的小拳头也使不出太大的力气。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向战斗力只有负五的球球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攻击性了?

……而且攻击方式还怪怪的。

他活了那么多年,还第一次见到仓鼠打架用拳头。

这是为了守护自己的贞操已经陷入癫狂所以行动不受控制了吗?

一阵混乱中,他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看吧,我就说它们在做开心的事情。”

我是不是瞎了!!!

江波涛在内心咆哮。


好在胖胖的体格相比球球要稍微强壮一些,他稍作努力后很快从球球狂躁的乱拳殴打中逃了出来。

暂停!暂停暂停!让我们和谐相处好吗?我并不想和你发展出任何超越互相顺毛以上的感情!

江波涛对着球球吱吱叫。

球球喘着粗气,再次缩回了角落。

江波涛与它四目相对,内心违和感挥之不去。

然而还没等到他细思,耳边突然响起了之前早已预料到的,非常糟糕的声音。

虽然知道看不清,但江波涛还是下意识扭头向声音源头望了过去。

就算变成了仓鼠,也还是一只雄性,听着自己心爱的男朋友发出这类声音,果然是有些把持不住。

江波涛咽了一口唾沫,考虑要不要找点木屑塞住耳朵。

然后他发现球球用非常诡异的姿势蹲坐在地上,试图用短短的小爪子塞住自己的耳朵。

江波涛突然感到细思恐极。


江波涛完成了一件壮举。

他在笼子中间腾出了一块空地,然后跑来跑去用无数片小木屑在空地上拼了一个江字。

终于完成后,他累倒在一边,对着目瞪口呆的球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球球沉默了许久以后,轻轻地吱了两声。

虽然还是听不懂,但江波涛非常确定,这叫声是以问号结尾的。

于是他点了点头,又用爪子指了指沙发上那个光溜溜的周泽楷,然后指了指对方,接着同样用带着问号的语气问道:“吱?”

“吱!”球球大喊。


在沙发上那两人依旧没完没了嗯嗯啊啊的背景音下,变成胖胖的江波涛和变成球球的周泽楷抱头痛哭。

悲伤过后两只仓鼠坐下来打算好好商讨一下对策。到底为什么会穿越到三天以前的胖胖和球球身上,之后他们又该做什么才能回去,这是目前最需要解决的两件大事。

只可惜江波涛吱了一百声,周泽楷吱了一声,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背景音始终没断过。

江波涛觉得快崩溃了。

原来自己如此持久,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呢?一直以来真是辛苦周泽楷了。

他觉得很不自在,变成球球的周泽楷显然也是一样,甚至看起来比他还要更扭捏一些。

江波涛觉得还是应该赶紧说些什么来驱散这样的尴尬感。

他问道,你觉得我们要些什么才可以恢复?

周泽楷表示,“吱。”

江波涛点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周泽楷表示,“吱。”

江波涛思索,那么具体怎么做才好呢?

周泽楷表示,“吱。”

江波涛心想,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啊啊啊啊!


沙发上终于告一段落,两个人休息了一阵又卿卿我我一起去了浴室。

听完了整场的江波涛内心无比空虚,于是扭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又向仓鼠周泽楷靠得更紧了一些。

知道他真身的仓鼠周泽楷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抗拒,也软绵绵地向着他的方向挨了过来。

两只仓鼠紧紧地团在一起,气氛居然还有几分小甜蜜。

其实能和你在一起,变成仓鼠也很幸福。江波涛对他说。

周泽楷连吱都不吱了,只是稍微动了动耳朵。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

江波涛跳起来,认真地看向仓鼠周泽楷。

周泽楷歪了歪脑袋。

你还记得我们在变成这样的前一天晚上入睡之前在做什么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还是呆呆地看着他。

按照逻辑推断,怎么来的就要怎么回去是不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场生命的大和谐!江波涛双腿站立,激情演讲。

周泽楷小声回应道,“……吱?”

从江波涛向他扑去时他的反应来看,他是真的从头到尾一句也没有听懂。


江波涛在床上醒来,然后陷入了茫然中。

半分钟以后他终于回过神,接着赶紧转头向身边看去。

躺在他边上的周泽楷正眨巴着眼睛看向天花板。

“……我做了一个噩梦。”江波涛说。

周泽楷点头,“我也是。”

“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仓鼠。”江波涛说。

周泽楷再次点头,“……我也是。”

“你还记得最后发生了什么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沉默了许久,答道,“不记得。”

江波涛抬起双手捂住了脸,“太好了,我也不记得了。”

 

FIN。

评论(46)
热度(1008)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