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09



周末S市突如其来地迎接了一场大雨。

天气预报前一天还写着多云到阴,早上起床听着窗外的哗哗的声响一看手机,变成了大到暴雨。

江波涛昨天晚上还来问了周泽楷从车站到轮回俱乐部的交通路线。其实这些信息搜一下百度地图就能找到答案,周泽楷知道他也无非是想找机会和自己多说两句话。

轮回俱乐部位处市中心,交通非常方便,步行十分钟左右就能走到最近的地铁站。但在这样的大雨天里,离开有屋顶的地方就不存在方便两个字了。

江波涛前一天晚上在H市比赛,距离S市非常近,如今肯定是带着行李直接过来的,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带伞。

周泽楷昨天晚上刚和刘老师又确认过一次约定的时间。为了方便江波涛当天赶回俱乐部不影响第二天的训练,刘老师把会面时间定在了上午。按说江波涛现在应该已经是在路上了。

他没主动联系,大概是没遇上什么困难。

但窗外黑压压的天空,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周泽楷犹豫再三,主动给江波涛打了一个电话。


他第一次给江波涛主动拨电话,居然一直到铃声结束都没被接听。

不过在通话被自动切断而他还在犹豫要不要重播一次时,江波涛又立刻回拨了过来。

“前辈你已经起床了吗?”对面背景音嘈杂,江波涛的声音也微微带着喘,“不好意思我刚下火车,这儿太吵了我一时没注意,是安排有什么变化吗?”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二十块钱一把,就这个价了。不能用支付宝,不能用微信。你现在出去也买不到更便宜的,都这个价。”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问道,“你没带伞?”

“其实我本来带了,”对面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丧,“忘在宾馆里了。不过应该能想到办法的,我再往外走走,便利店里肯定可以刷支付宝。”

周泽楷突然觉得有些想笑。

“我来接你吧。”他说。

对面非常明显的一愣,接着语气开始变得慌张起来,“不、不用吧,那怎么好意思,我打册,不是打车过来也一样的!”

周泽楷更想笑了。他再次重复道,“我来接你吧。”

江波涛安静了一小会儿,没吭声。

“不要吗?”周泽楷问。

江波涛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比之前低一截,“要、要的。谢谢。”


周泽楷从火车站的地下停车场走出来,四下环视一圈,到处都是人。刚想再给江波涛打个电话,面前突然蹦来了一个背着大包年轻人。

“你好,请问方便问个路吗?我想去……去……呃,地铁站!”

这人个头比周泽楷略微矮上一些,虽然头发有些湿哒哒的,却整体却带着一股清爽感,在这潮乎乎的天气里依旧看起来阳光灿烂。

周泽楷看着他,“江波涛。”

“咦?”对方非常惊讶,“前辈你认得出我啦?”

周泽楷很想问你是不是当我傻。他的照片视频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自己之前只是没留心,又不是真的脸盲,怎么会记不住呢。


上车之前江波涛一直安静地跟在他身后,模样看起来还带着几分拘束。

可等坐上了副驾驶位,突然又开始絮叨起来了。

“这车好帅!前辈你平时训练那么忙,居然还有时间考驾照,太厉害了吧!”

周泽楷没理他。

通过这段时间的短暂接触他已经非常确认,这家伙就是喜欢无条件对他进行赞美。周泽楷怀疑自己就算在他面前摔个狗吃屎,他也会强行称赞他跌倒的姿势特别帅气。

像个脑残粉。

周泽楷不由得猜测他之所以喜欢自己,只是以一个荣耀爱好者的身份崇拜他这位职业选手,因为接近了偶像,于是感情产生了一些变质一些发酵,这并不奇怪。

但让周泽楷觉得有点儿……别扭。


赞美完了一波,江波涛对着手机照了照自己还有些潮湿的头发,突然叹了口气,“天哪,真的好傻。”

“嗯?”周泽楷好奇地瞥了他一眼。

“我前几天特地去剪了个头发,”江波涛伸手抓了抓几乎就快要不存在的刘海,“那个理发师好像听不懂什么叫‘只剪一点点就好’。”

“挺好啊。”周泽楷说。

他的头发比起照片上看到的确实要短上不少,但看起来干干净净也没什么不好。

“真的吗?”江波涛放下手机冲他笑,“那你喜欢吗?”

“……”

他不回话,江波涛立刻自动转移了话题。

“哎,待会到了是直接进行试训吗?前辈你也会一起对吗?”

试训其实被安排在了下午。

现在过去,是要先和他谈一些和周泽楷有关的,比较私人的话题。


关于这些,刘老师后来又特地找周泽楷聊过。

非常意外的是,他对于周泽楷有意愿邀请江波涛前来试训一事毫无抵触。

“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你们这些小青年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还是很清楚的,”刘老师说,“小方会主动提出来肯定是从战队角度考虑的,这点我还是信得过的。”

“但关键是你能不能摆正心态。”

周泽楷巨冤了。

但事到如今,说什么刘老师也不会相信他对小花生米的成因一无所知了。


所以周泽楷觉得,他还是有必要在和江波涛一起面对刘老师之前,把这个成因了解一下。这也决定了他之后面对江波涛的态度。

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实在是有点儿为难他了。

左思右想后,他决定稍稍绕个弯子。

“那个……”

他才开了个头,江波涛就立刻眼睛亮晶晶地看他,“什么?”

“……那天……比赛结束以后……”

“哪天?之前你们过来比赛那天吗?那天怎么啦?”

“你后来……”

“我后来给你送外卖被你关在门外啦。”江波涛笑。

“不是,”周泽楷苦恼,“我是说……”

“嗯?”江波涛歪着头看他。

正巧红灯,周泽楷把车停下,也回过头去看他,表情严肃,“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做了什么,是指什么?”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说,依旧看着他的同时下意识微微皱起了眉。

几秒种后,江波涛在这样的视线下逐渐变得慌张起来,“我……我不知道你具体指什么啊……”

他的模样让周泽楷更加确定了,“你知道的吧。”

那之后,江波涛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了颜色。

“前辈你……原来发现了啊……”他说着用手捂住了脸,“对不起,我错了,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


TBC

评论(32)
热度(829)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