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流言/向哨 09



周泽楷随身一直有携带向导素。

他性格从来认真谨慎,知道自己身体状态不稳定,所以一定会做好周全准备。

他曾经有过一次感知过载的经历。当时那种无处不在的痛楚和全然无法控制的精神状态至今仍让他心有余悸。

其实那一天他身上也有携带向导素。只是同行另一位年轻哨兵初上战场,精神过于紧张,眼看就要失去控制,而附近又没有合适的向导可以救急,于是当时状态尚可的周泽楷便把自己的向导素给了他。

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干脆带了一小盒。保守估计就算队友中所有哨兵统统爆发,也足够救急。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会有队伍为了短期目的暂时合作这一点大家都能猜到。但在比赛才正式开始两个小时就收到队友求救信息说被三队来自不同塔的人马包围时,周泽楷还是非常意外。

当时周泽楷正单兵查看附近情况,短暂思考后立刻决定还是回去营救。虽然冒险,但总好过除自己以外全军覆灭还失去所有初始物资。

俗话说双手难敌四拳。对方人数远胜于己方,就算周泽楷实力再出众想要力挽狂澜也难免力不从心。好在他赶回速度极快,到达战场时队友人数还未折损。外加这几个赛前提前结盟的队伍实力本身十分平庸,最终顺利脱逃时轮回的人马还相对完整。

但东西掉了很多。

他在战中随身携带的背包绳断了。当时情况紧急他把包随手甩在了地上,事后忙于撤离,也就顾不上这些了。

周泽楷十分后悔,因为如果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只携带一支向导素,就必然会贴身存放,无论如何都不会弄丢。

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的状态又开始产生了明显的波动。方才至少有五名以上向导试图强行与他进行精神链接。那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对方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想对他进行干扰。

没有向导是个硬伤,这已经成为了他身上所有人都知道的突破口。

在终于到达安全地带稍作休息时,蹲在溪水边试图用流水声让自己恢复冷静的周泽楷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他这几天时不时就会想起江波涛。

每次想起来心情都会不可抑制得变得非常糟糕,但又控制不住反复去想。他原本以为江波涛对他也有着同样的好感。直面自己的自作多情实在是一件非常伤心又难堪的事儿。

那天他们一起站在江边看着水面发呆的时候,江波涛明明说过,说他也一直很期待能再见到他。结果都是骗人的,他根本对自己避之而不及。

其实江波涛会这么想也不奇怪。

他曾经在自己最痛苦绝望地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但终于恢复意识的瞬间,周泽楷第一眼只看到了对方肩膀上的肩章,于是下意识把他的恩人击晕在地。

听闻江波涛之后被记了一个大过,想来和自己当时在贺武营地大闹一场后又溜之大吉脱不了关系。

被讨厌确实一点也不冤枉。


但周泽楷还是抑制不住要想起他。

如果他现在也在这里,还会不会愿意帮助自己呢?应该不会了吧,他已经被恩将仇报过一次了,更何况他们还是竞争对手。

听方明华说,江波涛也会参加这一轮竞赛,不知道未来几天里会不会遇见他。

上一次又在会场不期而遇,周泽楷因为觉得尴尬迅速离开了。但现在他又有些后悔了。那时的江波涛看起来似乎很想同自己搭话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暗示所造成的错觉,有江波涛在身边的时候,他体感总是十分舒适,一直以来困扰他的种种因为五感过度敏感而造成的身体负担都会变得稀薄起来。

现在若是能见到他,说不定自己的状态就会立刻好起来了。

正在胡思乱想,身后突然有人靠近。来人脚步清浅而且故意凝神屏息,显然有隐匿之意。

但这对周泽楷而言毫无意义,那么近的距离,他能清晰察觉到对方任何一个最细微的动作。不过他并不太在意,因为他还能判断出来人是谁。

那是他的的队友之一,此刻如此小心翼翼,大约是怕附近还有别的队伍,不想暴露行踪吧。

他刚要转身询问来意,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那人突然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未免太不自然了。

周泽楷立刻起身回头,却见对方正握着一个小玻璃瓶,正狠狠往地上砸去。周泽楷制止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

一身脆响后,空气里立刻弥漫起一股强烈的刺鼻异味。

“你做什么!”周泽楷在对方试图逃跑的瞬间控制住了他的动作,把他牢牢地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对方的脸半边被压在地面上,侧过的另半边脸上写满了慌张以及一丝隐约的兴奋。

他斜着眼睛艰难地看着周泽楷,并不吭声,也不挣扎。

周泽楷知道他在想什么。

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那之后的记忆变得非常模糊混乱。

他依稀记得在自己徒劳的想要努力压制胸口狂怒情绪失败后,手下所传来的骨骼碎裂的脆响声。

再之后整个世界都变得不真切了。

耳中所听到的所有声音都变得尖锐,压迫他的大脑也跟着隆隆作响。皮肤上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他克制不住想要伸手去抓,指尖在接触到皮肤的瞬间却带来了犹如利器划过般的痛感。他大口呼吸,迅速流动的空气仿佛在切割他的气管。

他在恍惚间听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那些人靠近他,大声呼喊,试图控制他的行动。

他们一声声喊着“冷静一点”,声音急切,压迫着周泽楷的耳膜和神经,让他愈发感到愤怒和烦躁。

他睁开眼,只觉得眼前光线无比刺目,目之所及的一切轮廓一片都是模糊。那几个熟悉的人影四散着站在他周身,不敢靠近,又不敢离开,小心翼翼。

强光的刺激让他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但他知道那坚持不了多久。

他们在担心他,他不能伤害到他们。

所以他得立刻离开这里。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究竟停留在了哪里。

这个世界仿佛布下了天罗地网,无论他如何躲避,总有人试图靠近。当他终于克制不住出手伤人,才获得了短暂的宁静。

他觉得自己好像躺在水流之中。那些缓慢流淌而过的清凉液体擦过他的皮肤也会带来刺痛,仿佛尖锐的沙砾。

但那对现在的他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太痛苦的事了。

耳边所有杂音全部混在了一起,他已经完全无法判断周遭的一切状况。精神和肉体双重的痛苦使他抑制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然后嗓子也跟着有了仿佛被砂纸摩擦过的灼烧感。

时间的流逝仿佛停止,他孤独地与自己的身体做着抵抗,看不到尽头,使人几乎快要绝望。

一直到这个不断轰鸣的世界中突然隐约传来了不同的声音。

游离于所有噪音之外,既清晰又模糊,隐隐约约,让他下意识去捕捉。只是他虽能听见,却听不清。

然后他迟钝的发现,有人越过了他的安全距离,还在不断靠近。

察觉到那人把手搭在了自己手腕上时,周泽楷本能地感受到了强烈的抗拒和愤怒。

当一切都由本能驱使,他对自己的力量也不会有丝毫的克制。他在反握住那人手腕的瞬间,立刻听到了一声悲鸣。但那并没有打断他之后的动作。

游离于肉体之外的最后一丝理智已经彻底无法控制他的行为。他很快就可以让这个贸然前来侵犯的人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他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震耳欲聋。除此之外,还有因为他激烈的动作被掀起的水花的声音,对方摔落在地的撞击声,以及他压抑着痛苦的喘息声。

好吵,太吵了。

他向那个人走近,试图解决噪音的源头之一。

但那人偏偏还是要开口。

只是这一次,他终于听清了。

“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那个人的声音温和而又坚定,听不到一丝慌乱,“相信我好不好?”

那是他在逐渐失去控制以后接触到的第一样,温暖又柔软的东西。


TBC

评论(23)
热度(577)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