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05



周泽楷虽然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并不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人。平日里收了外卖也会记得对外送小哥表示感谢。

但面对特地帮他把谜途外送小哥领上门又亲自把外卖递到他手里的同行后辈,只说一声谢接着立刻毫不犹豫关门的行为实在是太失礼了。

还在想着要如何解释,对面又说出了出乎他意料的话。


无浪(江波涛)

不过我现在可算是放心了


一枪穿云


无浪(江波涛)

没被记住也好过被讨厌嘛

我忐忑了好久,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儿呢……

我这几个月想和你说话都鼓不起勇气


一枪穿云

是我不好

不过……


无浪(江波涛)


一枪穿云

你为什么会那么想?


无浪(江波涛)


问号你个头啦!

没有认出江波涛确实是他不对,但这人立刻认定他当时的反应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会让他讨厌的事情,难道不是非常可疑吗?

周泽楷又开始觉得这个江波涛看起来像是偷了他斧子的那个人了。

看这装傻充愣的模样,绝对有问题。


无浪(江波涛)

你是问我为什么想和你说话吗?

[/害羞]


一枪穿云

……


无浪(江波涛)

理由特别淳朴

不过我要酝酿一下才好意思说出口

有机会的话下次当面告诉你吧

希望在这之前也可以经常和你聊天

前辈你不会嫌我烦吧?


不行,话题又被带走了。

周泽楷眉头一皱,决定再次单刀直入强行把对话带回他最关心的部分。

为此他不惜特地写一个长句。


一枪穿云

为什么会觉得我讨厌你,你有做什么吗?


无浪(江波涛)

哈哈,那我就放心啦[/可爱]


一枪穿云

????????


周泽楷迟疑了一会,才发现对方强行把他的疑问句解读成了反问句。

他有些着急,只得再次补充。


一枪穿云

我是想问你


无浪(江波涛)

嗯?

好呀你问吧!

[/乖巧]


不行了,对话完全处于两条平行线,没法沟通了。这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周泽楷纠结了一会,决定换个方式重新提问。


一枪穿云

你那天还做了什么?


无浪(江波涛)

你是说被你冷酷地关在门外那天吗?


一枪穿云

……


无浪(江波涛)

我是来找杜明玩的呀

后来和他还有方明华前辈通宵打牌来着

怎么啦?


一枪穿云

你们一直在一起?


无浪(江波涛)

是呀

怎么啦?

呃……

其实我很想找你一起的!但后来敲门你没反应,估计是已经睡了?

你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吗?


一枪穿云

……

我没有不高兴


无浪(江波涛)

嗯嗯~

你不讨厌我就好啦

下次争取让你记住我

等等,给你看这个

[图片]


一张显然是通过美图APP拍摄之后又经过大量后期的自拍照片。

照片上那人皮肤被磨得雪白光亮,脸上又是星星又是红晕,各种修饰一大堆,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

周泽楷心力交瘁,无言以对。


无浪(江波涛)

我长这样[/害羞]


一枪穿云

呵呵。



他在当天晚上做了个特别累的梦,梦里他不停地叫外卖,每次来送餐的都是皮肤被磨得发光的魔剑士无浪。他送完了东西还不肯走,每说一句话摆一个造型强行向周泽楷推荐牛奶糖。等周泽楷收下了牛奶糖依旧不肯罢休,非要他当面拆开吃一个才肯罢休。

“吃吧,”满脸星星的无浪同学一手扶着门框一手叉着腰,笑容暧昧,“吃了它,你就会怀上我的孩子。”

周泽楷在梦中愤怒地把糖丢在了他的脸上,蹦得满地都是星星。


第二天早上不小心睡过了头,错过了早饭时间。

迫于无奈,他在出门的时候拿了一卷糖。等拆了一个塞进嘴里,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昨夜梦中的画面。

“吃吧,吃了它,你就会怀上……”

周泽楷咔嚓一下,把糖咬碎了。


糖毕竟不能当饭吃。距离午饭还有大半个小时,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偷偷闹腾了起来,发出咕噜噜的响声。好在糖还多得是。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单手剥出一颗,然后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嘴里。注意到方明华的目光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身为队长,带头在训练室吃东西。虽然他们队对于这些条条框框一向比较宽泛很少上纲上线,但被那些原本就看他不爽的人发现了总免不了又要嘲讽几句。

好在方明华总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怎么了,胃又不舒服?”方明华问。

周泽楷摇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饿。你要吗?”

“咦,这不是……”方明华接过糖看了一眼,突然笑了,“你自己去买的?”

周泽楷没吭声。

“对了,你那之后是不是经常和他聊天?”方明华又问,“我是说江波涛。”

“……怎么了?”周泽楷警惕。

“你那天不是怀疑他么,所以我后来特地去试探了一下。”

周泽楷非常在意,“然后?”

“我才想问你呢,”方明华说,“你们最近经常聊天吗?”

周泽楷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也就昨天有过对话,虽然那之后鸡同鸭讲聊了挺久,最后甚至迫于无奈也学着对方的样子拍了张尬尬的自拍发了过去,但无论如何也算不上“经常”吧。

“我那天问他是不是和你之间发生过什么,”方明华说,“他说应该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你好像对他有点意见,还反过来向我打探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

“……”

“我知道你不喜欢他是因为怀疑他对你……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和他说。”方明华微笑。

周泽楷苦笑。

虽然两个当事人都没有意识到,不过他们的对话显然已经发生了偏差。江波涛所指的,应该是外卖乌龙事件里他的反常行为。

“然后他昨天晚上和我说,都是误会,已经和你解释清楚了?”

“……”周泽楷无言以对。

“他还和我说,跟你特别聊得来,”方明华的表情染上了八卦的色彩,“他觉得你说话非常好懂,沟通起来特别顺畅,一点障碍也没有。

周泽楷没忍住,又咔嚓一下把糖咬碎了。

见他神情有异,方明华非常警觉,“怎么了,那么激动?”

可还没等周泽楷整理出可以充分表达他情绪的句子,方明华的表情再次暧昧,“你们是不是有情况呀?”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三秒钟,扭过头去看向面前的电脑屏幕,“认真训练。”

情况,能有什么情况。如果他的推断没有错,最大的情况就是他肚子里的那颗花生米了。等告别花生米之后会发生的情况,要看江波涛的抗揍能力。


TBC

评论(58)
热度(970)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