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向哨/流言 07

江波涛一直走到走廊尽头向着楼道又呼唤了几声,接着跑到窗前向下张望了片刻。

选手的住宅区里有不少活动的人影,但江波涛一个一个仔细看过去,都不是他在找的那个人。

周泽楷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江波涛在一瞬间几乎就要怀疑之前那短短几分钟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因为过度恐慌所产生的幻觉。

他下意识想在空气中捕捉周泽楷来过的痕迹。

在昨天那半天时间的相处中,江波涛并没有试图对周泽楷进行精神层面的阅读。

除了觉得那样不礼貌以外,更重要的是他很怕被周泽楷察觉。在自己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下太容易被抓住马脚了,更何况对象还是那么优秀的哨兵。若是引起周泽楷的不悦,那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不过现在周泽楷已经不在这儿了。不从本人身上下手的话虽然不怕被抓包,但能让江波涛捕捉到的信息也稀薄到可怜。

但好在,他确实是有留下痕迹的。

周泽楷真的来过,那并不是他的妄想。只是那些信息江波涛一时之间全然读不明白。

明明没什么表情变化又一直沉默不语,但周泽楷的内心世界却似乎非常丰富,情绪也在短时间内有过巨大起伏。

有些难以置信的是,他好像一度心情非常不错。但在那些相当活跃兴奋的情绪中,还掺杂着些许截然相反的信息。

江波涛有些懵。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准确性,毕竟那同他用眼睛所看到的相差甚远。但他同样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强烈的自信。虽然只是空气中留存的些微讯息,可毕竟周泽楷才刚刚离开,他的准确度理应不会低于八成。

江波涛在疑惑中下意识跟着他所能捕捉到的情绪沿着楼道一路向下走去。

时间差所造成的信息强弱差异让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周泽楷来时与去时,怀着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来时的雀跃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散在空气中,于是江波涛在不断往前的过程中读到了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

那让他愈发想要快些找到周泽楷。

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一些误会,周泽楷为什么要突然不告而别。

可惜,在走出建筑物后,干扰项变得越来越多,想要依靠那些微的信息跟上周泽楷的脚步变得越来越困难。江波涛一直找到了大街上,然后面对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彻底失去了方向。


一直到不得不前往比赛现场的时间点,他还是没能顺利把人找到。

他甚至找去了轮回的住宿区。在那儿转了几圈以后他试探着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被告知周泽楷一大早就出门了,还没回来。

那之后,被他询问的人视线在他的脸上和臂章上来回瞟了几圈,问道,“你就是江波涛?”

这无疑也是一个流言受害者。

但江波涛并没有解释。他想了想,然后告诉对方,“是我。如果看到他回来,请帮我转告一声,我在找他。”


他不知道自己的话有没有被顺利带到。

至少一直到他完成比赛被催着赶紧上车,周泽楷对他而言依旧是一个人间蒸发的状态。

“赶紧的,除了你还要接别人呢,别磨磨蹭蹭的,”司机看起来很着急,“你们加赛那么多场拖太久时间来不及了。”

在对方的急切中江波涛并没能犹豫太久,就被直接拽上了车。

上车不久后,江波涛才知道为什么时间紧迫。那车在选手的住宿区绕来绕去,途中停了好多次。看来这次捎自己回去还真的只是顺带。

一辆小面包车很快就坐满了,开始正式启程向机场进发。

江波涛非常难得的没有与车上其他人进行交流,而是一直靠在车窗上发呆。

周泽楷这个人真是一个谜。

他突然出现,紧迫盯人,接着又突然消失,遍寻不着,一切都那么莫名其妙。

江波涛从头至尾都不明白周泽楷到底在想什么,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目的。他那样子真的把自己吓到了,所以才觉得为了保障身命安全还是脚底抹油迅速开溜为上。可他又为什么突然情绪低落不告而别呢?

他开始回忆,最初的最初,自己究竟是被什么所吸引,才会对周泽楷产生如此强烈的好感。

应该不止是因为外表的缘故吧。


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周围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在演习中顺利俘虏对方一员大将,那当然是大功一件。但那之后,他们营地里的所有人都开始犯难。

该拿这个几乎处于暴走边缘的哨兵怎么办?

条件简陋,人手不足,因为只是演习也不可能对他做出有伤害性的限制行为。他当然不可能老实待着,从他的状态来看,甚至可能已经听不清外界的声音也无法做出冷静的判断。

他看起来太危险了,充满了可怕的侵略性,像一头被侵犯了领地的愤怒野兽,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一直到江波涛主动请缨,表示自己愿意负责看守。

他当时好像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在他的同僚们因为周泽楷那混乱的精神波动和狂躁的举动而纷纷退避的同时,他克制不住自己想要靠进他的冲动。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他隔着铁栏杆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冷静一点,好吗?”

他并不想伤害谁,他只是需要帮助。

江波涛想帮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他想试着去尝试。

很幸运的是,他最后真的做到了。


回想起这些,江波涛突然觉得有些滑稽。

明明在周泽楷濒临失控的时候自己都不曾害怕过。在所有人都退却的时候,他一心只想着靠进他。

当时的自己有一种强烈又盲目的自信。

眼前的这个人一点也不危险,而自己是被需要的。

在打算留给周泽楷的那封信里,他很认真地记录了自己当时的情绪。

他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那时真的觉得你在呼唤我,在向我求助。

他还说,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认为,我们之间的羁绊会不止于此。

他本来还想写,你是不是除了我最后亲了你一下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才对我那么不友善。

不过忍住了。


江波涛记得住宿区门口就有邮箱,于是提前和司机打了招呼,让他在经过时暂时停靠一下。

那本来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可以迅速完成的事。

事先把信封拿在手里,等到了立刻开门下车投递,然后回到车上。打扰不了其他人太多时间。

可当江波涛终于走到邮箱前,却又突然迟疑了。

自己这样一走了之,还有没有必要把这些话转达给周泽楷呢?

真的仅仅让他知道就满足了吗?

而他自己对周泽楷的心情又到底有几分了解呢?

若是这封信就此石沉大海,自己会不会留有遗憾?

身后突兀地想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司机对他突然停滞的动作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催促他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江波涛回头望了一眼,然后拿着信封的手用力握成了拳,把整封信捏得皱成一团。

紧接着,他快步跑回了车边,跳了上去。

“把门关上,”司机继续催促,“赶紧坐好。”

江波涛走到原本自己的座位前,从行李架上找到了自己箱子,然后抽了出来。

“抱歉,”他提着箱子又跳下了车,“突然想起还有些事,你们先走吧,别管我了。”



TBC

评论(31)
热度(57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