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06





其实要知道江波涛的长相并不难,百度一下就可以了。

以联盟现在的火热程度,哪怕只是中下游战队的新人选手,也会有粉丝自发地为他们在百科网站创建词条。

再不济,搜一下比赛视频,赛前总该有几个镜头。

其实按理说,周泽楷和江波涛是打过照面的。每场比赛的正式开赛前和比赛结束后两队所有成员都会依次握手。比赛开场时大屏幕上也会有登场选手的详细信息面板。

周泽楷不是脸盲,没能记住主要还是因为一来心思都在比赛上,二来缺乏社交意识。在他看来,和轮回以外其他职业选手最大的交集只会出现在比赛场上,没什么非要认识的必要。

天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状况。


“咦,这是谁啊?”

突然听到刘老师的声音出现在背后,周泽楷差点把手机掉进面前的饭盆子里。

刘老师端着午饭,绕了半个圈坐到了他的面前,“老远见你咬着个筷子一脸认真盯着手机也不吃饭,在看谁的照片呢?”

周泽楷尴尬极了。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贺武官网放出的江波涛宣传照片。画面上的人笑得阳光灿烂,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非常清爽,看起来比他强行PS的自拍照片舒服多了。

“我想起来了,”刘老师作为战队经理,显然对职业选手的熟悉程度要高出周泽楷许多,“这是贺武那个新人嘛!你看他照片做什么?”

“我……”周泽楷吱吱呜呜。

刘老师再次自问自答,“啊呀,贺武的!那岂不是……”

见他一脸福至心灵,周泽楷不免忐忑,刚开始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推断告诉对方,却见刘老师又瞬间神色凝重。

“小周,你老实告诉我,你之前是不是没说实话?”

周泽楷愣了一下,“啊?”

“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刘老师眼神锐利,“是不是孩子的父亲?”

他思维转进太过迅速,周泽楷顿时慌乱,“我没……不是,好像是……那个……”

江波涛当然不是他的男朋友,但他极有可能确实是造出小花生米的罪魁祸首。

想要一口气回答清连续两个答案相反且有诸多内情的问题是在是太考验周泽楷了。他一阵混乱答题后,刘老师看起来疑心再次加重了。

虽然两人说话音量都不大,但食堂好歹也是公众场合。大约是怕引起周遭旁人注意,刘老师板着脸清了清嗓子,“你先吃,吃完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周泽楷一口一粒米,数着吃了大半个小时。

刘老师这个人,人好,热心,性子直,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

周泽楷挺喜欢他,也挺怵他。毕竟性格相差太大,有点儿不知道怎么相处。他说一句话之前思考十秒钟,刘老师能催三次,等正式开口又要打断三次。一说起话来两边各自着急。

周泽楷很有信心,这件事他和刘老师不可能说得清。

但他也不可能不去。


终于磨磨蹭蹭来到刘老师办公室,距离午休结束已经只剩不到半个小时了。

进门的时候刘老师正在和人讲电话,表情严肃眉头紧皱,示意他先稍等一会儿。

周泽楷缩在沙发角落,心里打鼓。

刘老师电话还没挂,但眼神一直落在他身上,锐利非常,戳得他心里打颤,有错觉自己真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

“嗯,我知道了,你不用再强调了。对你们这些太私人的事情我无权过问,但站在俱乐部经理的立场,有些事我还是必须强调的,”刘老师语气很正式,“你能对自己刚才说的话负责任吗?”

之后电话那头也不知说了些什么,他又点了点头,“好。但无论你如何强调,你们的所作所为都已经对俱乐部产生了影响,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应该不是错觉。周泽楷非常确认,刘老师在说道“所作所为”四个字的时候,明显瞪了他一眼。

这让他产生了非常糟糕的联想。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刘老师开始打断对方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等等,你成年了吗?”

周泽楷小心翼翼轻声问道,“谁啊?”

刘老师没有理他,继续对着电话语气严厉,“那这件事你能自己处理吗?我想你应该也不想我直接联系你的监护人吧?”

周泽楷起身,“是江波涛?”


“那也行,”短暂的沉默后,也不知道那一头的人究竟又说了什么,刘老师语气有所缓和,“那不如就这个周末吧,你方便吗?”

周泽楷搓着手,轻手轻脚往刘老师的方向挪了两步,竖起耳朵想要偷听。奈何耳机音量太小,一个字也没听清。

“好,那就先这样吧。我现在和他说。”刘老师再次点头,“这不是小事,希望你们都能认真对待。”

等他挂了电话,周泽楷立刻精神高度紧绷。

“你先坐。”刘老师皱着眉头,指了指沙发。

周泽楷往后退了两步,战战兢兢。然而屁股还没挨上沙发,就遭受了一个暴击。

“江波涛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刘老师说,“你们这些小屁孩,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玩意儿呢?”

“诶?”周泽楷一个马步僵在半空。

“我就说,你怎么有可能会完全不知情,”刘老师显然非常生气,“现在他都老实交代了,你也不用继续瞒着了。”

周泽楷再次站直,“啊?”

“别装傻,”刘老师又瞪了他一眼,“他没成年,你成年了吧?那么大的人了,出了事儿光想着躲避不想着怎么解决,能行吗?”

周泽楷眨巴了两下眼睛,不吭声了。

怎么回事?明明他也是个受害者,为何突然被放上了审判席?江波涛这家伙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大概是他默不吭声还委屈巴巴的模样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刘老师的叹了口气后语气也跟着缓和了几分,“好了,我知道突然发生这种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这事对你们对俱乐部都不是一件小事,不可能放任不管。”

周泽楷小心翼翼开口,“江波涛他……”

“他这个周末比赛结束以后会过来一趟。站在俱乐部的角度肯定不会希望留下这个孩子,但决定权还是在你们自己身上。这几天你们两个自己沟通一下吧。”

周泽楷震惊,“等一下……”

“怎么?”

“你和他说了……小孩的事?”周泽楷咽了口唾沫。

“你没和他说过吗?”刘老师皱眉,“反正他现在知道了说了会负起责任,具体周末我们面对面说吧。”



TBC


我以为大家都知道我双休日从不更新。

评论(38)
热度(835)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