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浪漫主义审判/向哨 05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那个强行钻进他被窝的小家伙已经不知去了哪儿。走进客厅,另一个房间的房门依旧和往常那样紧闭着。

那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江波涛再也没有见过它被打开。只是与往日不同的是,房间里不曾传出任何诡异的声响。

和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那个奇怪的家伙,悄无声息到仿佛不存在一般。

只有那只让江波涛越看越可爱的大白老鼠会时不时出现在他的房门口,用小爪子轻轻扣门,接着登堂入室在他房里自得其乐地安静玩耍,或者钻进他的被子和他一起睡觉。

若非如此,他简直要怀疑他那个诡异的室友可能已经死在自己的房间里了。毕竟若是没人替他开门,小家伙也不可能从他的房间里出来。


“所以你现在每天下了班就往家里冲,是为了逮到他走出房门的瞬间?”他的朋友一脸莫名,“你这是什么心态?”

“大概是……人类观察吧,”江波涛摸下巴,“从来没见过那么奇怪的人,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嘛。”

“你就不怕他又突然袭击你?”

“应该不至于吧,”江波涛说,“我想过了,上次他之所以那么做,主要是因为一醒过来就看到我出现在他房间里,觉得我入侵了他的底盘。所以我不主动进去,等他自己出来就好了。”

“……你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江波涛摇手指,“你不懂,他这是一种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就像小动物一样,刚捉回家里的时候缩在角落里不理人,你强行去抱可能会遭到攻击,但过一阵子它觉得安全了,就会逐渐对你产生信任愿意踏出友好相处的第一步了。”

“我是真的不懂,”他朋友用看傻逼一样的表情看着他,“你之前不还说要向房东举报他把他赶出去么?感化精神病患者你这是吃饱了撑着吧?”

“咳……”江波涛摸了下鼻子,“主要是,那只大耗子真的有点可爱。有时候一个人晚上背书特别没劲的快要昏厥的时候它突然跑来找我,整个人都精神了。他要是搬了,肯定就把它也带走了,想想还挺舍不得的。”

“你针还没打完就已经忘记它当初怎么咬你啦?”

“它现在对我可温柔了!这就是我刚才讲的道理嘛,小动物一开始总是有些怕生的。其实我一直都想在家里养点什么,你知道的啊。”

“……你开心就好了。”


江波涛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确实还挺开心的。

在这个人住进来之前,他曾经还有过另一个室友。两个人日常倒是能有说有笑,但那家伙总爱在房间里堆积垃圾,养出了一大堆蟑螂。不仅如此,他还不爱洗澡,每天江波涛一回家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脚臭味,非常窒息。

相比之下,现在这人虽然看起来邋遢,屋子杂乱不堪,但房间也好人也好都清爽无任何异味。自从不再发出噪音以后便再也没有给他添过任何麻烦了。

他养的小宠物还给自己枯燥寂寞的备考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

不仅如此,托着个人的福,江波涛突然意识到,其实就算偷偷养个小家伙,平时不太出现的房东也很难发现。于是他便又跃跃欲试动起心思,想把楼下那只大白猫给抱回家了。但那样无疑会增加不少日常开销,以后每一笔支出都需要更加精打细算才行。


江波涛在独自回家的路上戴着耳机心里默默算着账,走着走着突然看见路口有两个中年男子,一高一矮,画风突兀,但还有些眼熟。

逐渐走近以后,其中相对较矮的那个回头看了江波涛一眼,不凑巧正好同他正好四目相对。

“还在找你表弟呢?”江波涛主动搭话,“都那么久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吗?”

那人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对方显然没有接话茬的意思,江波涛也不至于去自讨没趣,于是便也不再多事,继续向自己小区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他突然停下了。

“咪咪,你怎么出来了?”他笑着蹲下身子,“是不是知道我想带你回家,所以特地出来接我?”

大白猫在他的抚摸下眯着眼睛呼噜了几声,接着突然警惕起来,看向了他的身后。

“这只猫真漂亮,是你养的?”

那中年男子不知何时竟已走到了他的身后。

他表情语气都非常和善,但江波涛心头却不知为何产生了一丝违和感。

“不是啊,”他站起身来,“是附近的野猫。”

“那么干净,我还以为是有人养着的呢。”那人笑盈盈地低头注视着白猫,“一般野猫看起来可没这么油光水滑。”

“大概是有人一直在喂吧。”江波涛说。

“也是,”那人点了点头,突然把手伸进了口袋里,然后掏出了一张江波涛曾经见过两次的照片,“虽然之前已经问过一次了……小兄弟,你真的没见过这个人?”

江波涛刚要摇头,突然觉得大脑产生了一阵轻微的晕眩感,紧接着便步伐不稳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原本站在他腿边模样显得有些警惕的白猫立刻往前跳了一步,挡在了两人之间。

“哎哟,你没事吧?”那人一脸关切,“不舒服?”

“……可能是低血糖吧,”江波涛伸手揉了揉额角,“上次就说过啦,我真没见过。”

“再仔细回忆一下呢?”

江波涛依旧扶着额头,有些无奈,“这样一张脸,我要是见过肯定不会轻易忘记的。”

他说完这句话,还未等对方回应,突然回过身去往自家小区的方向看了一眼。

等他再次转过身来,面前的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看什么?”

江波涛摇头,“……没什么。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啦。那么久没消息我觉得你们还是报警比较好。”


刚才那一瞬间,突然有强烈的直觉身后有一道视线正死死地投注在他身上。可当他回过身去,那方向分明空无一人。

又往前走了几步,方才那突如其来的晕眩感逐渐退去,人立刻变得舒服了许多。但为了防患于未然,江波涛还是从包里掏了颗糖出来含进了嘴里。

“那两个人真的好奇怪,”江波涛小声对依旧跟在他脚边的大白猫说道,“就算是表亲,也不至于长得那么不像吧?”

猫咪轻轻叫了一声作为回应。

走到楼下的时候,江波涛陷入了纠结之中。

“你也很想跟我回家吧?”他问。

猫咪坐在他跟前,仰着头喵喵叫。

“……好!”江波涛终于下定了决心,弯腰把它抱了起来。但往楼道里走了两步以后又开始做贼心虚,想要把它塞进外套里好显得没那么引人注目。奈何这猫体型太大,反而显得更不自然了。

一路心惊胆战终于冲进家门,才刚把猫放下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他的注意力突然被另一件东西吸引走了。

那扇一直紧闭着的房门上,贴着一张小小的便签。江波涛满心疑惑地走近,轻易便看清了便签上写的字。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字迹清秀整洁,没落款,但不难猜出是谁所留的。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推开了那扇房门,紧接着就被吓了一跳。

屋内一片漆黑,但窗户大开着,一个人影正跨在窗台上,一副正要往下跳的模样。大约是听到身后的响动,此刻正回头向门边看过来。

江波涛大喊着扑了过去,“别想不开啊!!!”


TBC

评论(31)
热度(674)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