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sweeT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包括站内。
此类问题以后不再回复。

浪漫主义审判/向哨 03

那人身上依旧穿着昨天见面时的外套,颜色颇深,乍一眼看过去和周遭的杂物彻底融为一体,也难怪江波涛进来了好一会儿都愣是没能发现。

他方才又是手机掉地又是惊吓惨叫,这家伙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模样绝对不像是睡着了。

江波涛在他身边蹲下,小心翼翼戳了两下他的身子,接着鼓起勇气把指尖搭在了他掩藏在杂乱长发下的后颈上,然后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是热的,没死。

可还没等他把手收回来,那只白色的大耗子又一跃而起,抱住了他的手然后狠狠一口咬了下去。谢天谢地,它下嘴点特别专一,还是和昨天同一根手指同一个部位,如今全咬在了纱布上。

但伤还没好彻底,被这么折腾还是疼得慌。江波涛情急之下用力甩了下手,那小东西便跟着一下飞了出去,摔在了不远处的床上。

这都叫什么事儿。

江波涛看着毫发无伤又立刻炸着毛站立起来对着他大声尖叫的大白耗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憷。

他站起身来,小心翼翼走到床边,然后猛地拽起床角快要拖到地上的被子用力往那小家伙身上盖了过去。趁着它懵住的一瞬间,江波涛赶紧把整个被子团成了一个大球。大耗子在里面拼命挣扎,奈何冲不破厚实的被子,只能不停惨叫。

“还凶不凶?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江波涛说完松了口气,然后抱着还在一抽一抽的被子团又陷入了犹豫。

暂时是制住了,但接下来要把这玩意儿怎么办呢?这小东西那么凶,攻击性又强,就这么放养在家里别说房东,连他都接受不了。

但没经过他主人同意直接丢出去也不太好。

想起主人,江波涛才意识到还有个更大的麻烦正趴在地板上。

他把一抽一抽的被子团夹在胳膊下,又重新蹲到了那人身边。

这么大动静都不醒,估计自己再呼唤也没什么用。以前不知在哪儿看过科普,说若是看到有人昏迷且原因不明最好不好随意施救,移动不专业容易造成二次伤害,最好的办法还是立刻联络专业人士进行救治。

所以,还是打120吧。

江波涛夹着被子转身捡起手机,按亮屏幕,切换到通话界面,输入数字,还未来得及按下呼出,被子里的小家伙突然发出了一声史无前例的激烈惨叫。

江波涛下意识低头看了眼,“你没事儿……”

“吧”字还未能说出口,身后一阵强烈的冲击力突然袭来,把他瞬间按趴在了地板上。

被子理所当然地落在了地上,很快那白色的小家伙就从里面窸窸窣窣地钻了出来,紧接着仰起头来,看向了江波涛身后。

江波涛也想回头,但做不到。

有人从背后牢牢地压制着他,力量大得可怕,外加动作十分有技巧,让他身体彻底紧贴着地面无法动弹分毫。

那人一手扣着他的双手手腕,另一只手拽着他的头发用力把他的脑袋按在地面上,膝盖顶住了他的后腰。江波涛只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被碾得咯咯作响,一瞬间竟连疑问也发不出声。

“你要做什么?”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冰冷中带着隐隐怒气。

这屋子地板上到处都是杂物,江波涛也不知自己身下如今膈咯得自己生疼生疼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想要微微抬高身体的意图被那人发现以后,立刻就遭受了更强烈的武力镇压。

那人又重复了一遍,“你要做什么?”

江波涛脸紧贴着地板,终于开口时连发音都有些不准,“我想帮你叫救护车啊大哥,我是好人。”

背后那人没有吭声,但手上的力气却也没放松。

“真的啊,不信你看我手机,屏幕上是不是显示120?”

江波涛心情忐忑极了。

这人怕不是个疯子吧,这样好好和他讲道理有用吗?自己作为一个正常成年男子力气也不算小,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到这个地步,那对方十有八九是练过的。方才在咖啡店时随口说的胡话,莫非真的要一语成谶?

背后还是没动静,但原本站在江波涛旁边的白色大耗子突然有了动作,跳到了江波涛摔落在地的手机跟前,然后低下头像模像样地看了起来。

江波涛惊讶,“这老鼠能听懂我们说话?”

回应他的是被扣紧的手腕处突然袭来的愈发强大的力量,让他在一瞬间几乎怀疑自己的手会被就这么拧下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问。

“……我、我做过自我介绍吧……”江波涛疼得汗都快下来了,“都住了有一阵了你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身后又是一片沉默。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被他按碎了,说话时声音都在发抖,“不然我再说一次好不好?我姓江,江波涛。江河湖海波涛汹涌的那个江波涛。”

背后的人不吭声,倒是那只大耗子又跳到了他面前,开始盯着他的脸左右打量。

过了半响,一直到江波涛几乎要就这么晕死过去,那人才终于又说道,“你有什么目的?”

“我说了啊……我以为你晕倒了想给你打电话叫救护车……”江波涛无奈急了,“结果被这老鼠攻击了。”

“我不需要救护车。”那人说。

语调依旧很平,但江波涛却隐隐觉得他的情绪比起方才似乎稳定了不少。

“……我看出来了,”他哀嚎,“现在是我比较需要救护车,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全身粉碎性骨折了。”

“不是老鼠。”那人又说。

“好的好的我错了,”江波涛哭笑不得,“能先把手松开再纠正我这点微不足道的错误吗?”

那人像是犹豫了一会,才又说道,“……很重要的。”

“对不起,又是我不对,我的错,让我起来再诚恳地向它道歉可以吗?”

他说完后,空气又恢复了平静,那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需要考虑那么久么?”江波涛痛苦。

好在他刚说完,身后原本压制住他的力量便突然减弱。可这人虽然卸了力,但却没收回手,依旧是一手扣着他手腕一手按着他脑袋的姿势,只是松松垮垮的。

江波涛试探性地动了动,没有遭遇任何武力镇压。然而才刚松了口气想要起身,又突然被一股力量猛地拍回了地面。

“我擦你干嘛!”江波涛又一次哀嚎。

没人回答他。对方的脑袋磕在他的肩膀附近,一动不动。

一直到江波涛小心翼翼向前爬着彻底脱离了禁锢回过头去才终于确定,这个人已经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现在要如何是好?

江波涛拖着自己仿佛被客车碾压过的残破身体,坐在原地发了会愣,然后转过头去,看向趴在他身边的那只据说不是耗子的大耗子。

小家伙也仰起头来看他。只是方才还对着他炸着毛尖叫切充满攻击性,此刻不知为何却突然显得乖巧了许多。其实仔细观察,这东西也没那么像老鼠。不止比普通老鼠个子大上一圈,还要长上不少,尾巴毛茸茸的,通体雪白,只有两只眼睛周围长着一圈黑毛,仿佛自带眼线。

还挺可爱。

江波涛犹豫了片刻,有些鬼迷心窍地伸出手轻轻碰了碰它的脑袋。小家伙立刻顺着它的动作微微把头低了下去,显然是很欢迎这样的接触。

同方才判若两鼠。

正当江波涛就快要沉迷于它丝滑柔顺的美妙触感,小家伙突然又跳了起来,向前跑了几步,蹦上了房间里另一个人的脑袋。

“啊……”江波涛看着那个就着诡异姿势倒在地上的人,一阵头痛,“这人到底怎么了?”

他满心忐忑地靠了过去,伸手轻轻推了推。

那人从嗓子里发出了一点细小的声音,接着微微侧了侧身子,又不动了。

这模样比起昏迷,看起来更像是……

“他睡着了?”江波涛抬起头一脸惊诧地看向依旧站在那人脑袋上的小家伙。

小家伙睁着自带眼线的小豆眼,歪着头安静地看他。




TBC

评论(44)
热度(700)

© Sweet❤sweeT | Powered by LOFTER