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流言/向哨 11 完结


余本→若干江周本的二刷





在彻底清醒后,周泽楷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反刍在过去几个小时内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怎样巨大的改变。

当他衣衫不整坐在荒郊野外看着身边闭着眼正睡的香的江波涛,后知后觉意识到方才那种奇异又美妙的感受就是传说中的结合热时,脑内活动本是非常丰富的。

一直到他终于完全恢复的身体机能提醒他,周围好像有人,还不止一个,是一大群。

于是在被幸福感笼罩以前,周泽楷就被铺天盖地的尴尬彻底淹没了。


那些全副武装的人显然是专程来找他的。

只是他们到达目的地远远形成包夹阵型后,因为某些原因,持续原地待命再也没有靠近半步。

周泽楷完全不敢去想他们到底来了多久。他有短暂地考虑过要不要趁着那些人还没注意立刻从包夹缺口位置一走了之浪迹天涯。

但意识到江波涛无法随身携带后他还是认清了现实,硬着头皮起身向那些人发出了信号。

那之后的几个小时里,他除了点头摇头嗯啊哦以外,都再没吭过声。


他先是被带去医院做了一大堆检查,在确认过身体状况一切正常不再具有任何威胁性后,那些全副武装寸步不离的人才终于松了口气,把他送去了指挥部。

去指挥部的路上与他同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了他在失去理智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他击溃了数十名试图前来控制他的武装人员,对他们造成了各种程度不等的伤害;他在比赛区域内四处游荡并且攻击了所有与他不期而遇的参赛选手,对他们造成了各种程度不等的伤害;他甚至还重伤了一位他的队友,对方至今躺在医院里没有彻底脱离危险。

“你这次真的闯大祸了,”对方说,“轮回怕是也要负连带责任。”

周泽楷在听前半部分时确实非常惭愧,但听到最后那一项时,突然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想,他可能知道被重伤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罪魁祸首。

但这个正经话题才进行到一半,对方突然话锋一转,表情也跟着变得暧昧了起来。

“原来你和江波涛是真的啊?”

周泽楷顿时僵硬。

他在迟疑过后,终于开口说了这段时间以来第一句话,“……他人呢?”

当他发现江波涛被带上吉普车而自己被全副武装压上直升机的时候就已经想抗议了。把才刚刚结合的哨兵与自己的向导强制分开带回,这样的操作方式实在是太不人性化了。


江波涛也想知道周泽楷被带去了哪儿。

他在吉普车里被巅得快要散架,几个小时前刚被尚未清醒的周泽楷暴力对待过的肉体用疼痛向他发出了激烈的抗议,若不是车上还有别人在,他怕是早就痛苦呻吟起来了。

与他同行的那几个人表情非常精彩。

“你就是贺武的那个江波涛?”

江波涛趴在前座的椅背上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磕到的腰,“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不都看到了么还要我说什么。”

“哇靠,”坐在他旁边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然后摇着头啧了几声,“荒郊野外把你折腾成这样周泽楷也是猛啊。”

江波涛觉得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但这种事情实在很难开口解释,更何况要告诉他们“这其实是我在事前被打出来的后遗症”也十分尴尬,于是短暂纠结过后他决定还是随他们瞎想了。从好的角度来想,侧面说明其实这些人并没有看到现场。

他坐直了身子,然后又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作为周泽楷的伴侣,我有权利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吧?”


但知道了也没用。

他在第二天收到了赛方发出的全联盟通报。周泽楷因为严重过错被取消了所有个人成绩,轮回退赛。

那之后他第一时间赶去了轮回的住宿区,可惜还是扑了个空。

“他不在,”还留着的工作人员打量了几眼江波涛,“你是贺武的……”

江波涛认真严肃,“对,我是江波涛,他的伴侣。”

对方表情果然有了变化,“他没和你联络吗?昨天晚上接到的紧急命令,他是连夜回去的。”

江波涛没好意思告诉对方,他们两个人还没留过联络方式。


但他有方明华的电话。

在拨打了一整个下午至少十几次以后,电话才终于被接通。

“不好意思我忙了一整天才刚注意,”方明华语气听起来还算平和,“正好我也想找你。”

“关于周泽楷?”

“嗯,你最近可能没办法和他联系了,”方明华说,“他正在闭门思过。”

“这……”江波涛难免担忧,“情况严重吗??”

方明华笑了一下,“其实还好,毕竟他也是受害者,只是为了应付联盟所以象征性处罚一下罢了。”

“诶?”江波涛一愣,“受害者是什么意思?”

“这个暂时不方便说,”方明华说,“对了,其实我刚才说想找你是想问你另一件事。”

江波涛以为对方要问他和周泽楷到底怎么回事,顿时有些紧张,“什么?”

“和自己的伴侣隶属于不同的塔,从各个角度来考虑都非常不方便,你说对吧?”方明华说。

立刻意识到方明华言下之意的江波涛一时之间忘了回话。

“轮回这次可是惨亏,就算是受害者对旁人而言他也是主要责任人,所以想要彻底消除影响,至少也要在下次比赛里将功补过吧。”方明华说。

“……嗯,”江波涛握着电话,点了点头,“所以,他需要一个可以帮助他的向导。”


周泽楷每天要看十几次日历。

整天泡在静音室里发呆,那对以前的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任何折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做出禁闭决定的领导大约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现在,周泽楷觉得这样的处罚对他实在太过残酷了。

方明华每过几天会来看他一次,告诉他一些有关整件事来龙去脉的调查进展。

那个被他重伤的人在恢复意识后很快就老实交代了一切。他在赛前同其他几个队伍达成了私下交易,出卖了队伍的具体位置,之后还向周泽楷投放了会对精神稳定造成波动的气体。

一切的初衷其实非常可笑,只是因为他暗恋的向导在明恋着周泽楷。

如今他悔不当初,声泪俱下表示他不知道那气体会对周泽楷造成据此剧烈的冲击,理论上正常哨兵只会短暂失去意识。若是早知道周泽楷会突然暴走而让自己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再借十个胆子他都不会这么做。

“其实你那时候本身就处于崩溃边缘了吧,”方明华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他也挺倒霉的。对于他后续的处理意见……”

周泽楷根本不关心这些,“我之前问你的……”

“啊?问我的什么?”方明华装傻,明知故问。

周泽楷用眼神表达了抗议。

方明华笑了,“你再瞪我,我就不帮他传话了。”

周泽楷转过了头。

“他说他很想你。”方明华说。

“……”周泽楷垂下了视线,半晌后才点了点头,“哦。”

“那你有什么话想和他说吗?”方明华问。

周泽楷憋了半天,什么也没憋出来,只把脸给憋红了。

方明华偷笑了一阵,“对了,距离你禁闭结束还有一个星期,到时候为了庆祝你重获自由,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小惊喜。”

周泽楷好奇,“嗯?”

“既然是惊喜,那肯定要现场才可以揭晓嘛。”方明华说。


周泽楷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惊喜。

当他迫不及待要迎接自由然后去管理处拿回自己的通讯工具却又被方明华拦住时,他其实相当不耐烦。

但碍于还需要方明华告诉自己江波涛的手机号码,所以还是耐着性子乖乖跟着走了半天的路,来到了一个宿舍房间门口。

“你猜这是谁的房间?”方明华问。

根本不用猜。

在逐渐靠近这里的过程中,他的本能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他想方明华可能对大小完全没有任何判断能力,才会把这称为一个小惊喜。

“不进去吗?”方明华又问。

问完以后他突然愣了一下,“小周你……现在是不是很紧张啊?”

周泽楷没回答。

他不止紧张,他还很激动。他的心脏在激烈跳动,呼吸也有些急促,与此同时浑身每一条肌肉都开始紧绷。

突然从门里传来的声音加剧了他的反应。

“有谁在外面?”

紧接着,门被立刻打开了。

可门里那个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在瞬间满脸惊喜后突然往后倒退了半步,接着神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我……对,对不起,那个……”江波涛结结巴巴说了些不明所以的词汇后,在周泽楷的注视中非常夸张地深呼吸了一下,“那个……我是说,好久不见。”

周泽楷看着他,没吭声。

“你要进来坐一会儿吗?”江波涛往后让了半步,“不过我今天才刚到,房间还没整理过……”

周泽楷还是没动弹。

江波涛有些苦恼的模样,用力抓了抓头发,然后非常突然地问道,“……你介不介意我抱你一下?”

然后他在周泽楷的视线中小心翼翼往前挪了半步,又挪了半步,接着伸出了双臂。

当江波涛把头搁在他肩膀上以后,周泽楷才终于回过神来,也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不知道我在这儿?”江波涛问。

周泽楷点头。

“见到我特别高兴,是不是?”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再次小幅度地点头。

江波涛笑出了声,“现在还紧不紧张?”

似乎是好一些了。

时隔几个月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向导,此刻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舒适无比,甚至有些飘飘然。

江波涛稍微拉远了一些距离,认真看着他逐渐放松的面孔,“笑一下?”

周泽楷开始努力憋。

江波涛瞬间笑出了声,“好了好了可以了,我感受到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他听到了身侧轻轻的脚步声,是有人离开了。

他想江波涛应该也发现了。

他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也很想你。”

江波涛又笑了。他又一次靠近了周泽楷,一直到两人的鼻尖几乎不剩任何距离。

“我又想亲你了。”

周泽楷在心里偷偷地想着,你根本就没打算等我的回答,为什么还要问呢。


END


江波涛:因为当初没有提前报备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周泽楷:还有这事??????

评论(46)
热度(72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