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15



下午的试训第一轮进行的比想象中更顺利。

江波涛的发挥就如同周泽楷之前所观察到的那样,非常的稳。

练习赛中他的表现看起来并不扎眼,有些平平淡淡,大多数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存在感。就旁观者看来,惊艳全场的还是作为他队友的周泽楷,而他可有可无。

甚至同为他队友的两个训练营选手也私下偷偷嘀咕觉得他完全在混,表现平凡,不过尔尔。

这让周泽楷很担忧。事后,俱乐部一定会询问每一个参与者对江波涛的评价。那几个原本就不希望被挤掉位置的前辈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自己因为被认定和他有私人感情成分在给出的意见十有八九要被打个折扣,而那几个小朋友因为眼力问题居然完全意识不到江波涛在场上发挥的作用。

他非常无奈,甚至有些后悔。刚才因为打得太舒服了,手感爆发没忍住疯狂CARRY了好几波,应该故意留点机会让江波涛发挥一下的。

倒是江波涛本人,看起来倒还挺高兴的。

他在结束以后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然后跑过来找周泽楷邀功。

“我觉得我今天的表现能打90分,”他说,“小周前辈你说呢?”

周泽楷在心里偷偷喷了一下。

他之前和江波涛说,称呼可以随意。但这家伙又开始独自叨叨,说是自己一个后辈,这么叫他怪不好意思的。那之后这个议题被暂且搁置,没想到他自行把两个称呼组装了一下。

效果……有点喜感。

“前辈去掉吧。”周泽楷说。

江波涛看着他,眨了眨眼,然后笑了,“……小周,你说呢?”

他说完以后低下了头还伸手摸了摸鼻子,整个人洋溢着一股迷之喜悦。

这种情绪很奇妙,会传染人。

周泽楷想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我给95分。”

其实要说完美无缺,当然也不至于。但他真的超出了周泽楷的预期。周泽楷在之前的观察中就和方明华同时得出过结论。江波涛的个人能力绝对不弱,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拥有非常强的大局观,擅长策应,能为队友创造输出环境的选手。这样的团队型选手上限很大程度是由队伍实力决定的,队友越强,他能提供的帮助也就越大。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概念,但实际上场以后,周泽楷还是有些被惊到了。

他在一个团队游戏中当了太久独行侠了。以往甚至有粉丝调侃过,说十二个人的比赛,其实是他一个人在1V11。他必须随时随地高速运转,考虑到方方面面,从不敢对己方成员有任何期待。

无论是集火还是补伤害或者援护,统统不存在。他在对每一个对手发起进攻时心中所想的,都是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单独拿得下,如果不行自己一个人又能不能退得了。

所幸他绝大多数时候都觉得自己可以,并且成功做到了。只是作为一个比谁都更努力的天才,就算把个人能力发挥到极致,在这样以团队为单位的对抗中也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但现在,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在真正意义上拥有了队友。

这真的很神奇,当他在想要发起进攻的时候有人跟进补伤害,受到骚扰时有人援护,每一波团战都不会和他脱节,总是能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最恰当的位置。他在这个场上不再是一个人。

这场比赛打得很快,因为几乎一面倒的优势只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但周泽楷在过程中收获了无数的小惊喜。

虽然因为两人初次正式合作配合上还为无法达到默契无间,但这已经让独自战斗了许久的周泽楷感到无比的兴奋和喜悦了。


“这打的没什么意思啊,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要不要更换一下阵容换个搭配再打一次?”那位同为魔剑士的前辈看起来很不服气,“把队长换到我们这边来再来一场呗?”

在他看来,迎面而来打的让他们全然无法招架的几乎全是周泽楷一个人的火力,江波涛唯一收走的人头还是因为补刀,完全完全是在躺赢。

“输赢不重要啦,”那位在刘老师办公室闹过的前辈看了江波涛一眼,笑道,“关键还是看选手个人数据。”

言下之意是,江波涛个人数据平平,发挥平庸,必然得不到决策者青睐。

只有同样在他们对面的方明华若有所思,“我觉得小周今天比平时还要强了好多啊。”

因为比赛结束得比预料中快很多,时间尚且充裕,于是刘老师在征询过江波涛本人的意见以后打乱了两边队伍又开了一局。

这一次,江波涛被安排在了周泽楷的对面。


结果没什么悬念。

周泽楷不放水,对面无论是轮回的正式选手还是训练营的小朋友都没人能和他对位。江波涛当然也做不到。

周泽楷这边依旧脱节,而江波涛几乎被他的队伍放养,两边都没什么配合。这时候个人能力更强的那一方自然能取得胜利。

比赛结束,江波涛的个人数据依然看起来普普通通,并没有太过亮眼之处。

有人因此窃窃私语,而江波涛本人看起来也有些郁闷。

他又凑过来和周泽楷说话。

“前辈你真的强,打得我难受极了,”他叹气,“中间有几次我还以为能牵制你一下呢……”

周泽楷大致能想到他指的是哪几个片段。当时若是有人能立刻配合江波涛,或许真的能打断自己的攻势。但比赛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如果。

“真不想在你的对面,”江波涛说,“我想和你站在一起,站在你背后。啊呀……不对我攻击距离比你短,应该在你前面在对哦?”

“……”

“其实我很羡慕他们,”江波涛说着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笑了一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你……”周泽楷小声开口。

“嗯?”

“又叫前辈了啊。”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不知为何脸一下子红了。


试训告一段落,最终结果当然不会立刻揭晓,轮回还需要对比赛进行复盘,然后再做商议。

江波涛的发挥在周泽楷看来非常出色,奈何决策层面的人在游戏触觉上远不如职业选手,而仅从数据上分析江波涛相较队中的魔剑士前辈似乎没什么优势。

这让周泽楷非常担忧。

忽略两人私下发生的种种,仅仅因为下午那两场训练赛,他都希望江波涛可以成为自己的队友。

他看起来忧心忡忡,把江波涛也给传染了。

他就像来时那样坐在周泽楷的副驾上,表情尴尬地强行安慰,“别多想啦,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嘛。”

周泽楷握着方向盘,点了点头。

他们的目的地不是机场。刘老师为了方便江波涛当天回程所以把时间安排的挺早,但这家伙却偏偏订了第二天的机票。

周泽楷暗自觉得,大概能猜到这家伙这么干的理由。

“不过我可能不是金子,”江波涛想了想,突然笑了,“我突然想到一个特别好的比喻。”

“嗯?”

“金子早晚会发光,但比你金子还亮。你应该是钻石,”他说,“能闪瞎人眼的那种。”

不知话题为何会转到自己身上的周泽楷愣了一下。

“但钻石要做成戒指戴在手上,需要一个戒托,”江波涛用手比划,“造型简简单单,不喧宾夺主,但可以衬托和保护那颗钻石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它有多漂亮的,一个戒托。”

周泽楷回头看他。

江波涛眯着眼睛冲他笑。

“我想成为那样的存在。”他说。


TBC


例行广告→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

评论(48)
热度(836)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