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11

广告→一些江周本的二刷预售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打开车门,把江波涛拖下来,然后揍他。

在周泽楷能量条逐渐累积的过程中,江波涛似乎信心值也开始暴涨了起来。

他一脸收不住的笑容,连说话的调子都蹦蹦跳跳,脸颊看上去还好但耳朵尖儿却红了个透。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前辈你……至少不讨厌我对吧!”他眼睛闪亮亮地看向周泽楷,“毕竟就算第一次的时候有点懵或者还没醒,那后来几次还是不拒绝……啊,我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到觉得前辈你也喜欢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呃,总之……”

他还在一脸欣喜地组织语句,周泽楷已经惊得快要握不住方向盘。

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还能几次?

难怪一个Beta连标记都没有也能让他中标,靠的都是效率。

“前辈……?”大概是注意到他一直不吭声又脸色阴晴不定,兀自兴奋了许久的江波涛终于察觉到气氛不太对,“我是不是……说错话啦?”

周泽楷依旧保持了沉默。

“……对不起。”迅速冷静下来的江波涛说话的同时身子都挺直了一些。

看起来还挺诚恳的模样。但真要问他为什么道歉错在哪里,他估计也说不到点子上。

“那个……”江波涛又小心翼翼开口,“我知道错了,是我太过分了……前辈你当时没有立刻制止我只是因为人好吧……”

不,是因为你太过迅捷又悄无声息了。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搭话。

江波涛咽了口唾沫,也不敢吭声了。


一直到下车,江波涛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我们现在是直接去训练室?”他一脸乖巧认真,“刘经理已经在了吗?”

周泽楷不看他,径直向前走,“去他办公室。”

江波涛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向办公楼前进。

等到了楼梯口,周泽楷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他,“现在去,是先和你说别的事。”

“嗯?”江波涛好奇,“什么事?”

“我们刚才车上说的事。”

“……啊,”江波涛愣了一下,“这个,为什么会需要特地……”

“因为后果很严重。”周泽楷板着脸。

江波涛瞬间皱起了眉头,“哈?”

看来,刘经理是真的没有把话和他说清楚了。

但事到如今周泽楷也不想提前告诉他了。这家伙在知道自己酿成如此大祸后会出现何种反应,他还挺想在一旁看看。


一直到被彻底打碎,周泽楷才意识到原来他最初还是有所期待的。

可惜江波涛的表现与他所希望的背道而驰。

在一开始刘老师絮絮叨叨强行向这位年轻人灌输做人的道理的时候,江波涛看起来表情虽然略带困惑,但还是保持了足够的礼貌。而当刘老师的话语中透露出对两人关系的错误认知时,江波涛在忐忑之余非常明显地看了周泽楷几眼,之后并没有进行任何反驳。

一直到刘老师终于说到,“站在俱乐部的角度,这个孩子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了,我希望你们对它的去留慎重考虑。”

始终保持着好宝宝姿态的江波涛猛地抬头,“哪个孩子?”

刘老师皱眉,伸手一指,“还能哪个,当然是他肚子里那个!”

江波涛一脸痴呆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转过身,看向周泽楷。

而周泽楷突然觉得脸有些烧。

气氛微妙地开始有些僵硬。

“你不知道吗?”刘老师语气严厉,“我上次没有和你说吗?”

显然是没有了,但现在纠结这些毫无意义,江波涛已经惊讶到连摇头都不会了。

他反复转了几次身子,视线在刘老师和周泽楷之间来回移动,最终开口时还有几分结巴,“这……和

、和我有关系?”

周泽楷闻言,刚要动怒,刘老师就替他开了口。

“你什么意思,你说的是人话吗?!”他说话的同时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其余两人都吓了一跳,“和你没关系,那是哪儿来的!?”

“但是……”

“哪来什么但是!”刘老师根本不让他说完,“你好好回忆回忆自己的所作所为!”

江波涛嘴还张着,不过没声儿了。

大约是同为Omega的同仇敌忾心理,使刘老师对江波涛方才负不责任的发言格外愤怒,“你知不知道责任心这三个字怎么写?你刚才是怎么和我保证的你已经不记得了?”

坐在一边的周泽楷皱着眉,心中愈发恼火。

江波涛记不记得不好说,但他还记得。这混蛋刚才说,对他是真心的,是真的非常喜欢他。说希望刘老师不要因为他年纪小就怀疑他对待感情的态度。说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好了,才过了几分钟,全崩了。

亏他当时还觉得当时憋红了耳朵尖儿还一脸认真的江波涛看起来挺讨人喜欢。


但江波涛现在脸已经煞白了。

他在刘老师的一顿狂轰滥炸中几次试图开口,最后也没能吐出什么有意义的词句。一直到刘老师说累了,再次拍桌吼他,“你怎么不吭声?!”

江波涛僵硬了片刻,转头看向周泽楷,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地小声开口说到,“这是你说的?”

周泽楷皱眉,“什么说我的?”

“你……有了孩子……”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刘老师打断了,“什么他说的,是医院的诊断结果!”

江波涛又惊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继续对着周泽楷说道,“然后你说,那是我的?”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显然依旧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扭过了头,“我没说过。”

他说完便站起身来,推门走了出去。


办公室门是周泽楷用脚后跟踢上的,一时没控制住力气,发出了一声巨响,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突然开始觉得很莫名其妙。刘老师特地把江波涛叫来一次有什么意义呢,反正这孩子本来就不能要。让他来完全是在给自己找气受。

他往前走了没几步,身后那扇门又被再次打开,与此同时周泽楷还听到了那两人说话的声音。

“我还没说完呢你去干嘛——”

“抱歉抱歉,待会,我待会回来听您说。”

周泽楷立刻加快脚步往前走。

而另一个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人则默默跟在他身后,和他保持相对静止。

怎么也甩不掉。

但他也不上来搭话。

一直到周泽楷走出了办公楼,又绕着楼走了大半圈,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身去。

只是身是回了,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于是只能用力瞪着江波涛。

江波涛迟疑了一下,非常缓慢地又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他的跟前。

但也没吭声。

他眉头一直微微皱着,表情看起来很是纠结。

“我……”过了半响,他才终于开口,“前辈你,是不是很需要一个人来……来……”他思考了许久措辞,才继续说到,“来帮你这个忙?”

周泽楷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

“你觉得和你没关系?”

“确实是和我没关系吧……”江波涛说话的同时瞟了一眼周泽楷的肚子。

周泽楷闻言握紧拳头刚要提起,却见对方非常警觉地往后退了小半步。

原以为他是想躲避伤害,却不想这人紧接着就地蹲下了身子,还抬起手用力抱着脑袋撸了两把头发,一副非常懊恼又痛苦的模样。

“你干嘛?”周泽楷问。

“……前辈你真的过分,”江波涛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我很难受啊。”

“哈?”

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

但还没等周泽楷提出异议,江波涛又深深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就帮你把。”



TBC

评论(75)
热度(75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