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小惊喜/ABO 02




可惜的是,一直到重新坐上车,期待中的摄像机始终没有出现。

相比周泽楷的茫然与混乱,与他同行的两人模样看起来要严肃许多。刘老师作为一个过来人,非常认真负责地帮他办了卡,甚至预约了一个月以后的产检。

周泽楷看着被塞到手里的那些单据,依旧没有任何真实感。

见他那一脸懵逼的模样,方明华犹豫再三,忍不住开口问道,“……应该是意外吧?”

周泽楷抬起头看了看他,不知道该不该点头。

是意外,非常意外,简直太意外了。但他觉得方明华所指的应该和他所想的不是同一种意外。

“我说真的,”一直眉头紧皱安静开车的刘老师突然开口,“小周你也太不小心了。从俱乐部的角度来说这简直是大灾难!你要怎么保证自己的竞技状态不受影响?”

“木已成舟,刘老师先冷静一下,”方明华转向周泽楷,语带试探,“不然……你先去和孩子的父亲商量一下?”

“呃……”周泽楷欲言又止。

“对,你什么时候有对象的?怎么也不和俱乐部报备?”刘老师说着,突然猛一拍方向盘,一个急刹把车停在了路边,然后转过身来,“我看你平时根本不出门,这孩子它爸该不会是我们俱乐部的人吧!”他说完用力一指方明华,“是不是你?!”

“我没有!”因为和周泽楷走得近而莫名背锅的方明华大声喊冤,“刘老师你冷静一点!小周你也说句话啊!”

“我……”周泽楷再次开口,然后卡壳。

“到底是谁,是不是我们俱乐部的人?”刘老师气势汹汹地追问。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不……”

然而还没等另外两人松口气,他又继续说道,“……不知道啊。”


周泽楷怀孕了,他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后一点给其余两人带来的冲击感甚至比前一条更强烈几分。

“人不可貌相。”方明华喃喃自语。

“不是我说……”刘老师开始叨叨,“你就算真的……对吧……也该小心一点是不是……起码的措施要有吧……对吧……”

周泽楷痛苦地拿着他的产检预约单,不知究竟应该从何辩起。他开始怀疑人生,顺便怀疑从书本上学到的生理常识。

一直到车终于停在了俱乐部车库,他才终于把内心深处的疑惑憋成了句子,“我不记得做过会……会让自己怀孕的事情啊……”

“什么意思?”方明华不解。

终于从茫然无措中逐渐清醒过来的周泽楷心中的委屈突然觉醒,然后瞬间膨胀得铺天盖地。

“……我明明连Alpha的手都没牵过啊?”他说。


这显然不符合常识,没有Omega可以凭空孕育出孩子。

但周泽楷的表情和语气显然已经顺利镇住了那两个人。于是,气氛瞬间从狗血伦理剧转向了悬疑推理剧。

“所以,在假设你真的没有撒谎的前提下……”

周泽楷非常难得地主动打断了刘老师的发言,“真的没有!”

“好,也就是说……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人在你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对你做了什么……这是犯罪吧?!”

周泽楷苦着脸,低下了头。

“有条件做这种事的,理论上有我们内部的人了吧……”方明华话未说完,突然注意到刘老师投向他的诡异目光,于是疯狂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他的推断很有说服力。

周泽楷是个宅男,喜好非常静态,平日除了训练,连三餐都喜欢打包回屋里吃。日常休闲活动的百分之八十都围绕着手机和电脑,随着俱乐部内各项设施逐渐完善,他除了参加比赛外几乎从不踏出大门。

想到这里,方明华又突然意识到还有另一个可能性,“哦不对……我们每个月有两次客场比赛啊。小周最近几次都是一个人住的是不是?”

刘老师闻言,立刻拿起手机翻起了备忘,“两个半月前,能对的上的只有去贺武比赛那一次了。”

他说完放下手机,和方明华一起望向周泽楷,“那几天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周泽楷的大脑又开始一片混乱。


从“做事没轻重给俱乐部带来麻烦的家伙”转变为“可怜的受害者”后,刘老师对他的态度变得温和了许多,把他送回房间的过程中也是安慰为主。

但这对改善周泽楷的心情并没有太大助益。

刚成为职业选手一年,仍然处于上升期,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毫无疑问会造成负面影响。若是被队伍里其他选手知道,那些原本就对他颇有微词的前辈必然不会相信他的说辞,到时无疑又是一场灾难。

更何况这孩子原本就是在无视他主观意愿的前提下出现的,所以尽快让它消失才是最好的选择。

周泽楷偷偷上网搜索了一下手术流程,看得心惊胆战,连胃也跟着隐隐作痛了起来。

到底是哪个人渣干的好事。

他在屏幕前把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幻想能立刻揪住犯人揍到他怀疑人生。


周泽楷第二天没有参加训练。

他没有主动请假,但刘老师觉得他有必要先休息一天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周泽楷毕竟性格单纯,虽然不爱说话,但也不是能藏得住心事的类型。身为经理,刘老师那几分暗流多少也有些分寸,知道这事儿若是被发现对队伍会有多大影响。

道理是这么回事,但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反而容易胡思乱想。

吃了医生开的药后,他的肠胃情况好了许多,会觉得饿,吃点清淡的东西也不再会有呕吐欲了。

周泽楷吃完了早饭,躺在床上摸了把肚子,又再次产生了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的腹部依旧非常平坦,因为平躺的姿势甚至还有些凹陷。那也难怪,医生说那东西现在不过一个花生米大小,体积还比不上他刚才喝下肚的那碗粥。

但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长大,然后……被干掉。

想到这儿,周泽楷难免还是产生了一些罪恶感。与此同时,又忍不住开始诅咒起那个罪魁祸首来。

他闭着眼默默回忆了一下去贺武比赛那两天所发生的事。

下了飞机以后先去宾馆放了行李,然后就同队友一起去了比赛场馆,在贺武提供的训练室热了热手,接着去了休息室,完了参加比赛和比赛之后的记者会,最后回到宾馆。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一直都非常清醒,身边也始终有不少人,理论上不可能发生什么。

那之后一直到第二天出发去机场,他一直都呆在宾馆房间里。虽然因为无意识的行动有些记不起当天细节,但应该也没什么可趁之机才对。

这么看来,应该不是贺武一行出的问题了。

躺着想事儿容易犯困,更何况还饱着肚子。还没来得及回忆起任何关键信息,他的意识就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才刚起来没多久就又一路睡到中午,再次转醒时周泽楷只觉得头昏脑涨。

他迷迷糊糊拿起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发现QQ有未读信息。


无浪

听说前辈你身体又不舒服?

容易低血糖一定要注意三餐规律哦[/可爱]


TBC

评论(68)
热度(1117)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