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都瞎想什么呢

周泽楷觉得胸口闷闷的。

他不开心,因为他的室友江波涛夜不归宿并且没有提前和他打招呼。江波涛夜不归宿,是因为和朋友一起买醉去了。之所以会和朋友买醉,是因为这家伙失恋了。

这所有的信息,都是周泽楷在十点以后因为担心而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最终被他的朋友接起后才知晓的。

挂了电话,周泽楷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发了会呆,越想越觉得憋屈。

他自以为的最好的兄弟原来有了真心喜欢的人,只是没告诉他。不仅如此,这家伙还跑去表白了,也没告诉他。被拒绝了,诉苦不找他,喝酒也不找他。连不回来都忘了通知他。

太气人了吧。


周泽楷对着天花板发了大半夜的呆,思前想后,觉得似乎也情有可原。

其实早在几个月以前,他便隐约察觉到江波涛有了中意的对象。那段时间的江波涛变得有些古怪,经常长时间发呆,偶尔端着手机疯狂输入,表情千变万化。

周泽楷好奇,但他没有直接开口询问,而是不加掩饰地在江波涛又一次对着手机按得如火如荼时盯着他看。

察觉到周泽楷视线的江波涛看起来特别紧张,甚至有些心虚。因为他在表达疑惑的同时还下意识把手机藏到了身后。

“我是在打游戏啦,”他说着把手机随手丢在了床铺上,然后走到周泽楷身边坐了下来,“影响你啦?”

周泽楷摇头,接着继续盯着他看。

江波涛移开视线,看了会地面,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接着突然笑了起来,“我问你啊……”他说完停顿了好一会,才又继续说道,“你想不想谈恋爱?”

话题太过处于预料,周泽楷有些愣,“……啊?”

然后他很快反应了过来。

江波涛这小子,大概是思春了。


周泽楷不想谈恋爱,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特别满意。

上喜欢的专业课很开心,闲暇时间沉迷游戏很开心,需要人陪伴时有江波涛,很开心。所有需求都被满足,感情不存在缺口,没有改变的必要。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江波涛也不要谈恋爱,不然自己一定会因此而感到寂寞。

但这样的念头太自私了。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谁啊?”

你有喜欢的人了?到底是谁啊?

江波涛突然紧张,连连摆手,“我随便问问的,不是想和你倾诉感情烦恼,你别瞎想。”

周泽楷摸着下巴继续思索,然后轻轻拍了下桌子,“那个!马尾辫!”

他说的是学校宣传部的干事,最近因为工作原因和江波涛走的还挺近。

“不是啦!”江波涛哭笑不得,“你不要乱想了好不好,就当我说错话。”

周泽楷不说话,偷偷地分析江波涛的表情语气到底是害羞还是无奈。

江波涛叹了口气,突然又说道,“其实我觉得我这人挺不错的,”他在周泽楷歪着头看他的时候冲他笑了一下,“你觉得呢?”

周泽楷不置可否。

但他非常清晰地捕捉到了江波涛强烈的求偶欲望。

虽然很担心江波涛如果有了对象会冷落自己,但作为好兄弟,还是想要无条件支持他的。

周泽楷在江波涛忐忑的视线中认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好你的。”


周泽楷鼓起勇气,主动同马尾辫搭了话,打探了一下她对江波涛的看法。

“他是个好人。”马尾辫当时这么对他说。

“学长我喜欢你!”马尾辫在三天后这么对他说。


周泽楷内疚极了。


虽然在他向江波涛道歉时对方表示真的是他想太多自己对马尾辫完全没有那个意思,但周泽楷还是从他无奈的眼神和嘴角那一抹苦笑间提取到了他的言不由衷。

周泽楷决心将功补过。

天涯何处无芳草呢。他潜心观察,密切留意,试图从江波涛身边搜寻出一个更好更适合他的对象。

一旦戴上了主观滤镜,他觉得江波涛看起来对每个姑娘都像有那么点意思。

江波涛帮小学妹搬行李,与同班女生有说有笑,夸学姐新剪的发型特别好看。

周泽楷又心态复杂了,他怀疑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广撒网的渔夫。他觉得这样很不好,就算是为了恋爱而恋爱,也不能如此不挑剔,对自己对对方都显得很不尊重。

更不好的是,江波涛都如此努力了,居然始终无人上钩。

这也太惨了吧。

周泽楷又想要去探探口风,但终归是吃一堑长一智,没有贸然行动。

然而在默默观察了若干天以后,经常主动联系江波涛的一位小学妹偷偷在微信上加了他的好友。

“觉得学长最近一直在偷偷看我,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呀?”

……是啊。

周泽楷觉得很尴尬。

自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过这小学妹不太靠谱,他认为还是得提醒一下江波涛。


“啊?她怎么啦?”江波涛很茫然,“说她做什么?”

周泽楷抓了抓头发,突然不知所措。

江波涛这家伙自己也不靠谱。作为他的好兄弟,周泽楷觉得自己有必要规劝一番。

“我觉得……你这样不好。”

“……我怎么啦?”江波涛还是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模样。

周泽楷很想长篇大论,阐述一下他认为的正确的感情观。但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我觉得你永远也脱不了团。”

江波涛眨巴了两下眼睛,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小声问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对待感情太不认真啦!因为谈恋爱当然是要互相真心喜欢才可以有好的开始和完美的结局啊!因为爱情是需要虔诚和一心一意的啊!

但就算有这样的重大污点,江波涛也还是他最重要的好朋友。或者说,江波涛要是因此一直找不着对象,其实对他而言也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最初,他理想的状态就是两个人一起快乐地打光棍。

于是他又像以往那样伸手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我永远都是你的好兄弟。”

感情受挫的话,就来找我安慰吧。


然后江波涛现在真的感情受挫了。

好像和以往那样到处撒网却颗粒无收的状况还不太一样。能让他难受到夜不归宿喝闷酒,那一定是用了真心的。

但周泽楷一无所知。

他有些怀疑那个对江波涛而言很特别的对象,又因为自己不必要的举动而对他产生了想法,所以才让江波涛特意回避了他。

他郁闷,然后检讨,接着又郁闷。

郁闷很多事情。比如江波涛因此而对他有意见是不是太不够朋友。比如那些女生是不是也太没眼光,江波涛又不差。比如其实江波涛这家伙眼光也不怎么样。比如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总是试图教育他想要让他端正对感情的态度。

不端正,也不至于那么受挫。


始终睡不着的周泽楷拿起枕边的手机,点开和江波涛的对话框,想要和他说点什么。

频幕上显示的是今天下午两人最后的对话。


“其实你一直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的,对吧?”

“嗯。”

“……真的没戏?”

“嗯。”


当然啦,他当时只知道江波涛到处撒网,那样当然不会有戏。

他想道歉,还想好好安慰几句。

但组织语言一向不是他的强项。要是江波涛这时候就在他身边多好,那样的话,他不止能伸手拍拍他的肩,还能抱住他拍拍他的背。


辗转反则之际门外突然想起了钥匙碰撞的声音。

五分钟后,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在持续不断的细微金属碰撞声中爬下床,穿上拖鞋,打开灯,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门外一身酒气的江波涛提着钥匙左右摇摆,钥匙尖儿戳在空气中毫无意义地转动。

“……你在干嘛?”周泽楷一时间有些好笑。

江波涛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把视线从手里钥匙上挪到了周泽楷的脸上。

然后他突然把钥匙丢在了地上。

周泽楷吓了一跳。

不止是因为在安静的夜晚钥匙落地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兀,还因为江波涛突然抱住了他。

周泽楷在愣了两秒钟以后,赶紧也伸出手,就像之前想好的那样轻轻拍了拍江波涛的背,“好了好了,不难过了不难过了。”

像在安慰小朋友,但似乎挺管用。

江波涛不吱声也不动弹。

周泽楷努力拖着江波涛向后挪步,想把人先搬进家门再说。

可惜对方并不配合,坚如磐石,不愿转移。

“为什么没戏,再考虑一下不行吗?”他不肯动,还小声逼逼个不停,“我也不是很糟糕吧,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会喜欢我?你试过吗,你肯定没有试过!”

“……”周泽楷没辙,继续拍他的背,“好好好,试试,试试。你先进来。”

“我那么喜欢你,礼尚往来一下好不好啦!”江波涛继续嘟囔。

周泽楷觉得心里怪怪的。

虽然觉得江波涛现在这模样大约不会回答,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到底谁啊?”

“你刚才说试试,我听到了,”江波涛突然答非所问,“你说了试试。”

“你到底喜欢谁?”周泽楷也答非所问。

江波涛松开了他,甚至还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左摇右晃,还伸出一根手指,“君子一言!”

他太大声了,周泽楷觉得再这样下去隔壁都要被闹醒了。

“别发疯啦!”周泽楷压低了声音,伸手把他往屋子里拽,“驷马难追,好了没?”

“好。”江波涛很乖,立刻进了屋,还捡起了自己的钥匙。

他晃晃悠悠走了进来,接着立刻躺平在了地板上。

周泽楷蹲在他身边,突然越想越不是滋味。

他小声问道,“你到底把我当成谁了?”

江波涛虽然闭着眼睛,却立刻回答了他的问题,“你呀。”

“……”

江波涛还是没睁眼,继续像是自言自语般小声说道,“喜欢你呀。”

“……我是谁?”周泽楷问。

“是我喜欢的人。”

“……”周泽楷伸手在他脸上戳了戳,“我是周泽楷。”

“嗯,”江波涛突然笑了,“你是周泽楷。”

“……你喜欢我?”

江波涛还是笑,“我喜欢周泽楷。”

周泽楷呆了两秒,然后一下站了起来。

“靠!”他大喊一声,接着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音量在这样安静的夜晚不太合适,于是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嘴,重新蹲了下来。

他用力在江波涛傻笑的脸上狠狠戳了两下,“你特么不早说。”


FIN。


关键词直球表白。

评论(333)
热度(2231)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