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向哨/流言 06




惊魂未定的江波涛抬头看向门口逆光而立的周泽楷,一时之间大脑彻底放空了。

和他一起跌落在地板上的,还有原本他刚松垮垮挂上肩膀的背包。

背包的拉链也没扣好,如今因为惯性的缘故撒了些东西出来,全落在他的身侧。

在两人持续的沉默中,他注意到周泽楷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缓慢地转移到了那些杂物上。那是一些简单的随身物品。一副耳塞,一个充气颈枕,一个眼镜盒,一个钱包,一个信封。

特别普通,但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参加竞赛会背在身上的。

周泽楷微微皱起了眉头,“你想去哪儿?”

气场一如昨日冰冷。

江波涛坐在地上,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他还能想去哪儿,他想回家。


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后,江波涛昨晚几乎一宿没睡。

和周泽楷一起的时候,他全程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说错话做错事会触怒到他,神经绷得死紧。

那当然会让人产生巨大的疲劳感。可即使如此,过多的心事还是让他完全无法好好休息。

他在回到房间后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选择给领队打了申请,胡诌了一堆家里的突发状况,希望能提早离开这个地方。

理所当然的遭受了一顿臭骂。毕竟他这个名额争取来本就万分不易,领队对他也是寄予了厚望的。

江波涛原本作为后勤人员其实风评一直不错,但毕竟觉醒为向导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完全是新人中的新人,难免经验不足。更何况不久之前才出过巨大纰漏,之后也没什么机会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对被选中也没报什么期望。

但突然有一天,一个自称方明华的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周泽楷希望你能来,他有话想对你说。

作为一个原本随遇而安争胜心理并不强的人,江波涛突然之间就有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和魄力。

终于以不容置疑的优秀成绩获得了一项名额后,他也曾畅想过等见到了周泽楷,两人会有什么样的交流互动,之后又会如何发展。

他当时千算万算,也没想过周泽楷可能是来找他寻仇的。

如今,虽然评审时力排众议要带上他的领队对他“我想明天下午比完就先回去第二阶段就不参加了”的要求怒不可遏,但那比起周泽楷带给他的绝望感,几乎不值一提。

江波涛的理由还算充分。

本来他正式的独立项目只有明天下午这一场,之后第二阶段的比赛对他这样一个没有固定哨兵的向导而言意义不大。他留下,之后除了后勤工作也就只剩下加油鼓劲的活可干了,但那些事原本就有专人负责。

也算有理有据,于是最终被训了一顿以后,他的申请还是获得了批准。

他的计划很周详。为了行动便捷,大件的行李就打包走托运,然后带上剩下的随声物品一大早先去会场。到了休息室,非内部人员不得进入,也就不会被周泽楷逮到。他在里面呆到比赛开始,等比完了立刻从后门开溜。只要动作够快够机警,还是有机会顺利逃亡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离开之前,他要找个机会把自己花了大半夜才写完的那封信丢进邮筒里。


然后现在,计划因为周泽楷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

“我……我是看今天天气不错,想在附近转转,”他低头转身避开周泽楷凌冽的视线,开始收拾那些东西,“调节一下状态应该对下午的比赛会有些帮助。”

周泽楷没有回话,而是向前走了两步,也蹲了下来,看模样竟像是要替他一起整理。眼见他的手就要触碰到那个背面写着“周泽楷亲启”的信封,江波涛汗如雨下。

“没事没事,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他说着微微起身强行把自己卡在了周泽楷和那些物品之间,然后捡起东西就是一通胡塞,“很快就好了。”

“我吓到你了?”周泽楷小声问。

在不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其实非常柔和,调子也是软软的,让人一瞬间觉得他是发自真心在表示担忧和歉意。

可等江波涛下意识转过身看了一眼,之前的所有想法统统烟消云散。

妈呀,那表情,冰冷中还带着几分嘲讽和不屑,要不是他心志坚定可能已经跪地求饶。

江波涛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至于吗,不就当时情难自禁亲了一下,大不了打他一顿出气也行啊,何苦这样精神凌迟。周泽楷到底是有对那件事多不爽?

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惨烈的失恋了吧。

正低落着,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我先接个电话。”江波涛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然后站起身来。

周泽楷还是如往常那样,没有回话。


“我帮你联系了车,”电话那头是贺武的领队,“结束以后直接送你去机场,我们正好有东西要送回去,让你借个光。就是货机座位可能不太舒服。”

江波涛非常忐忑地看了一眼还站在门边的周泽楷,“那真是太感谢了,具体等我们碰头了再说吧?”

“碰不上,我下午不去你那儿,先交代清楚比较好。你特么突然要走,给我留了一堆破事儿,”领队声音洪亮,“你老实说,其实不是家里有急事吧?”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虽然他的手机设置音量不算响,但周泽楷那种级别的哨兵,隔着这么点距离无疑能听得一清二楚。

江波涛非常恐慌,“那晚点我再给你打电话吧?”

“晚点我没空接你电话啊,”对他的境况毫不知情的领队继续说道,“对了,反正能送,你之前要托运的行李也一起带上吧。我说,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像是在逃难似的,你是不是在躲谁啊?你小子可别又给我惹麻烦啊,上次害我给你擦屁股的那个周泽楷……”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江波涛干笑着打断了他,“提那事儿干嘛。”

他根本不敢往门口看。

周泽楷十有八九已经发现他的计划了。他此刻就宛如风中残烛,危在旦夕。

方才还指望领队立刻闭嘴,但此刻他又不敢挂电话了。那现在简直是维护他人生安全的最后一丝保障。

可惜他的好领队从来听不到他内心的呼唤。

“那行吧,反正就这些事,你到时候联系小赵就行,我还要忙先挂了啊。”

江波涛一个“等”字还没喊出口,通话已经被切断了。

紧接着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但那之后,空气并没有如他预料中那般立刻被可怕的杀气所笼罩。

江波涛鼓足了勇气向周泽楷的方向望去,原以为又会看到那张原本让他念念不忘如今却对他冷若冰霜的面孔。

可那儿却空无一人。

江波涛愣了一片刻,然后向外走去。

“周泽楷?”他在踏出门外后小声唤道,“你在吗?”


没人回应。目之所及,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TBC

评论(34)
热度(555)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