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祝您梦想成真

周泽楷本来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和江波涛千辛万苦一起爬上了一座山,到了山顶以后累得气喘如牛满身大汗浑身脏乱不堪。他瘫坐在地上,江波涛坐在他身边。

他看着天虚弱地抱怨,“说好的……再也……不……”

原本还和他一样气空力尽的江波涛突然蹦了起来,跳到他面前,握紧了他的双手一脸深情地看向他,“我有话要对你说!”

梦里的周泽楷呆了一下,“啊?”

然后地动山摇,整座山开始崩塌。


周泽楷在睁开眼时心中依然慌乱且悲壮。

人在刚醒来的瞬间总是容易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周泽楷恍惚间一把拽住了面前江波涛的手腕然后试图坐起身来,“快,快走……”

江波涛愣了一下,“去哪儿?”

然后周泽楷也愣了。他呆呆地盯着站在他床边方才正在不停摇他肩膀的江波涛看了半分钟以后,才终于意识归位,“……你干嘛啊?”

他说完看了眼放在床边的时钟。没错,现在根本就是半夜。这家伙不好好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特地跑来摇醒他,什么居心?

江波涛收回了手,低下头轻声咳嗽了一下,表情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在下想请您帮一个忙。”


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

眼前的江波涛看起来非常认真,可一开口却是胡话连篇,并且遣词造句十分喜感。

“所以……你是说……”依旧有些昏沉的周泽楷盘着腿坐在床上伸手揉了揉眼睛,“你是一颗流星?”

江波涛满脸诚恳地点头,“对,是这样的,您说的没错。”

周泽楷看着他,没说话。

他很难分辨江波涛现在是故意来耍他还是真的脑子出了问题。他记得许久以前曾经无意中在网络上看过一些以他和江波涛为主角创作的内容诡异的同人文章。其中有一篇写江波涛半夜突然出现在他家阳台,被发现后自称是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能实现他三个心愿,接着强行和他同居了。

他怀疑江波涛也看了。

怕是今晚回宿舍前两人一同在楼下看到的那颗流星激发了他的表演欲。但他俩作为多年队友输得不能更熟,哪有可能会上这种当。

困倦万分的周泽楷实在不想陪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大半夜演戏。

他打了一个哈欠,泪眼朦胧,“天亮了再陪你闹行吗?”

“万万不可,”江波涛很是紧张,“在下时间紧迫!”

周泽楷用尽全力忍住了翻白眼的欲望,“好好说话。”

“请您务必在天亮之前帮在下这个忙,”江波涛表情悲壮,“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周泽楷皱着眉头躲过了他伸来的手,“你要干嘛啦?”

“在下作为一颗流星,使命就是为了实现人们的心愿。”江波涛说。

周泽楷看着他,“我的心愿是睡到自然醒。”

“不不不,”江波涛摇头,“在下这次的客户不是您,是这个人。”

周泽楷看向他指着自己的手指,“谁?”

“这位先生,”面前的江波涛干脆两只手统统指向了自己的脸,“您面前的这位。”


“这位江先生的愿望和您有关,只有您能替他实现。”眼前自称不是江波涛的流星先生面带微笑,“在下只是暂时借用了他的躯体,天亮以后就不得不离开了。”

“……哈?”周泽楷皱眉。

“在下知道,您现在一定想问,究竟是什么心愿。”

周泽楷默默看着他。

这家伙讪笑着搓了搓手,“……其实在下也不知道。”

“……”

“咳,事情是这样的,”他在周泽楷的视线中表情逐渐羞愧,“容在下同您细说。”


虽然这位流星先生用了大量篇幅来对自己落地瞬间发成的惨案进行修饰,但周泽楷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不小心用脸着地的事实。

简而言之,他在下降过程中听到了来自地面上无数心愿,随机锁定了江波涛后摔了个狗吃屎,没听清

后半句。

从目前记住的部分来看,无疑是和他周泽楷有关。

——&&*和小周在他的床上%&…&¥R!


“就是这样,”顶着江波涛脸的流星满脸期待,“请问,对于这位先生的心愿的具体内容,您有什么猜测吗?”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缓过来,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什、什么,什么啊?”

这个人,真的不是故意来耍他的吗?

“您当时和他在一起,愿望的内容也同您有关,我以为你多少会有些了解,”对方真诚地看着他,“请为在下指点一二。”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江波涛,不要闹了。”

“抱歉,”对方摇了摇头,“他现在听不见的。”

“……”

“您是不愿意相信在下?”流星先生托着腮想了想,“在下倒是记得您当时许的心愿呢。”

周泽楷炸了眨眼,然后扭过头,“我没许愿。”

“咦,”对方歪了下头,“有的呀,您当时心里想的是,‘希望时间停在此刻’。”

周泽楷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烫了。


在看到流星从天上划过的那刻,他的心情好到无以复加。

虽然从庆祝宴上和江波涛一起提前开溜,但他方才也有略微喝一点带酒精的饮料,此刻心情多少有些亢奋。

走在他身边的江波涛正在同他详述几天后就要开始的旅行计划。

他们每年都会趁着夏休期一起结伴出行。去年选择目的地时有些不理智,后来爬山累的虚脱,还被烈日晒到几乎融化,几乎成为一个噩梦。于是两人约定以后一定要选择更悠闲轻松的地方,度假为主。

所以当江波涛提议这次一起去海边时,周泽楷欣然同意。

两人快要走到宿舍楼下时,江波涛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仰头看向星空,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前几天微博上流行的那个小游戏?”

周泽楷回忆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

其实是个很无聊的小程序,进去以后让你随意输入一个名字,然后会随机搭配出一个句子,号称测试未来的你会发生什么事。绝大多数的结果都十分搞笑,没人当真。

周泽楷输入了江波涛,最后得出的结果非常意外的有逻辑,甚至还有几分浪漫。

你和江波涛一同对着流星许愿。

江波涛回头笑着问他,要不要许个愿?

周泽楷抬头看着S市并不算太璀璨的星空,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拜托星星完成的愿望。

他想要的好像都在自己的努力下得到了,除此以外身边的人和事也都让人满意和愉快。像这样和江波涛一起肩并着肩抬头看着星空发会儿呆也能觉得十分舒坦,甚至有些飘飘然。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他刚想开口说又没有流星,就看到天边划过一条银色的长线,于是两人一起惊呼了起来。


当时的两人在惊讶过后一起大笑了起来。

而现在,周泽楷对于江波涛在那一瞬间脑子里居然出现了那么糟糕的东西感到难以置信。

“您现在愿意相信了吗?”流星先生的表情依旧是那么诚恳。

周泽楷咽了口唾沫,“如果实现不了……”

“不!”流星非常紧张,“那在下就会彻底消失了!请您务必要帮这个忙!”

“……”

“这位先生是您非常亲密的友人吧,”流星继续说到,“难道您不愿意实现他一点微小的心愿吗?”

“……”

“您仔细想一下,您真的一点也猜不到他愿望的具体内容吗?”

“……”

周泽楷很痛苦。

按照正常的逻辑去给那句句子进行填空,很容易就能得到答案。那对周泽楷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微小的心愿”。

江波涛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许起愿来一点也不讲究循序渐进的吗?让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如何,请问有方向了吗?”见他一直不吭声,流星先生忍不住开口催促。

周泽楷抬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流星先生突然太高了声音,“您的脸为何……”

“闭嘴。”周泽楷打断了他。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脸红得就快要烧起来了。

流星先生突然被他喝止,表情忐忑,“您……没事吧?”

周泽楷深呼吸了一下,“他的心愿如果达成……”

“那么,在下就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了,”流星先生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瞒您说,在下家中也有妻小在等待,若是因此消失,怕是……”

“别再说了……”周泽楷连连摆手,“不过,一定要立刻吗?”

“您已经猜到他的心愿了?”对方非常惊喜。

周泽楷咽了口唾沫,“大、大概吧……”

说是意料之外,但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确实是有朋友曾经开过玩笑,说以他们两人的关系,就算真的在一起了也不奇怪。他在听到的当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什么反驳的意思。

在那之后他偶尔也会想,自己和江波涛是不是亲密得有些过了份。但他很快就会释怀了。毕竟和江波涛一起那么开心,有什么不好呢,更何况江波涛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看来,江波涛不止这么想,还想的比他更多一些。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想得少了。


周泽楷还涨红着脸独自冒泡,面前的流星先生已经等不及了。

“太好了,请告诉我,我现在就可以达成!”他说着举起手来,房中气流随之竟隐隐有些变化。

“等一下!”周泽楷大喊,“给我点时间!”

流星先生疑惑不解地放下手来,“请问,您是有什么难处吗?”

有,当然有,这可太难了。

周泽楷还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他觉得自己需要一点循序渐进的过程。

“一定要立刻吗?”他问。

流星先生的表情看起来也有点为难,“对在下而言当然是越快越好。”

“……”

“不瞒您说,”流星先生叹气,“再过不久犬子就到了必须上学的年纪……”

“嗯?”周泽楷不解。

流星先生用江波涛的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周泽楷,“在下若不能顺利回归,怕是来不及交学费……”

太惨了吧!流星业生活那么艰苦的吗?这是用命在拼啊?

“好吧,”流星先生见他一脸纠结,叹了口气,“其实在下大致也能猜到江先生的愿望……”

周泽楷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缓和下的面色又重新红了回去。

“在下其实可以直接让他的心愿达成,但……这种事,还是要考虑另一个人的意愿,”流星先生的表情恢复了诚恳,“不然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太不负责任了。”

周泽楷低着头不吭声。

“现在……在下可以认为您愿意达成江先生的心愿,是吗?”

周泽楷没抬头,也没说话。

“非常感谢您,”流星先生说着抬起手来,“但为了安全起见,最晚在明天天亮以后,若是还没有完成,这具躯体就会开始自己行动,请您届时不要太……呃……太……”

什么鬼!

周泽楷刚要抬头,面前的人突然像是彻底脱了力,整个栽倒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办。

周泽楷抱着倒在他怀里的江波涛,不知所措。

这家伙心跳平稳,呼吸匀称,模样看起来只是单纯睡着了。周泽楷一动也不敢动,怕不小心惊醒了他。

与此同时他开始在心里进行心里建设。

让他主动去做些什么实在太难了。不如干脆等天亮以后……

天亮以后,天亮以后。

天哪。

周泽楷僵硬地抱着江波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熟了。

怎么办呢,把他绑起来会有用吗?还是自己立刻溜走比较好?但那样的话,流星先生就会彻底消失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他还有家人在等待。

而且……

其实若不是进展进度不讲究基本法,这件事本身也不是那么令人抵触的。


当周泽楷差不多把自己说服以后,一直睡在他怀里的人终于逐渐转醒。

只是当他在睁开眼睛顶着周泽楷看了几秒钟以后,很快又把头侧了个方向重新闭上了双眼。

“……你已经醒了,”周泽楷小声提示,“不是做梦。”

江波涛又懵了一会儿,才重新抬起头坐直身子。

他看起来非常紧张,“我梦游了?”

“差不多吧……”周泽楷说。

“我没做什么吧!”江波涛问。

“……还没。”周泽楷说完,在心里接了一句,但应该快了。

“我的天,”江波涛抹了把脸,往后退了点,“我都不知道我还有这毛病!我昨天半夜过来的吗?”

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你昨天……对着流星许了什么愿?”

“流星?怎么突然说这个?”江波涛想了想,“没啊,太突然了都没来得及。”

“……”

这个不诚实的家伙。

“我当时就觉得这也太巧合了吧,然后想起来……”

“什么?”周泽楷问。

却见江波涛神色突然一变。

他皱紧了眉头,然后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再次看向周泽楷时一脸难以启齿。

周泽楷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怎么了?”

“我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冲动……”江波涛伸手用力抓了两下头发,“好奇怪啊。”

“……”周泽楷微微向后缩了缩。

显然,流星的力量开始起作用了!

“我……我想……”江波涛咽了口唾沫,“怎么回事,我……”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不知所措了,让知晓一切的周泽楷突然觉得有点不忍心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凑了过去,小声说道,“那你就……试试看吧。”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江波涛很惊讶。

周泽楷面红耳赤,“……嗯。”

他说完,在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没关系的。”

江波涛彻底愣住了。

然后他从床上跳了起来,对着周泽楷大声喊道,“好!谢谢!我马上就去买!”

紧接着,他就飞快跑了出去,留下周泽楷一脸懵逼。

他去买什么?套吗?


江波涛买了一个充满气味的韭菜饼。

他坐在周泽楷的床上,大口大口把韭菜饼往嘴里塞,吃得一脸幸福。

“昨天流星划过的时候我就在想,那个小程序居然还有点准嘛,”他说,“我做出来的结果是‘和小周一起坐在他床上吃韭菜饼’。”

“……”周泽楷目瞪口呆。

“我当时就在想,说不定也会实现呢,哈哈哈哈,”江波涛说着看向周泽楷,然后突然脸一红,“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很想真的试一试了。”

“……”

“嗯……谢谢你。”江波涛说。

周泽楷笑容僵硬,“谢我让你在这吃韭菜饼?”

“也不是啦,”江波涛把最后一口韭菜饼塞进嘴里,脸颊鼓鼓囊囊说话也有些含糊,“各种意义的。”

“……”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江波涛就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他咀嚼。

“我刚才……”周泽楷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那个……”

“我,我先去刷个牙!”江波涛又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东西味道太大,怕是亲起来体验不好。”

他说完往门口走了两步,紧接着立刻转回身来,“马上就好,等我一下!”


等他又旋风一样的消失,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坐在床上,拿着江波涛给买的还没动过的韭菜饼,陷入沉思。

十秒钟后,他丢掉了韭菜饼转身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枕头里。

这都什么鬼啊!








FIN.



广告→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年后发货

评论(57)
热度(892)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