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流言/向哨 04







江波涛陷入了人生的巨大危机之中。

在短短几分钟以前,他的心情还相当不错。他当时感到忐忑,紧张,但充满期待和跃跃欲试。他看着消失在赛场上的周泽楷,偷偷计算了他的行进路线,琢磨着去碰个瓷。

而现在,他极度忐忑,紧张万分,脑中只剩下强烈的求生欲。

他觉得自己落荒而逃时跑得已经很快,然而从听到背后有脚步声高速接近到被拍上肩膀也不过一个瞬间。

转过身时他尚有余裕调整出一个笑容,短短几秒钟后他就被对方强烈的气场震慑到声带僵硬了。让江波涛感到身命安全彻底得不到保障的不止气场,还有周泽楷那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可怕力量。

他原本想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字音才发了一半,他就因为肩膀上传来的力量太强而身体往下矮了一截。之后为了保持平衡他向后跄踉了两步,背刚靠上走道,周泽楷的手就啪一下按在了他身侧的墙壁上。

紧接着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江波涛不敢吱声,但周泽楷也一样不说话。

他就这么单手撑着墙壁居高临下俯视着背靠在墙上彻底陷入懵逼状态的江波涛,一言不发。

就算再乐观的人也不会把周泽楷那铺天盖地袭来的可怕气场认作善意。

江波涛在不久以前才见证过周泽楷的一部分实力,很确定面前这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烂自己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弄死他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更困难。

但周泽楷迟迟没有行动。他在盯着江波涛看了许久以后,突然用另一只手抬起了江波涛的下巴,然后微微靠近了些许,来回左右像是在认真端详他的脸孔。

这让江波涛在紧张之余又涌起了几分尴尬。他今天早上胡子都没刮仔细,因为下巴上长了一个闭口,一碰到就痛。

“那,那个……嘶——”江波涛终于鼓起勇气发声,接着立刻因为过度紧张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痛得倒抽一口冷气低头捂住了自己的嘴。

隐约之间他仿佛听到周泽楷轻轻笑了一声,可等他抬起头来,看到的依旧是一张杀气腾腾的脸。

江波涛没有见过周泽楷的精神体,有传闻说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大型猫科动物。江波涛现在觉得这传言可信度颇高。这种恶意玩弄猎物的性格,和猫科动物太像了。

不过这也意味着,自己似乎还有逃生的可能性。

江波涛其实很想知道周泽楷到底为什么会对他怀有如此强烈的杀意。在两人之前的短暂交集中,自己虽然确实有部分行为失当,但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深仇大恨。江波涛一直以为只要自己道歉足够诚恳,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过,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本身就不够诚恳了吧。

又或者,周泽楷是因为饱受流言带来的骚扰而对自己产生了迁怒?

那样的话,他应该可以努力一下,让周泽楷明白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和他感同身受,甚至遭受了比他更严重的恶意打击,让他在心理上与自己同一阵线?

江波涛偷偷咽了口唾沫,又小心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开口。

“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周泽楷冷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江波涛小心翼翼把身子又站直了一点,“是关于……”

他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却像是突然改变了注意,又把头摇了摇。

“……”

江波涛僵住了。

但眼前的周泽楷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微微垂下了视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不如……我们先换个地方?”江波涛小心提议,“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聊?”

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找个人多的地方,自己的安全才有保障。

周泽楷低下头想了想,然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接着站直了身子,“嗯。”

这是今天两人照面以来他第一次出声。

同他强硬的态度和凌厉的气场完全不同,那声音听起来却是温和柔软毫无棱角。

江波涛终于能离开墙壁后小心翼翼往旁边挪了半步,发现周泽楷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于是赶紧移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那我们去哪里呢?”江波涛问。

周泽楷又不说话了。

“先、先出去再说吧?”江波涛说完忐忑地往外走。

他不敢回头,但很确定周泽楷正一步不离地紧紧跟在身后,他可怕的视线正聚焦在自己的后背,带着惊人的热量,可能很快就会在他身上灼出两个洞。

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再开口说些什么,身后的周泽楷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江波涛吓得一哆嗦,赶紧转身,发现周泽楷正在看向走道的另一头。

那边有个人影。

江波涛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还挺眼熟。是方才和周泽楷一起的那个人。

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行踪暴露,快步往前走了一段,“那个,小周啊……”

周泽楷握着江波涛手腕的手猛地一紧,顿时把江波涛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来人起了个话头,却没有继续往下再说什么,皱着眉头一脸欲言又止,看起来纠结万分。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周泽楷招了招手,“小周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周泽楷他回头看了看江波涛,模样像是几分犹豫。

“没事,我在外面等你。”江波涛对他微笑。

闻言,周泽楷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手,向那人身边走去。

在即将离开江波涛视线前,他还特地转身看了一眼。江波涛站在原地,挥了挥手对他打招呼。

等他们终于消失在转角后,江波涛低下头在内心默默从一数到十,接着立刻转身拔足狂奔。


劫后余生,惊魂未定的江波涛在跑了至少十分钟以后才敢停下脚步。

他在慌乱之中还是有小心选择路线,特地找了人多的地方,好让自己的气息完全隐匿在人群之中。终于到了一个他自觉相对安全的地方以后,他整个人都快脱力了。

满头大汗的江波涛喘着粗气瘫坐在路边,然后开始自我反思。

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落入这般境地。

是因为当初在某些不可言说的心理驱使下对周泽楷做出了略微有些逾矩的举动,还是因为在最早有人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周泽楷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时心中美滋滋回答的模棱两可,又或者是因为那个自称方明华的人在电话里说的话让他盲目自信进而产生了非分之想甚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以为自己能有机会。

此时此刻,他只想点播一首《不配》,循环播放,好唤起自己的一点自知之明。

他感到痛苦万分。当初第一眼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明明不是这样的。虽然那一次自己也遭受了来自周泽楷的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但也是情有可原。

现在好了,被他肖想的当事人找上门了,从态度上看显然不愿善了。而自己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怕是已经进入了生命倒计时。

竞赛还要持续一周以上,当务之急想要逃出生天,只能赶紧给上级打个报告找理由退出比赛然后离开这里了。

赶紧行动吧。江波涛站起了身,才刚迈开步子,突然背后一寒。

有人在看他。

他在那带着强大震慑力的视线中战战兢兢地回头看去。越过人群,他捕捉远方有一个人正在逐渐靠近。

太绝望了。

他颤抖着转过身,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憋住一个笑容,向来人挥了挥手,“你终于来啦,我等你好久呢!”


TBC

评论(46)
热度(620)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